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这刁蛮无情的女人

,“出事了?什么事?”  “你们跟他说。”银铃婆婆瞪了几眼吴迟和冷夕。  吴迟带着内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在内林筱雅画像的事情都也没刻意隐瞒。  “林院长,这一切都是我导致的,拜托了您一次出手救秦彻吧。”  “吴迟!原来是是你这个家伙!”  林筱要找人下到海里救秦彻的话,单凭他们孤儿院的这几个老弱病残是没办法的了,只能求助院长兼六芒镇镇长的林岳了。。...

  冷夕和吴迟回到地面之后,直接冲向了银铃婆婆的屋里,婆婆得知秦彻出事,训斥了他们两个一顿之后,带着他们去了妖灵院找林岳。

  要找人下到海里救秦彻的话,单凭他们孤儿院的这几个老弱病残是没办法的了,只能求助院长兼六芒镇镇长的林岳了。

  林岳正在睡觉被吵醒,不悦的看了看银铃婆婆,说道:“银铃啊,我好歹也是你师兄,你能不能尊重我一点?”

  银铃婆婆急切说道:“秦彻出事了,我是来找你救他的。”

  林岳皱眉,“出事?什么事?”

  “你们跟他说。”银铃婆婆瞪了一眼吴迟和冷夕。

  吴迟带着自责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包括林筱雅画像的事情都没有隐瞒。

  “林院长,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拜托您出手救秦彻吧。”

  “吴迟!原来是你这个家伙!”

  林筱雅忽然穿着睡衣从她的房间中走了出来,指着吴迟,一脸的怒意。

  吴迟现在没空跟她争辩什么,更没空去欣赏她的美,他只想快点找人救回秦彻,只要秦彻能得救,他愿意三个月……呃……三天不偷看隔壁公寓的女生。

  林岳虽然不太待见秦彻,但是性命攸关,他也不会见死不救,当即就打算通知六芒岛上的三名潜水员带上消防绳下去救人。

  可林筱雅却出声打断了他,“爷爷,我记得学院好像规定过不能擅自下海的吧?而且还是在深夜。”

  吴迟急道:“林小姐,学院是规定不能私自下海,但是人命要紧,等救回秦彻,我们甘愿受罚就是。”

  林岳也这样说,“小雅,救人要紧。”

  林筱雅却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横加阻拦,“爷爷,要是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学院的规定岂不是都形同虚设了?”

  “你什么意思?”

  冷夕冷冷的看着林筱雅,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问道。

  林筱雅呵呵一笑,说道:“很简单,第一,吴迟要因为亵渎我的事情跪下向我道歉,第二,救人可以,但是你们三个必须从学院退学,不然学院的规定就无法再服众了。”

  “林小姐,你太过分了吧?”银铃婆婆开口说道。

  她以前一直以为这林筱雅就是任性了一些,却没想到居然刁蛮到了如此地步,人命关天的情况下还要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林岳本想开口说话,却被林筱雅瞪了他一眼,他一向是最疼这个宝贝孙女的,既然她这样说了,他虽然有些不忍但也只能按她说的做了。

  “师兄,你也这么想?”银铃婆婆恨恨的说道。

  “这个……”

  林岳顿了顿,说道:“小雅因为那件事也受了不少的委屈,你们的确应该道歉。”

  银铃婆婆苦笑了一声,失望说道:“所以一条人命还没有你孙女的抱怨重要对吧?林岳啊林岳,这么多年我算是看错你了。”

  “我们走。”银铃婆婆拉着冷夕和吴迟就打算离开。

  吴迟辛酸的笑了笑,勉强说道:“婆婆,没关系的,我道歉就是了。”

  “别!”

  银铃婆婆想阻止,但是吴迟已经对着林筱雅深深鞠躬,“对不起林小姐,是我亵渎了你的圣洁,请你原谅我。”

  他这一鞠躬,林筱雅在他心中的女神形象也随之瓦解,一个外表美丽内心如蛇蝎的女人不值得他喜欢。

  “够了吧?可以救人了吧?!”银铃婆婆怒道。

  林筱雅却是冷笑一声,“我说的是跪下道歉!”

  “你……”

  吴迟面色一变,他的确是私自画了林筱雅的画像还YY过,但是这似乎还没到要他下跪道歉的严重地步,林筱雅这样摆明了是在让他出丑。

  “是不是我跪了,你们就答应救秦彻?”

  “当然,我们说话算话。”

  林岳在一旁有些焦急,虽然他也认为林筱雅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无奈林筱雅从小就把他给掐的死死的,要是不按照她说的做,她恐怕时候会在他耳边抱怨一年。

  “好。”

  吴迟咬了咬牙,眼眸低垂,膝盖一弯就打算跪下去。

  他自然是不愿意如此受辱的,但是事关秦彻的命,他也认了。

  冷夕一把拉住了他,将他强行拉到了一边,随即他走到林筱雅面前,冷漠的看着她。

  “要是秦彻出了事,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完他就拉着吴迟离开了,如果要用吴迟的尊严来换一个救人的的机会,他宁愿自己动手。

  “呵呵,下等人也敢这么嚣张。”林筱雅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一声,回到房中继续休息。

