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张菲菲就坐在也没被褥,仅有两块硬板的铁丝床上,他用双手紧紧地地抓着自己的大腿,指甲再一次刺入大腿的肉里面。仅有这种痛苦才能缓减张菲菲心中的情绪。他缄默好一会后只有这种痛苦才能够缓解张小凡心中的情绪。。...

以妻之名

推荐指数:10分

《以妻之名》在线阅读

张小凡就坐在没有被褥,只有一块硬板的铁丝床上,他用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大腿,指甲再一次刺入大腿的肉里面。

只有这种痛苦才能够缓解张小凡心中的情绪。

他沉默好一会之后,终于开口说了一句:“离婚吧。”

而这一次,却是让手机那一端的秦书瑶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其实这一次通话,可以说是在过去三年里面,夫妻俩词句最多的一次。

秦书瑶从来没有对张小凡发过脾气,因为在她看来,张小凡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可挑剔的。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这一切秦书瑶都看在眼里。

用三年时间观察一个人,已经足够了。

只是现在张小凡就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让向来对人待事都非常礼貌而温和的秦书瑶,直接就蹿出了火:“张小凡,你这个缩头乌龟!你现在赶紧给我出来!”

秦书瑶说话的声音越重,张小凡那原本就卑微的心,也就越沉。

“我知道在你眼里面我就是个垃圾,就是个废物,但你就不能给我留最后一点尊严!?”

张小凡第一次对着秦书瑶咆哮,但这咆哮之中,没有愤怒,更多的却是伤痛。

“你什么意思,吃错药了吗?”不明所以的秦书瑶,不知道向来好脾气的张小凡今天究竟怎么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小凡尽量用平淡的声音说:“离婚协议书我会签的,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说完这些,张小凡直接挂了手机。

他将手机的电池拿出,将没有电的手机壳丢在边上。

而此时这个手机就如同张小凡自己一样,在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掏空了。

他像是一个无依无靠、被人遗弃的三岁孩子,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垂着头,缩在角落里面。

三年时间,哪怕是一根木头,都能够长出点蘑菇来。

虽然张小凡跟秦书瑶的接触仅限于那一盆洗脚水,但三年时间下来,他从不间断。

对于张小凡来说,每天能够给自己老婆洗脚,为她洗去一天的工作疲劳,他非但不觉得耻辱,反而心里面还会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

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可是,这样美丽的妻子谁不想拥有呢?

张小凡老早就已经将“秦书瑶”这三个字,篆刻在心里。

而现在他知道了,一直以来都只是他自己在一厢情愿而已。

原来所谓的三年,只是秦书瑶等待韩德超的三年。

怨叹!

他怨自己的无知愚蠢!

也叹自己的卑微无能!

“咚。”

他用自己的额头,撞着旁边的墙壁。

“咚。”

尽管有些疼,但他还是撞着。现在只有痛,才能缓解心里的伤。

“为什么。”

“咚。”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咚。”

敲着敲着,张小凡突然感觉自己的额头好像砸碎了什么东西。

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的这堵墙竟然被撞开了一个窟窿,而里边好像放着一个饼干盒子,还是那一种很老旧的包装。

盒子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只有两张照片。

一张照片是张小凡小的时候,还穿着开裆裤,遛着雀丁儿。

另外一张是黑白照片,上面是两个青年。

他们都穿着几十年代前的老衣服,笑得很开心。

照片上的俩人相貌有些模糊了,但仔细看五官还有四五分相似——应该是兄弟。

当张小凡要将盒子盖上去的时候,他发现盒子底部还有一张黑色的卡片,这张黑卡的造型比较别致,而且放在手心很沉,就像是一张铁片。

张小凡觉得黑卡还有点眼熟,好像以前在某本金融杂志上看到过,但具体是哪本有些记不清了。

黑卡下面还垫着一张纸。

打开纸条,泛黄的纸上有一个人的名字——张安民,跟他爷爷“张安国”只有一字之差。

下边一排数字应该是电话号码,不过这个数字很奇怪,只有6个。

数字底下还有一行字:“哥,有困难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张小凡的爷爷早在小学的时候就去世,小时候他也常来爷爷房间玩耍,但从来没听过爷爷还有个弟弟,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老人家是否健在。

走投无路的张小凡拿起手机,当他装上电池打算按下开机键的时候,却又嗤笑着摇摇头,把手机丢到一边。

他不相信运气,更不相信所谓的血缘、亲戚。

按理来说,娘舅不应该是很亲的么?

可是他的娘舅却将所有家财都占去,还让自己当了三年的缩头乌龟,苦苦经营三年,换来的却是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累了。

不仅仅是身体,心也是一样。

他将头依靠着墙壁,强袭而来的疲惫感,让他缓缓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

相比起张小凡,平时睡眠质量向来不错的秦书瑶,却失眠了。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泡脚,于是自己亲手打了一盆热水,将精致白嫩的脚放入热水之中。

可是,热水并没有给秦书瑶带来任何舒缓神经的感觉,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室内的灯光有些昏黄,恍惚间,秦书瑶仿佛看到了自己平日向来不怎么关注的那个身影。

他就蹲在自己面前,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轻柔、精细。

三年,一千多天的时光里面,几乎每天都在重复。

直到这一刻,秦书瑶才发现其实在潜移默化间,张小凡已经成了她生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脚虽然泡了,可是秦书瑶还是躺在床上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自己睡觉的时候,脑海当中总免不了会浮现出自己和韩德超所经历过的青葱岁月。

而现在她脑海里面浮现出来的,却是自己从来不怎么关注的那个身影。

秦书瑶甚至没有办法在脑海勾勒出张小凡具体的形象,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张小凡换一件穿着、重新理个发,秦书瑶也许就认不出他来了,因为她从来没关注过张小凡究竟长什么样子。

在她脑海里面张小凡似乎仅仅只是一个身影,可这个身影仿佛也已经印刻在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以妻之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