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集团的求职现场鸦雀无声。走廊上站满了黑压压耐心的等待的人群,仅一墙之隔的面试环节室却与之大相庭径。面试环节室内,宁玥曦镇定理智地提问完最后一个专业有关的问题,面对自己三位主考走廊上站满了黑压压等待的人群,仅有一墙之隔的面试室却与之大相庭径。。...

K集团的求职现场鸦雀无声。

走廊上站满了黑压压等待的人群,仅有一墙之隔的面试室却与之大相庭径。

面试室内,宁玥曦沉着冷静地回答完最后一个专业相关的问题,面对三位主考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挥洒自如,毫不怯场。

“很漂亮的答案。”最中间那个主考官率先站起,忍不住拍着手夸赞了一声,“宁小姐,无论最后你是否被录取为我公司的市场总监,你提出的方案我都会与总裁商议,以此改进公司业务——到时候一旦成功,会酌情给你奖励。”

“谢谢考官的抬爱。”宁玥曦也站起来,一手放在腰腹处,另一手礼貌地伸出去,“能得到贵公司的赏识,是我的荣幸。”

“宁小姐客气了,能闯到面试这一关的,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主考官不敢怠慢了这位可能成为共事的年轻人,伸手握住,“我们的面试到此已圆满结束,是否录取,请宁小姐等最后的通知。”

宁玥曦表示理解,谢过主考官,挺直了脊背离开房间,紧绷的神经终于稍微放松了一点。

呼……好险。

还好她来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要不然,以K集团面试的严苛程度,她还真不一定能顺利通过。

宁玥曦抬步往洗手间走去,打算冲把冷水替发烫的脸颊降一降温。刚刚拐过走廊,却听到一个房间里传来带着哭腔的女音,“我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那声音绵软至极,是个男人都会融化在这温柔乡。宁玥曦忍不住抬眼从门缝中瞥了一下,面朝这边的女子确实有一双小鹿般温润的眼睛,泪珠一盈,当真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那女子看着一个男人,显然刚刚那句声泪俱下的控诉就是对他发出的。

男人背对着宁玥曦,看不清面容。但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似乎对这场面见怪不怪,丝毫不为所动,也没打算给那女子面子,“没有兴趣而已。”

啧啧,当真是妾有情郎无意。宁玥曦摇头叹息了一声,她没有看好戏的习惯,于是步伐继续迈向洗手间的方向。

还没走出两步,眼角的余光竟睨到那女子朝男人走了一步,仿佛要伸手去拉他。下一秒,女子就不知怎的跌坐在了地上,仰起头,眼眶瞬间红了。

这下宁玥曦就不乐意了。

人家女孩子只是爱而不得而已,那男人有必要端着架子,甚至还把别人推到地上么?!

思及此,她只觉得蛰伏多年的冲动因子豁然抬头,疾行两步打开门绕到男人前面去,玉手一抬便指着他的鼻尖,“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

剩下的话被噎在嗓子里,猛然接触到男人的面容,宁玥曦有些呆愣。

她伸出去的那根手指不自然地蜷起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怎,怎么会是你?”

刀削一般完美的面部线条,令人过目不忘的完美五官……怎么会是他?

这不是几年前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只色狼吗?!

章阎泽的眉心微微一拧,显然也认出了宁玥曦来。他眯起眼睛,瞳仁里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声音却清冷的犹如四月的春水,“是你。”

这个奇葩女人,居然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你还记得我?”最初的惊讶过去,剩下的便是冤家路窄两看生厌。宁玥曦把手负在身后,没好气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好了。说,你到这里来,是不是又想对她下手?而且还欲擒故纵地把别人推到地上?”

她下巴一抬,倨傲地指向坐在地上,被他们的互动搞得表情有些呆滞的女子。

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宁玥曦为人处世已经沉稳了不少,但不知为什么,每次遇见这个男人,都能激发出她潜在的另一面。

章阎泽刚刚被自己的秘书程璐纠缠,本就心情不好,此刻被她一激,更是有些烦躁。

这个女人,她是怎么看的?明明是程璐过来拉他,他退了一步而已,结果她反倒将他当做推摔别人的恶人了?

“恕我直言,这位小姐。根据我多年的阅人经验……”章阎泽抱着手臂,锃亮的皮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敲击了几下,然后盯住宁玥曦,不冷不热道,“你可能有点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把时光画成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