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这个少年是合法正太

像,这一看登时就炸开了锅。  “快看快看,秦彻这小子不当心把偷画的林小姐画像当做讲话稿了。”  “画得还很不错嘛,以后也可以去喜欢画画本子,不出意外吸粉。”  “哈哈哈!”  秦彻没心情去管他们,没了这个名额,之意着他放心的日子没办法再持续的两天了,两天副院长赵昆冷笑一声,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彻。。...

  “呵,我还以为妖灵院真的出了一个天才,没想到竟然是个好色之徒。”

  副院长赵昆冷笑一声,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彻。

  林岳离开之后,他也跟着离开了,好好的周年庆就因为这个插曲提前结束了。

  而本该属于秦彻的表演,也提前结束了,根本原因就是一张画得很好但是出现的时机不那么恰当的画像。

  秦彻长叹口气,胡乱抓了抓脑袋,心情顿时跌入了谷底。

  有好奇的学生跑到台前来,趁他不注意捡起了林筱雅丢在地上的画像,这一看顿时就炸开了锅。

  “快看快看,秦彻这小子不小心把偷画的林小姐画像当成发言稿了。”

  “画得还不错嘛,以后可以去画画本子,铁定吸粉。”

  “哈哈哈!”

  秦彻没心情去管他们,没了这个名额,意味着他安心的日子只能再持续三天了,三天之后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他们怎么嘲笑都无所谓了。

  “都给我闭嘴!”

  冷夕大喝一声,冷冷的看着那些嘲笑秦彻的学生,眼中的威严一闪而过。

  他是学院内武力最强的,况且和秦彻又是死党,他一说话,那些人都不敢再嘲笑秦彻了,各自离去。

  “怎么回事?”他走到秦彻身边,锁眉问道。

  秦彻摇了摇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吴迟那个蠢货把发言稿给我弄混了。”

  “哦。”

  冷夕依旧冷淡的答了一声,将他强行一拉,朝着孤儿院走回去。

  回去之后,他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吴迟的影子,问了许多人,也只说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一直没有回来。

  “妈蛋,还畏罪潜逃了。”

  秦彻气的肺都快炸了,但也没办法真的把他怎么样,毕竟好几年的朋友了,这一次的名额没了他还可以等下一次,但是朋友没了就是真的没了。

  这一等就是一天,因为心情不好,他也没有吃饭,一直饿到了半夜。

  凌晨两点过的时候,他还没睡,听到过道里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脚步声,夜很静,他能够清楚的听到。

  “舍得回来了?”

  他一把拉开房门,看着驼着背鬼鬼祟祟的准备潜入房中的吴迟,“和善”的笑了笑。

  这一下差点没把吴迟给吓断了魂,手中的钥匙都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秦大爷哎,小的不是故意的,您可千万别生气。”

  秦彻顿了顿,长叹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吴迟跟着他走进了他的房间里,一脸愧疚的坐在他旁边。

  “对不起啊秦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知道这一次的机会对于秦彻来说有多重要,却因为他的一时疏忽功亏一篑,他心里也是很自责的。

  “我明天会去跟林院长解释清楚的,你放心,我会求他把名额还给你的。”他伸出三根手指作发誓状。

  秦彻手里把玩着一颗水晶球,说道:“不用了,院长本来就不想给我这个名额的,只是碍于众口才答应下来,现在逮到了这个机会,他巴不得反悔呢。”

  吴迟有些急了,“那怎么办?这可是你……”

  “好了,别说了,我要睡了。”

  他将吴迟推出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本来林岳就看他们这些孤儿很不顺眼,求他也是无用,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第二天刚刚天亮,秦彻就被孤儿院院长银铃婆婆叫了过去。

  “婆婆,你找我?”

  银铃婆婆转过身来,取下了老花镜,起身向他走来,胸前挂着的一对拇指大小的银铃清脆作响。

  “秦彻,昨天的事我听说了。”

  秦彻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是吴迟吧?”

  “没事,婆婆您不要责怪他了。”

  银铃婆婆轻咳了一声,说道:“我今天叫你来不是因为这件事。”

  “那是……”

  “还有两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了。”

  说到这个,秦彻的眼眸明显黯淡了一些,有些忧伤。

  “嗯。”

  银铃婆婆叹气道:“婆婆说过的话都作数,只要我一天没死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治好病的。”

  秦彻鼻子一酸,和银铃婆婆轻轻地拥抱了一下,“我回去了。”

  回去之后他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坐在书桌前不停地写着。

  在他面前,是一本足有一千多页厚的本子,里面记录着从他十三岁到现在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一天一页,就算是很平常的事情,他也会一字不落的记在里面。

  “又五年了。”

  写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之后,他放下了笔,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

