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总裁办公室的洛文曦悠然自得的喝咖啡,冷奕辰无可奈何只得追问:“唐有说什么吗?”“没说什么,都挺好的的。辰,我们两打个赌怎么样?”冷奕辰抬起头,眼里闪现出一抹精光,双手冷奕辰抬头,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问他:“你想赌什么?”。...

回到总裁办公室的洛文曦悠然自得的喝咖啡,冷奕辰无奈只好发问:“唐有说什么吗?”

“没说什么,都挺好的。辰,我们两打个赌怎么样?”

冷奕辰抬头,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问他:“你想赌什么?”

“赌三个月后舒若翾能不能留下来任职设计师!”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会留下来的,换一个赌约。”

“你就这么肯定?”

冷奕辰没有回答他,虽不知道她出于什么目的进安盛,但他看到舒若翾眼中的坚定,这份决心绝不会轻易被动摇。

洛文曦瞥见他手上的设计图,提议说:“那我们赌她的作品?”

“怎么赌?”

“赌她三个月后的首推个人作品能卖多少价钱?”

“这个可以。”

安盛集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一位成为安盛集团正式的设计师,需要交一份作品,安盛将会把这次设计品展示拍卖。

洛文曦一脸按耐不住的样子,急切说:“我出价10万。”

“100万”

“100万?辰你疯了吧。”

冷奕辰冷不丁的说出一个让洛文曦震惊的数字,100万,对于初入社会的设计师来说这个价格太高了。没有知名度、设计还有待考量。纵使知道他从不会打没把握的战,但这回……洛文曦得意洋洋,呵呵笑道:“辰这回你输定了!”

冷奕辰不管,提笔写下赌约,“鹿死谁手还没有定论,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呢,如果你输了就罚你去分公司当分区总裁,子公司近来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很在意。”

这看似美差的事,在洛文曦眼里简直就是折磨,要他去和分公司的母夜叉总经理一起工作,倒不如杀了他来的干脆。

“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搬进你家,凭什么你占进了天时地利。我说这几日,你怎么这么反常,原来是金屋藏娇!”

洛文曦揉揉下巴,挑眉说:“你这个不近女色的人居然金屋藏娇,你说如果伯父伯母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样……”洛文曦抱怨的着。

“洛文曦你话多了。”冷奕辰手中的笔顿了顿,冷俊的面容有些严肃。

“你交代的事我可都办好了,我去看小若翾去。”洛文曦坏坏的笑,无视身后那道锐利的目光,潇洒地离开办公室。

舒若翾再三翻看手中这十来张的草图,有些疑惑。唐总监给的初稿图是一款珠宝首饰的草图,可是单凭这十几张草图来看,设计上还留有很大的空白。唐总监就这样随随便便交给她,是打算任由她发挥吗,还是想试验她的水平?她在心里猜测着。

不管他处于什么样的用心,既然把设计交给她,她绝不会草草的画一张定稿图给他。画板上已经出现了草图画出了轮廓,至于细节上的设计,舒若翾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既不想太过显露自己,也不能就这样被人低看。

这一忙入神便忘记了时间,甚至都没发现来串门的洛文曦。洛文曦见桌上铺开的一张张设计图纸,摇摇头,感叹这又是一个工作狂。自顾去茶水间泡了两杯热咖啡,站在书桌前用幽怨的眼神望向舒若翾。

舒若翾似乎感到什么微微抬了头,见他怪异的表情,一脸错愕:“洛,洛总你什么时候来的?”

洛文曦放下手中的咖啡,冷哼一声:“来了很久了,看见你太忙不敢打搅你。”

舒若翾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继续作画,一时间办公室又安静了,洛文曦有些不爽,想他这般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人,眼前这女人居然无视他。

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开口问她:“唐总监呢,怎么没见到他人?”

“唐总监出去见客户了,如果你找他,那你得去问安阳,总监的事她比我清楚。”

洛文曦点点头,“都下班了,你还不打算回去吗?”

“只剩下一小部分,画好了初稿就回家。倒是洛总你闲情逸致大老远的从销售部跑到我这儿来。”言外之意就是有事快说没事走人,对于某人的自来熟,独来独往的她很不适应也很不自在。

终于问道重点了,洛文曦谄媚笑道:“也不算有事,下班了,想请我们舒大美女共进晚餐。”

她的美是那种由骨子里散发而出的美,那种清雅脱俗却又冷若冰霜让人不易靠近。美女谁人不喜,何况对她,洛文曦很好奇。

“可惜今天要让洛总经理失望了,我累了。”

“小若翾,别总经理总经理的叫我多见外啊,叫我文曦。”洛文曦依旧客气的纠正道。

舒若翾抬头对上他带着坏笑的俊容,有些无奈的提醒,“洛文曦、洛总经理、洛总监,满意了吗?我还要画图,你没事就早点回去吧。”

“真冷漠啊,好歹我也是你上司,枉费我一番好心去买东西给你。”洛文曦见她吃惊失语的样子,颇为得意。转身出了办公室,随后就提了两袋东西回来,“把桌子收拾了,第一天上班就加班,不知道还以为辰压榨你呢。我说大半天没吃东西你都不觉得饿吗?”

