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周炎就打出租车到了林云集团大厦。耸立入云的集团大厦,被称作君城第一高楼。林云集团和其他三家上市集团,均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在都而前十。并且,林云集团涉略广泛地,高耸入云的集团大厦,被称为君城第一高楼。。...

很快,周炎就打车到了林云集团大厦。

高耸入云的集团大厦,被称为君城第一高楼。

林云集团和其他三家上市集团,均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排名都在前十。

而且,林云集团涉猎广泛,房产,物流,影视,服装等等各个方面。

在这些领域的翘楚公司中,大都是周家自己开的,或者是投资入股的。

一句话,不差钱儿。

刚进大厅,周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陈放?

周炎最好的兄弟,二人从公司辞职后,陈放就进入一家外面公司当了外卖员。

“陈……”周炎刚要喊出口,结果就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职业套裙的女子,破口训斥着陈放。

“你把我的外卖搞成这样,居然还有脸要什么五星好评,我一定要投诉你。”前台小姐汪敏敏身材玲珑,曲线玲珑,令人看了忍不住血脉喷张。

可是,看到她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时,周炎忍不住皱了下眉。

什么美女,这就是个疯婆娘嘛。

“对……对不起。”陈放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沉沉的低着头,“我今天送餐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您看这样好不好,这份餐我赔给你,求求你千万不要投诉我,不然的话……”

“赔给我?”陈放的还没说完,汪敏敏瞪着眼睛打断他说,“瞧瞧你那个穷酸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穷屌丝,我见的多了。你少在这儿给我卖惨。摔跤?怎么不摔死你个王八蛋啊。”

周炎看着陈放膝盖处的裤子被血染了一大片,看来摔的不轻。

“好啊。”汪敏敏抱着双臂,挑着眉毛又冷笑道,“你不是想道歉吗?我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对我恭恭敬敬的说声对不起。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周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他妈的也太欺负人了。

这女的吃错药了吧,居然敢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

不过就是个看门狗而已。

“陈放,不要跪。”就在这时候,周炎立刻冲上前,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后。

“周炎,你怎么来了?”看到他突然出现,陈放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你就别管了,先去医院看病,这儿我帮你处理。”在陈放看来,此刻的周炎和之前不同。就好像换了一个人,特别的自信和有底气。

“怎么着?”汪敏敏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傻逼,撩了下自己的刘海,又冷笑着抽了下唇角说,“你想替你兄弟跪啊,好啊,如果换做是你,就必须跪两次。”

“我跪,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儿和我兄弟无关。”说着,陈放就弯曲了双腿。

可就在这时候,周炎却一夺过了外卖,直接扔到了汪敏敏的身上。

“啊……你……你居然敢扔到我身上?”汪敏敏抓狂的跺着脚上的高跟鞋。

“现在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了。”周炎把陈放拉了起来,直接推到了门外,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你若还当我是兄弟,就快走。”

陈放几乎是被周炎推到了电动车上,催促着离开了。

“你个死送外卖的,你别走。”汪敏敏从前台上取出了一包纸巾,很嫌弃的擦拭着,“今天这事儿没完,你赔我的衣服和鞋子。双倍赔偿。”

周炎觉得汪敏敏不过就是个小前台,居然敢这么张牙舞爪,看来老郭的管理有问题啊。

待会儿上去了,一定要和他好好谈谈。

“小姐,赔偿的事儿先放一边儿,咱们过会儿再聊。”说着,周炎就往里面走,再次被汪敏敏拦住了。

“你个死送外卖的,居然还敢往我们公司闯,你还要不要点儿脸啊?”汪敏敏觉得这人真是个傻逼,听不懂人话。

周炎翻了下眼皮,冷冷道:“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是来找郭友德的。”

郭友德?

这时候,公司一个部门经理恰巧从门外走了进来,听到周炎的话后,认忍不住嘲笑道:“你找我们董事长?”

董事长?

周炎心中一愣,他记得郭友德之前只是老爷子的管家兼秘书,什么时候变成董事长了?

怪不得刚才电话中,敢和他谈条件,原来是有底气了。

好你个老王八蛋,既然你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那老子绝不继承家业。等把林婉瑜的事情摆平了,就继续过自己的普通生活。

“周经理,这人就是个傻逼,你别理他。”一旁的汪敏敏,特意在这位男经理的面前表现说,“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他轰走。”

“你连我们董事长是谁都不知道。”周经理客气之中,又带着几分嘲讽的说,“也敢这么打肿脸充胖子。”

“敏敏。”周经理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不耐烦的说,“甭和这种人废话,打电话,叫保安尽快轰走。”

“好的,周经理。”汪敏敏乖乖的点了下头,刚触碰到前台的话筒,

突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郭友德,我被你们公司的两条狗拦住了,我他妈的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不然,老子就走了。”

听了周炎的话后,汪敏敏笑得更加夸张的说:“这个傻逼缺货,演的跟真的似的。哎呀,真是笑死人了。”

周经理也失去了基本的客气,对着汪敏敏抬了下下巴,示意她继续拨电话叫保安。

林云集团毕竟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前台大厅就是公司的脸面,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垃圾人士,造成不好的影响。

很快,保安火速赶了过来。

就在他们即将把周炎轰出去的时候,一声呵斥响起。

“住手。”

郭友德带着秘书,一路小跑的从电梯里面跑了出来,伸出五指,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

那可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啊。

好说歹说,总算是愿意回家继承家业了,居然被这些有眼无珠的东西拦住了。

“给我松开。”郭友德怒瞪着两个保安,气呼呼的吼着说,“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们知道这是谁吗?居然敢这么无礼。”

“少爷,您受惊了。”说吧,郭友德又笑成了一朵花的赔罪道。

少爷?

汪敏敏和周经理全都懵逼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亿万财产继承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