  等到林筱雅关上门之后,林岳长叹一声,还是拿起电话悄悄通知了那几个潜水员。

  镇魂冢内,秦彻还坐在地上和菜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菜菜告诉他,想要离开这里,只有等一个小时后镇魂冢消失。

  现在还有半个小时,所以他还只能呆在这里。

  “哎……”

  秦彻长叹口气,内心几乎到了崩溃边缘,就好像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别人在收服鬼灵或者圣灵之后都会谨慎挑选它们附着的道具,大多数人都会根据它们的特性来选择,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附着到武器上面,毕竟捉妖的能力能够最大化。

  秦彻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菜菜是圣灵这个应该不假,但是她偏偏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就钻进了手机里。

  别人捉妖都是各种花俏艳丽的武器,各种五彩霞光迸射,像在拍好莱坞特效大片似的。

  他是实在不明白他这破手机到底要怎么捉妖,要是诺基亚说不准还能砸死俩妖怪,关键这玩意儿就是一个老旧的智能机,别说砸人了,核桃都砸不破。

  “哼!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菜!”菜菜似乎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不悦的哼了一声。

  秦彻尴尬的笑了笑,“哪能啊,我是在担心我那俩朋友在上面怎么样了。”

  寻了半天也只寻到菜菜这么一道圣灵,要是他一时不会说话连菜菜都气走了的话,他可就真是欲哭无泪了,虽然不知道菜菜到底有什么本事,但是现在还是顺着她一点好了。

  “哼!菜菜很快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菜。”

  秦彻微眯着一只眼睛,说道:“菜菜,我说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最后带上个菜字?我知道你很萌,不用再卖了,萌我一脸大姨妈就不好了,你说是不?”

  菜菜被他夸得嘿嘿直笑,居然没有反驳他的话,乖乖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不说了吧菜。”

  秦彻一翻白眼,菜菜顿时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月牙。

  “时间到了。”

  半个小时过去,镇魂冢骤然动了起来,脚下的大地猛然下沉,秦彻亲眼看着古老的镇魂冢在他的注视下慢慢地沉入了无边星河之中,渐行渐远,最后彻底化作一点星光消失无踪。

  之后,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上漂,从之前掉下来的地方不断往上,虽然一片漆黑,但秦彻也能感觉到他在一点点的接近地面。

  约莫五分钟后,他耳边呼呼的风声停止了,上漂的身体停了下来,下一瞬身体的拉扯力忽然消失,他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他们两个呢?”

  他掉下去之后就完全不知道冷夕和吴迟到底怎么了,拿手机四处照照,发现在这里的确只有他落下去的那个大洞,而且大洞现在已经在他上来之后重新封住了。

  唯一不同的是,古棺不见了,古棺里的那一道身影也不见了。

  他循着来时的路往外走去,冷夕他们要是出去了的话,现在应该也已经把事情告诉院长了,还不知道他们急成什么样了,他得尽快回去。

  只不过他的氧气瓶已经掉了,不知道就靠他的这点肺活量能不能顺利回到岸上。

  他刚走出这间小小的石室,还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了几道明亮异常的灯光射来,隐约能够听到熟悉的声音,是吴迟。

  他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和他们撞了个正着,吴迟在前面,在他身后是冷夕和两个穿着潜水服的中年人。

  “哎……秦彻你咋上来了?”

  见到秦彻安然无恙的上来了,吴迟嘴巴张的能塞下个鸡蛋,不过转瞬他就笑开了花,既然秦彻没事,他也不用三天不去偷窥了。

  “我不能上来啊?”秦彻怪异的看着他。

  吴迟一拍大腿,“你说你上来干啥呀,我们这都还没救你你上来干啥呀你说。”

  秦彻顿时一脸黑线,本来还对他有的一丝歉疚瞬间就没有了。

  “敢情你要是不来救我,我就一辈子不上来了是吧?”

  吴迟声音小了一点,看了看背后那俩潜水员,说:“早知道你能自己上来我们还去求救个毛线啊,也不用暴露了啊。”

  抱怨是假,替自己不值是真,早知道秦彻会安然无事的上来,他们也不用去找林岳了,弄得银铃婆婆一把年纪了还要跟着受那丫头片子的窝囊气。。

  秦彻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他能自己上来这事儿就连他落下去的时候也不知道,只能算是意料之外。

  “你怎么上来的?我看那下面好像很深。”冷夕问道。

  秦彻看了看那几个潜水员,眨了眨眼,“回去再说吧。”

  “那啥,咱们回去估计得受罚了。”吴迟咧了咧嘴,有些后怕。

  秦彻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们大半夜的私自下海已经是违反了规定,轻则面壁,重则被逐出妖灵院。

  不过,他偶然进入了镇魂冢还得到了菜菜这个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的圣灵,倒也算是值了,就是可惜没让他们两个跟着一起下去,不然说不定他们也能收服一道鬼灵。

  “受罚就受罚呗,凭婆婆跟院长的关系,退学倒还不至于。”

  冷夕眼睛一眯,吴迟的面色也瞬间变得不太好看。

  “以前可能还好,但是这一次……恐怕真不好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手机能收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