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额,喂?冷先生?那个,等会我有东西会寄到,需凌管家签收,我没他号码。”冷奕辰听出她的很紧张当心,觉间笑了笑,“我明白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他。”“那谢谢您冷奕辰听出她的紧张小心,不觉笑了笑,“我知道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他。”。...

“喂?”

“额,喂?冷先生?那个,等会我有东西会寄到,需要凌管家签收,我没他号码。”

冷奕辰听出她的紧张小心,不觉笑了笑,“我知道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他。”

“那谢谢冷先生了。”她不知怎么了,心底莫名的升起紧张感与压迫感,心怦怦直跳。

“好!”

冷奕辰简单回了一句便挂了电话,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家里的电话,“凌叔,等下有东西寄到,签收了。”一句言简意赅的话之后再次挂了电话。

抬头一看,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惊愕的望着自己,冷奕辰凝眸,十分淡定地说:“这次的设计不过关。你们不能只局限于满足客户的要求,要评审组一致通过了才行。今天先到此为止,散会!”他故意一字一字的说,扫视一周才迈开修长的双腿离开会议室,丢下一整个会议室云里雾里的下属们。

所有人无视加班的变相惩罚,都还在震惊中尚未回过神,自家老板可从来没有在会议上接过电话,哪怕再急的电话。可,可今天却破例了!

可今天冷奕辰却破例了,刚才一瞬间寂静的会议室里,大家都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虽然不真切,但可以肯定是个女人。究竟是哪位女神让老板破例,霎时办公室里吵杂一片。

就连冷奕辰的死党洛文曦也勾起了无限好奇。那双精明的眼睛眯了起来,饶有兴趣的望着已经空了的主位。

冷奕辰可是A市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不知道有多少名媛千金投怀送抱,可惜无人能得到上天的眷顾。洛文曦觉得有必要去试探一番,身体已经比他早一步做下决定,起身往冷奕辰的办公室走去。只是三言两语就败下阵了,第一场完败!

舒若翾游荡了大半日,开着一辆白色奥迪A5回来,凌崎带着玛丽、艾莎早早在门口等候。

管家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对这一切事物都能平静的看待。曾姐和玛丽也是见过世面的,习以为常。倒是艾莎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舒若翾纤瘦的背影,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能一次性付得起四季雅苑一年的租金,这钱都够她在市区买一套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到这里租房住,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又是为了什么而来?莫非是为了接近少爷,一想到这,艾莎的眼中闪过毒怨。

舒若翾提着东西进屋的那一刻被惊到了,哪怕她有心理准备。原本宽敞的客厅堆满打包完整的大箱子。

舒若翾扶额,这是要把家搬来的节奏,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装满20个大箱子。她赔笑道:“今天大家辛苦了,曾姐先把这些东西提到厨房好了。”立刻拨了电话回去,细心的她发现盒子上注明了序号。“你疯了,怎么寄来那么多东西。”

“我的大小姐,你知道英国现在是几点吗?”

一听他疲惫的声音,舒若翾看了一眼手机,下午3点,那英国是7点,忽的皎洁一笑,有些歉意:“抱歉吵醒你了。姑姑寄来这么多东西你怎么也不拦着?”

“老妈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同意你提早回国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总的满足下她受伤的心灵是不,没把整个家拆了寄给你已经算不错了。况且原本就是你自己的东西。”荣锦程懒懒的回答,翻了个身睡眼惺忪,侧头就看见床头摆着两人的合照,笑眼浅浅的她依偎在他身边。

她叹了一声,整个家!如果可以的话姑姑确实会这样做,知道自己抗议无效,只好草草收了线,看着堆积的箱子满是无奈。叫住凌崎:“凌叔能帮我找几个搬运工吗,把这些东西搬到楼上。”

凌崎点头应下,不一会便回来了:“小姐稍等,搬运工一会就到。”

“辛苦了,曾姐知道冷先生平时现在吃什么?”

“先生很少在家就餐。”

舒若翾有些意外,继续问道:“那凌叔喜欢吃什么?”

凌崎看着她的眼睛清润如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让人不忍拒绝。“都行。”

“曾姐和玛丽呢?”

曾姐与玛丽相视一眼,笑道:“小姐随意就好。”

“艾莎呢?”

“嗯?”一直站在远处冷眼旁观的艾莎突然被点到名字,猛地回过神随口一说:“甜品。”

曾姐怪异地瞧了她一眼:“平时我做甜点,你不是总说太腻了?”

