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炎是都忍,差点儿儿要亮出自己自己真实的身份的时候,高子峰去而复返。林婉瑜敛去了上次的冰冷,脸上又再次绽起了笑容:“子峰,你怎么又回去了?”看见她脸上染起的笑林婉瑜敛去了刚才的冰冷,脸上又重新绽起了笑容:“子峰,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周炎忍不住,差点儿要亮出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高子峰去而复返。

林婉瑜敛去了刚才的冰冷,脸上又重新绽起了笑容:“子峰,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她脸上染起的笑容,周炎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高子峰之所以这回来,就是要故意羞辱周炎,好让林婉瑜看清楚,当年她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

“那个……”高子峰把手上的水果放到了桌子上说,“婉瑜,我帮你买了点水果,顺便帮你缴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

“子峰,你真的太客气了,我其实根本没什么事情。”林婉瑜抱歉的笑着说,“真是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

林婉瑜将视线错离到了周炎的身上,眼底尽是失望。

如今自己官司缠身,老公一点忙帮不上,就连医药费也要别人来交。

“没什么的。”不过是一秒钟的功夫,高子峰略显讥讽的冷笑说,“婉瑜,我和周炎你们两个是大学同学,这点钱,不值一提。”

听到这儿,周炎就忍无可忍了。

妈的,老子还在这儿呢。

你们当我是聋子还是瞎子。

周炎啪的一声盖上了饭盒,声音冰寒的怼出一句:“我老婆的医药费我还出得起,就不用你操心了。”

“周炎,你发什么神经呢?”看到周炎当众让高子峰下不来台,林婉瑜沉下脸色指责说,“赶紧向子峰道歉。”

周炎是什么德性,她再清楚不过。

高子峰帮忙官司诉讼的事情,更好心好意帮自己缴纳医药费,周炎居然当众甩脸色。

实在是没教养。

听了林婉瑜的话,高子峰心中一阵窃喜,又假装很大度的说:“婉瑜,别生气,你这还住着院呢。而且,你也别怪周炎,上午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林明朗实在是太过分了。”

“周炎。”高子峰话头一转,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借到钱没关系,还有老同学我呢,你需要多少,就说一声。”

人比人气死人,听了高子峰这番话后,林婉瑜从心中更加看低周炎了。

周炎攥紧拳头,恨不得一拳就打爆高子峰这张虚伪狡诈的小人脸。

“不就是钱吗?谁说我没有。”周炎冷冷的打掉了高子峰的爪子。

听到这里,高子峰脸上的得意瞬间凝固,就像是吃了一口大便一样,十分尴尬。

周炎拿过自己的背包,拉开拉链,红艳艳的十摞钞票就炸现在二人的面前。

其实,最惊讶的是林婉瑜,她很好奇周炎从哪里借这么多的钱。

而且,据她所知,周炎的朋友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外借这么多的钱。

“刚刚你是垫付了一个星期的医药费,是吗?”说着,周炎从背包里面捡了两沓钱,“算上你这袋水果,我给你两万。拿上钱,赶快从我的面前消失。”

原本想要看笑话的高子峰,没想到自己成了笑话。

“行啊,周炎,够大气的。”高子峰并没有接钱,而是八卦的继续探听说,“你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个出手阔绰的朋友,改天介绍认识一下呗。”

“关你毛线啊,拿上钱,赶紧滚蛋。”周炎不爽的把钱扔了过去,指着大门的方向说。

“够了,周炎。”林婉瑜脸上很是挂不住的说,“子峰还在帮我处理和四海集团的官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胡闹?”

“我胡闹?”周炎一个怒意的冷笑说,“林婉瑜,这孙子这么上赶着帮你,他在图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周炎今天的反常,真的把林婉瑜惊着了。

而且,周炎当着外人的面儿这么说她,更是无地自容到了极点。

“你……你在胡说什么?”林婉瑜眼泪打转,对于周炎,她失望透顶。

看到林婉瑜伤心的样子,周炎又不忍心了。

“看什么看,拿上钱,赶紧走。”周炎把两万块钱塞到了高子峰的怀中,硬推着把这小子赶出了门。

咚的一声,房门紧闭。

林婉瑜低声啜泣,周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重了。

“婉瑜,别哭了,起来把粥喝了吧。”周炎闷着头,低声说。

“我问你,这些钱,你是从哪里借的?”林婉瑜抹着脸上的眼泪,冷声问。

“就……一个朋友。”周炎不可能告诉她实话。

刚刚从林云集团离开的时候,老郭就把周炎以前的所有银行卡,都归还给了他。

他随手刷了一张卡,就提了十万块钱做零花钱。

但是,林婉瑜怎么也不知道,她眼中的废物老公,现在是万亿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

翻云覆雨,不过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向谁借的?”林婉瑜继续追问。

“陈放。”自从落魄后,周炎也就只有陈放一个好朋友了。

“陈放在给人送外卖,他哪有钱借给你。”林婉瑜认定周炎没有说实话,失望的摇着头说,“周炎,就算你没本事,你也不能背着我去借高利贷,然后在这儿打肿脸充胖子。”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

听到这里,周炎的心中也燃起了一团怒火:“婉瑜,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笔钱和高利贷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你没有工作,也没有朋友。”林婉瑜的情绪也跟着激动起来,“每个月还要从我这儿拿五百块钱的零花钱,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大笔钱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周炎,你能不能靠谱点儿,能不能不要这样窝囊,能不能让我在我们林家抬起头来?”

林婉瑜又一次眼泪打转,当年,大学校园中的周炎,是多么的意气风发,阳光朝气。

可如今,却是个只能靠老婆养的废物米虫。

“我自己心里有数。”周炎把包里的钱留给林婉瑜后,闷头出了门。

没钱就意味着没地位。

岳父岳母整天逼着他和林婉瑜离婚。

更因为他们的婚事,林婉瑜在林家得不到重用。

心中苦闷的周炎,拨通了好兄弟陈放的电话,想问问他伤的怎么样了。

结果,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了陈放的哭泣声。

“陈放,你这是咋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亿万财产继承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