  他有一种怪病,或者并不能称之为病。

  那就是他只要满了十八岁之后,在十八岁生日过去的瞬间,他的身体和年龄会急速缩小到十三岁,这五年内的所有记忆也会随之消失,他能够记住的只有名字和生日。

  他不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银铃婆婆将他从海里捡回来已经十五年了,他已经重返了三次,也因为这样,岛上的大多数人都将他视为怪胎,不怎么与他来往。

  所以,银铃婆婆让他把五年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用笔记下来,每一次重返之后再一遍遍的翻看,用这种笨拙的方法来保存记忆。

  “我回来了。”

  夕阳落下之前,冷夕回来了,额头上还有着细密的汗水,显然是跑回来的。

  吴迟也来到了他的房间外面,说道:“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了。”

  秦彻点点头,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三人一起来到了孤儿院的花园里。

  银铃婆婆和孤儿院的许多孩子都到了,排的很整齐。

  秦彻三人走到人群的最后面,闪光灯咔嚓一声,将他们的笑颜都保存在了相片里。

  这是他唯一能够保存现在模样的方法了,让十三岁的自己看照片里十八岁的自己,还真是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人群解散之后,吴迟把秦彻和冷夕拉回了房间里,神秘兮兮的说道:“今晚咱们去探险。”

  秦彻疑惑说道:“探险?”

  六芒岛就这么大,开着车兜一圈只要俩小时,和探险扯得上半毛钱的关系。

  “去女生浴室探险?”冷夕横了他一眼。

  “不是,你们听我说啊。”

  吴迟将门关上,小声说道:“这回我正经的说,我前几天下海的时候,在南岸的水下发现了一个大洞,不知道通到哪里。”

  秦彻狐疑的看着他,“真的?”

  “千真万确,我要是骗你们我这辈子偷窥都不成功。”

  “看来是真的。”冷夕说道。

  “那你们去还是不去啊?”

  秦彻见吴迟一脸的期待,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再说他就快重返十三岁了,在这之前做一件刺激的事当做留念好像也不错,索性他也就答应了。

  “冷夕你呢?”

  冷夕面无表情的说道:“随便你们。”

  “那咱们可说好了啊,十点钟准时出发,现在先去吃晚饭。”

  等到孤儿院的所有人都差不多睡下了之后,他们三人悄悄的出了孤儿院,只带着LED手电和三个小型的氧气瓶,摸黑朝着六芒岛南岸跑去。

  吴迟找了一会,就找到了他做下记号的一棵棕榈树,向前笔直走去。

  “就是这个地方下海。”

  “确定了?”

  “确定。”

  “走。”

  三人说动就动,直接脱掉了上衣,只穿着一条泳裤,背着氧气瓶就扎进了海里,吴迟在前带头,直到潜入水里之后他们才敢打开手电。

  他说的地方并不很深,在水下大概二十米深的地方,一块巨大的礁石下面有一个歪斜着的大洞,洞口直径有一米多,足够容纳人钻进去。

  吴迟打了个手势,意思就是他有点怕,要冷夕去带头。

  冷夕在水里踢了他一脚,没有半点犹豫的钻了进去,秦彻见此紧跟其后,胆子最小的吴迟在最后。

  进入洞口的一瞬间,秦彻感觉自己像是透过了一层虚幻的屏障,很奇怪。

  更让他古怪的是,在这洞口内,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海水进入,好像那一层不存在的虚幻屏障将海水完全阻隔在了外面一样。

  “你看,我没说假话吧。”

  吴迟率先将氧气瓶放了下去,这里没有海水,空气也和外界一样,没有必要再背着这笨重的玩意儿。

  “奇怪,这洞好像是人为开凿的。”

  秦彻看着那切割的整整齐齐的石洞墙壁,根本就不像是天然形成的。

  “进去。”

  冷夕带头朝着海洞深处走进去,手电四处扫射,以防有些海里的动物钻了进来突然袭击他们。

  吴迟这厮则是拿出手机摄像,将他所谓的探险记录在了手机里。

  “乖乖,这要是拿去唬唬那些小妹妹,得把她们吓出尿来。”他边拍边咂嘴。

  本以为会很复杂很幽深的海洞,却比他们想象中的要简单得多,不过才走过了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尽头。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间宽阔的石室,石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正中的位置放着一具雕龙画凤的木质棺材,上面铺满了厚厚的灰尘,看来有些年头了。

  “这里是墓?”

  他们来之前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偶然发现的海洞里,竟然会是一个简陋的古墓。

  “得罪了,我们这就离开。”

  秦彻恭敬的对着木棺弯腰致歉,拉了拉吴迟和冷夕,说道:“走吧,别叨扰了逝去者。”

  他们二人点了点头,毕竟逝者为大,他们也只是探险而已,既然到了尽头,也没必要再去做些缺德的事。

  可当他们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阵咔咔声响起,棺材盖竟然在没人操作的情况下自动移开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手机能收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