舒若翾愣愣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没吃东西?”因为时间仓促,她又急着完成定稿图一时间忙忘了,之后过了饭点她就没胃口了。

洛文曦无奈的摇摇头:“唐总监告诉我,你还在办公室画画,他今天有事顾不上你,让我过来瞧瞧。于是乎我就充当一次快递小哥给你送吃的,怎么样,感动吧。”

舒若翾微笑,快速地收拾好桌上散乱的画纸:“谢谢。”

洛文曦将食盒一一打开,“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订了一些,这是干贝山药粥,烤鸭,小牛排,蛋糕,水果沙拉,中式拉面,你要吃什么?”

“洛总……洛文曦你吃了吗?”舒若翾看着面前诱人的食物,胃口大开,肚子也叫了。捧着热腾腾的山药粥说:“这么多东西,我吃不完的。”

洛文曦看了下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六点半,暗想糟了,“吃不完就留着,我得回去了,你吃完赶紧收拾东西回家。”留下话匆匆的离开。

舒若翾乖巧的把粥喝完了后,将其余的原分不动收好,继续作画。

洛文曦急忙忙赶回会议室开会,看冷奕辰一脸冷然,试探性开口解释,“她还在公司加班。”

“嗯!”

“忙的都忘记吃饭了。”

“嗯!”

洛文曦抓狂,怎么两个人回答的方式都一样,忽然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凝视冷奕辰。冷不丁的听到对方说:“你要是再这么含情脉脉看着我,明天你就可以去工厂巡视了。”

洛文曦闻言立刻收起笑容,认真的开会。

等研讨会结束,冷奕辰离开公司的时候恰好看到舒若翾那辆白色奥迪开出公司,他迟疑了片刻才走出电梯,坐上自己的座驾开车回家。

只是车不紧不慢的跟在白色奥迪后面,空旷的大道上,一白一黑,一前一后,两辆车保持着一定距离,一路护送她到家!

渐渐的,舒若翾开始习惯了这样朝九晚五的工作,习惯了每天曾姐为她准备的爱心早餐,也习惯了每天与总裁房东冷奕辰不咸不淡的交谈。

这日,舒若翾昏昏沉沉的醒来,夜里睡的不好有些头疼,随便喝了杯水就下楼了,笑着打招呼:“凌叔、曾姐、艾莎,玛丽你们早。”

“小姐起来了,快来吃早餐吧。”玛丽体贴的为她拉开椅子。早点很简单,养生粥,煎蛋。和前几天一样,冷奕辰已经早她一步去公司,她草草用完早点赶去公司。

“舒助理,舒助理等下。”闫乐拿着文件叫着,舒若翾顺势挡了下电梯门。

闫乐跑进电梯,笑着打招呼:“舒助理,早啊。”

“舒助理?”

闫乐见她不知所以的样子,解释道:“你入职第一天,上头就把你的任职人事发给各个部门了,舒助理。”

舒若翾的眼皮跳了跳,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莫非怕她跑了不成?还有早点……正当她还在神游的时候电梯也到了,“我到了,先走咯,中午一起用餐,公司楼下新开的餐厅味道还不错!”

“啊?好的。”

舒若翾迟疑一会,按了电梯顶层去冷奕辰的办公室。大门紧闭,秘书黛安娜也不在。她在门前徘徊不前,纠结着进还是不进呢?

“小若翾,你站在门口干嘛呀?”来汇报工作的洛文曦远远就瞧见舒若翾站在门口。

“是你啊。”话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你这话说的,不是我难道还有别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洛文曦见她站在办公室外神色有异,顿时收起玩心,严肃的问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舒若翾被他这一问,猛然想起此行的目的,“我来找总裁,可黛安娜不在,我不好进去。”

洛文曦盯着她那双如水清澈的双眼,丝毫没有逃避他,甩开刚才怀疑她的念头,打趣道:“你很怕辰?”

舒若翾一愣,摇了摇头,只是不敢接近,毕竟同住一个屋檐下,总是要避讳的。

“走吧,一起进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