“没事,只是到时候艾莎别嫌弃我做得不好就好。”舒若翾笑了笑转身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拒绝所有人的帮忙,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清洗、腌制、调味,刀起刀落十分熟练,这娴熟的动作让他们大吃一惊,这哪里是养尊处优的千金会做的事。若不是亲眼瞧见这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恐怕他们会以为是酒店厨师做的。

罗宋汤、香煎牛排、烟三文鱼,水果沙拉、芝士蛋糕、照烧鸡腿、茄汁煎鳗鱼、芙蓉虾……忙碌了几个小时,终于完成了十样小菜,对上他们讶异的目光,舒若翾满意地收了围裙,坐在大厅内和玛丽、曾姐聊起家常。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直到凌崎接到冷奕辰的电话。

“少爷说今天暂时回不来,让舒小姐不用等了。”

艾莎心中暗自窃喜,偷偷瞄着舒若翾以为她会失望,却见她微微点头,笑容依旧,毫不在意冷奕辰回不回。

“既然冷先生没有这样的口福,那么我们开饭吧。”舒若翾率先坐下。中西结合的菜肴,色香味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艾莎望着管家,直到他允许了才入座,六人安安静静的用餐,只有那刀叉偶尔碰撞的声音。

“我吃好了,你们慢用。”舒若翾优雅地擦了擦嘴,率先离开上楼。

他们立刻起身目送她离开,艾莎脱口而出,“她到底是谁?”

许子影转头瞥了她一眼有些不屑,“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做好你的分内事,不要痴心妄想了。”

艾莎被人道破心事,低头不语,只是狠狠的割着盘中牛肉来宣泄心中的愤怒。

“舒小姐的手艺真不错,都赶得上曾姐你了。”玛丽见舒若翾离开了,打趣道。

“舒小姐不但人长的漂亮,举止沉稳,落落大方,待人礼貌周全,这样知书达礼,我猜她一定是高门千金小姐。”

“要是千金小姐就不会住进别人家了?”艾莎冷哼一声,不屑道。

凌崎放下刀叉擦了嘴才缓缓开口说道:“舒小姐是小姐国外的朋友,在这只是暂住,日后还是要回去的。不管舒小姐的身份如何,既然住进这里就是你们的主人,都给我端正好态度,知道吗?”众人齐声应下,可谁是真心实意,谁又是虚情假意呢?

吃完晚饭,舒若翾回到自己的屋子开始整理那20个箱子,照着顺序一一打开,1号箱子里放着她春季的衣服,每套衣服都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单独盒子里,不多,只有十套,不用猜2号里必定放的是夏装,就连性感的比基尼泳装也放在内,她的身子不禁抖了抖,一阵寒意。5号箱子放的是礼服以便她参加什么重要庆典的时候穿,6号放着工作的西装制服,7号放着她的私有物。之后便是鞋子、首饰、包包还有临走时朋友送的礼物,不多时一间衣帽间就填满了她的东西。还有她常用的东西,护肤品、洗漱用品、画本、笔、画架、画纸等等。

拆完所有盒子,她累的也快散架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明明四五个箱子就能解决的事非要兴师动众用二十个箱子,虽然累,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整理完东西已经是晚上8点了,看到床边的画稿才记起自己明天要面试,拿起画册和笔到楼下书房,艾莎刚收拾好餐厅,见到她下楼,脸色淡淡,“舒小姐。”

“艾莎……”

舒若翾见她已经转身离开,撇了撇嘴角自讨没趣,转身进入书房,书架上的书摆放规律。她粗略的看了一眼,最终在中间书架前站定。

挑了一本书,就看见玛丽端着红茶迎面走来。别看玛丽年纪轻,才27、28,但做事稳重细心,让她想起家里陪伴她多年的艾丽莎。

“玛丽,你忙了一天去休息吧。”虽然她从小到大有贴身女佣照顾,但这不代表她会娇生惯养,自视高人一等。

这一两天的相处,玛丽知道她不喜别人打搅,便放下红茶,“那小姐早点休息。”

“好的,谢谢。”

送走了玛丽,书房里又只留她一人,或翻看书籍,或在自己的作品上修修改改。今天忙碌了一天,这时身心放松便有些发困,最终还是撑不住趴在桌上睡着了。

冷奕辰回到家已经是夜里11点多,进门就能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是谁这个时候还在书房?脑海闪现出一张精致的面容,难道是她?

悄声走进屋,顺着亮光走进书房,只见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压着手臂,细长浓密的睫毛清晰可见,眉头微蹙,乌黑的头发垂在脑后,手边放着她的画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