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初识时,他对她就印象深刻地,再度得见原本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章阎泽现在的不爽,自然而然也就也没那个情趣。“你!”宁玥曦压根儿没想起他会这么毒舌,一时之间找将近驳斥的“你!”宁玥曦压根没想到他会这么毒舌,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几年前初遇时,他对她就印象深刻,再次得见本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章阎泽现在不爽,自然也就没有那个情趣。

“你!”宁玥曦压根没想到他会这么毒舌,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看她吃瘪,章阎泽被破坏的情绪终于恢复了一点。他似笑非笑地上下扫了她一眼,“有这管闲事的精神,小姐你不如好好练练你不忍直视的口才。”

宁玥曦实在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生物。

谈判桌上的据理力争,她向来都相当在行,可是到了这里,就似完全失效了似的。

这个男人,跟他讲道理无疑是痴人说梦。

短短一瞬间,宁玥曦的脑海里已经转过了千百种想法。章阎泽见她脸色明明暗暗,哂笑一声,“不用谢我给你上的这一课,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乖乖转过身,然后从这房间出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转身往办公桌走去,却踢到了地上的碎玻璃渣。随即古井无波的眼珠转向程璐的方向,摇摇头,拖长腔调叹了一声,“倒个咖啡也会掉在地上,你要我怎么对你产生兴趣?”

“我收拾!”听他又提到这一茬,程璐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觉得自己有了将功赎罪的机会。希冀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探向章阎泽,却没有得到后者的回应。

“我马上把这里收拾干净。”程璐说着就要伸手去捡。

“等等,危险!”宁玥曦正在想着对策,这一幕忽的被她看在眼里,吓了一大跳,急忙伸手捉住程璐的手腕,面露责备,“会割伤的。”

程璐只作没有听到,面无表情地把另一只手伸了过去。

“别倔啊你。”宁玥曦无奈地捂了一下额头,继续将她拉回来,“我来帮你捡吧。”

“我不要你帮!”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程璐突然爆发了。

她对章总的心思路人皆知,但章总每天对她说话的总数,竟不及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的三分之一!

刚刚她在一边听着,心脏都被揪紧。

这女人现在还来假惺惺地帮她?

嫉妒的火焰熊熊燃起,程璐又重复了一遍,“不要你帮!”接着突然发力,把宁玥曦狠狠地推到了地上!

“嘶。”玻璃渣狠狠地陷进右手手掌,宁玥曦抬起一看,伤口处已经慢慢渗出血来。她条件反射地皱眉往程璐看去,声音也提高了些,“我在帮你,你怎么……”

话没说完,鼻尖轻轻撞到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宁玥曦抬眼,竟是不知何时又回到她身边,半蹲着的章阎泽。

“你想干嘛?”她瑟缩了一下,因为男人的脸色太过严肃。宁玥曦想了又想,憋了半天只得一句气势不足警告,“我现在可是伤患,你不能有越矩的行为啊。”

“闭嘴。”章阎泽一把打掉她想要碰伤口的手,将她横抱起来,身形已如一阵风,往外面走去。

黑色的迈巴赫飞驰在高速公路上。

“真是好心没好报。”坐在副驾驶位置,宁玥曦以左手指尖按压住右手腕,以免血流速度加快,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栏杆,极小声地抱怨了一句。

“你嘟嘟哝哝的干什么?”章阎泽认真看着前路,从后视镜睨过去,正好看到她一张精致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伤口很疼?他心里莫名一紧。

“我在说,”宁玥曦翻了个白眼,动了动身子,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在椅背上,转头看着他完美的侧脸,慢条斯理地一字一字吐出,“你和你身边的人,怎么都这么变态。”

听到她并不算善意的话,章阎泽丝毫不生气,反倒攒出一个笑来,“承你吉言。”

还有精神斗嘴,看来情况不算是太坏。

对待这样什么事都不盈于心的人,宁玥曦还能说什么?她噎了半天,实在找不到一句适合的话,只得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伤口。

不得不说,那女人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宁玥曦看着血肉模糊的手心,撇了撇嘴。

怎么不说话了?

见她沉默,章阎泽有点奇怪。

他不经意地扫了过来,看到她的伤势,随即油门一踩,加快了车速。停止了斗嘴,语气也不由自主地带了些安抚的意味,“马上到了。”

“哦。”宁玥曦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五分钟后,车子平稳地停在医院正门车道上。章阎泽下车替宁玥曦开门,长身玉立,好看的唇只吐出一个字,“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把时光画成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