宁玥曦敢忤逆,当然现在的她的情况全倚仗他的鼻息。便没办法慢慢的下得车来,亦步亦趋地跟进他的步伐。“是外伤,不需要缝针,消毒处理伤口包扎,再打一针破伤风就好。”确诊室内,医生“是外伤,不用缝针,消毒包扎,再打一针破伤风就好。”诊断室内,医生执起宁玥曦的手看了看,又随意抛下,镜片后的眼睛看向章阎泽,命令道,“你去挂号处缴费,把注射药剂带回来。”。...

宁玥曦不敢忤逆,毕竟现在她的情况全仰仗他的鼻息。于是只能慢慢下得车来,亦步亦趋地跟上他的步伐。

“是外伤,不用缝针,消毒包扎,再打一针破伤风就好。”诊断室内,医生执起宁玥曦的手看了看,又随意抛下,镜片后的眼睛看向章阎泽,命令道,“你去挂号处缴费,把注射药剂带回来。”

宁玥曦被这么一折腾,吃疼地瑟缩了一下。

章阎泽原本对医生的话有些厌烦,毕竟从小到大除了父母没有人敢对他发号施令。但看到宁玥曦的样子后,另一种感觉慢慢涌上来,覆盖了之前的不快。

他蹙眉盯着宁玥曦的那只手,话却是对医生说的,“你轻一点,没看到她疼?”

“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对方的态度没有因他而改变,拿起一边的棉花和酒精就开始给宁玥曦的伤口消毒,“快点去,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看诊。”

酒精浇到未结痂的伤口上,钻心地刺疼。在这当口,宁玥曦却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气场不对,看了看章阎泽冷得要命的表情,就知道这医生多半是惹着他了。

这里可是医院,他要随心所欲地把医生给就地揍了,多半是要被抓警局的。

宁玥曦不知道章阎泽的身份,但想了想可能发生的后果,却本能地担心起来。眼疾手快地想拉住某人,没想到左手伸出去,却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

男人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指腹处有薄茧,温度比她稍高。

宁玥曦的脸忽然红了,被烫着一样收回手去。不过这样一来,也成功让章阎泽的注意力从医生那里移开。

指尖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那手掌的主人却已经低下头不敢看他了。

章阎泽别有深意地注视着宁玥曦,嘴角渐渐漫起一抹笑意。后者急忙推了他一把,“帮忙去取药啦你,这里我自己能应付。”

做这些的时候,她一直没有抬头直视他的眼睛。

章阎泽被她这副模样愉悦到了,顺着她推拒的力道往前走了一步,又回过头来,“等我回来再上药。”说罢才下楼去挂号处缴费拿药了。

甫一出得诊断室,他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那个医生竟敢和他硬碰硬?章阎泽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得到对方忙不迭的赔笑,“实在不好意思章总,这种不为病人服务的情况,我们一定第一时间查处开除!”

满意的收了线,章阎泽拿着破伤风注射药剂回到诊室,正看见宁玥曦百无聊赖地坐在凳子上,探头探脑地等他。

那模样,像极了某种灵动的小兽。

章阎泽的步履缓了一下,拂去心头突然冒上来的奇异感觉,走到她面前,“好了,可以上药了。”

宁玥曦苦着脸摊开手,让面无表情的医生在上面撒上药粉。伤口边的血迹已经洗去,惨白的皮肉外翻的景象更为渗人。

看着她紧紧抿住嘴唇的样子,章阎泽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惜。

想了一下,他对她伸出手来,“痛的话,可以捏住我。”

看着他笔挺的西装衣袖,宁玥曦强笑道,“小伤而已,哪里会痛。”

刚刚火炙一般的感觉犹在,她哪里还敢再去和他的肌肤接触?宁玥曦痛的唇色都有些发白,想痛叫出来,却极力忍住。

为了不让他看不起,她也只好把左手缩在衣袖里握成拳,指甲狠狠地陷入掌心。

最后总算是上好了药,包扎完毕,宁玥曦颇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悲壮感觉,连背心都出了一层薄汗。

医生完成了任务,例行公事般的指了一下注射室的方位,“去那里等着,会有护士过来给你注射。”

宁玥曦劫后余生,急忙站起来敷衍地谢过医生,拉着章阎泽就往注射室快步行去。

今天虽然是工作日,但现在已经临近中午,所以看诊的人依然不少。宁玥曦坐在板凳上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无聊得用自己的小皮靴在地面上画圆。

章阎泽站在一旁陪了她一会儿,抬眼偶然看到外面有个小卖部,“我出去一下。”

他前脚一走,后脚一个小护士就挑开帘子进了来,“刚刚是哪位病人需要注射破伤风针?”

宁玥曦举手示意,感叹一声,难道是那男人气场太强大,把护士都吓得不敢进来了?

得到了回执之后,小护士拿过药剂开始调试。宁玥曦看着针尖溢出来的那一点点药水,不由得心里一紧,“打哪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把时光画成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