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了很久门铃都没人回应,正准备离开了的时候,门开了。一抬起头,她顿在那,抬头一看那人冷俊绝伦,脸如雕刻图案般五官明明就,有棱有角的脸非常英俊。外表看出来象是优雅高贵从容不迫却带着生人他敛眸注视面前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美女他自然见过不少,但是浑然天成无需雕饰的却屈指可数,尤其是双清澈如水的眼睛让他为之一震。再看她拿着行李箱,似乎想起什么,“嘿,你是那个租客?你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天!”。...

按了很久门铃都没人回应,正打算离开的时候,门开了。一抬头,她顿在那,只见那人冷俊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十分俊美。外表看起来好象优雅从容却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意,一头乌黑茂密的碎发,一双剑眉下是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一身休闲服也能张显他高贵与优雅。

他敛眸注视面前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美女他自然见过不少,但是浑然天成无需雕饰的却屈指可数,尤其是双清澈如水的眼睛让他为之一震。再看她拿着行李箱,似乎想起什么,“嘿,你是那个租客?你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天!”

舒若翾回过神,对上他深邃的双眼,微微一笑,清声解释:“因为有事耽搁了一天。你是房东?房东不是冷小姐吗?”

她疑惑地望着眼前这个冷俊的男人。心中郁闷无比,想当初那丫头可是向她保证,说四季雅苑环境优美、交通便利等等,她看了照片也颇为心动,这才答应租房。

“嗯,先进来坐吧。”他侧身让她进屋,“你口中的房东冷小姐是我妹妹,她瞒着我把房子租给你,拿着你那笔租金跑出去玩了。你们两签了合同就具有法律效应,你要是觉得不合适,我可以照着合同付你十倍违约金。”他说话中不带一丝感情,好似那点违约金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原本他就打算等租客一到,付了违约金就赶出去的,也不管她是不是妹妹的朋友。可见到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时,他突然心中有种不忍,不想看到她眼中的失望,竟动了恻隐之心。

舒若翾跟着进去,这是欧式风格的复式别墅。一进门就能看到一幅价值不菲的壁画,绕开立体墙从两侧的进去,对着的是开阔、敞亮的客厅,左边是落地窗,一眼就能看到室外游泳池和草地,右边是书房,一排排书架十分整齐,摆放了各色书籍,尤其是关于艺术设计类的书籍,可见主人对艺术喜爱,这里俨然像是一个小图书馆。顺着走道往里是厨房、餐厅,健身房。他又领着舒若翾上二楼,左右两边是各自独立的房间,只有一个过道之隔。

打开房门就能看到书桌和沙发,隔着一道古色古香的屏风隔墙,内室里铺着一张大床,还有浴室、衣帽间,配套设备一应俱全,如同一个小型总统套间。房内设计简约舒适温馨,最让她爱不释手的就是阳台上的秋千。

“这房间如果不喜欢……”这里一切都是他妹妹改造的,虽然和他房间相差无几。

舒若翾回头浅笑,展眼舒眉,急急回答他:“我很喜欢,谢谢。这是我的证件和复印件,请您核实下。”说着递给他证件,等待他下文。

他草草翻了一下,没什么出入,回房间找出钥匙递给舒若翾,又在便签纸上写了号码,简单的介绍下,“我叫冷奕辰,这是电话,有事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其他的照着合约协议来。对了管家和佣人去休假了,最晚明天会回来。”

“舒若翾。”她淡然地说出名字,随后就拖着行李箱上楼。

冷奕辰望着她的背影,目光淡然中夹着些许探究,随即离开,今天早上被耽搁了不少时间,恐怕有人又要急了。然而他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舒若翾也回头意味深长的望着他离开。

一时的心软将会引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又会带着谁深陷其中?

舒若翾坐了十几小时飞机有些不适应,进了房间,来不及整理就直接走到床边,倒头就睡。想起帅气逼人的房东,自言自语道:‘冷奕辰,冷奕辰?名字很熟悉,究竟在哪里听过……’疲惫感一拥而上,不知道不觉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大半天,最后还是被饿醒的,等她睡醒已经是午夜,草草吃了碗杯面,迎着月光坐在阳台的秋千上,虽说是夏季,夜里的夏风还带着微微凉意。吹了一会儿风,她才彻底清醒了,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旁边的阳台,漆黑一片。自嘲似得勾了勾嘴角,转身回屋,开始一箱衣服。房间内的东西全都是新的,不需要她收拾,东西一应俱全也无需她再添置。

睡意全无的舒若翾打开视频,开启多方通话。

“这一季度的设计稿我已经修改好了,你们照着老规矩行事就行了!”

“好的,老大你已经住下了?”

“是的!”她把笔记本的摄像头对着房间转了一周。

“怎么样小妞,我挑的地方还满意吗?”

舒若翾挑眉,懒得搭理她,房东从女变男,要是他们这些知道了,还不拆了四季雅苑。“对了卓一你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我……荣氏还好吗?”

“小姐放心,荣氏有谦少爷、有我在,一定会撑到你荣归的时候。”卓然从卓一身后冒出来,俏皮的说。

“谢谢你。”舒若翾关了视频,随手打开邮箱,收信箱中安盛集团的回信赫然醒目,安盛的面试通知以及作品要求,这封期待已久的回信,来的正是时候。

安盛集团是国内知名品牌,财力雄厚,实力卓群,是时尚奢侈品的先锋,与国外众多奢侈品品牌都有合作。为了进安盛她可花了不少心思,这可是她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其实以舒若翾独特的设计和挑剔的眼光,不论去哪里就职都能胜任。只是毕业后她退居人后,所有的设计都以另一个名字展示在大家眼前,曾经皇家学院的风云人物就这样被时间遗忘,想起好友任予墨的埋怨,若翾只是一惯的淡笑。

想要成为安盛集团首席设计师可不是件容易事,有了压力就有了动力。她抛开所有杂念,开始拿笔作画。

时间随着画笔一分一秒的流逝,三多小时后,舒若翾才放下笔活动活动筋骨,桌上画本上已呈现一套首饰的草图。再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休闲运动装,收拾得当下楼。

楼梯下已经站着等候多时的管家和佣人,齐声道:““舒小姐,早上好。”

舒若翾愕然,见他西装革履,手上套着白色手套,典型的管家服,身子硬朗,面色红润,40岁上下的样子,身边站着女佣、男佣、厨娘,“你是管家?”

“是,我叫凌崎,是这6号馆的管家,这位是厨娘曾佩仪,大家叫她曾姐。”只见曾姐双手放在腹前,含笑鞠了个躬,舒若翾报以一笑。

管家为她一一介绍:“这是玛丽、艾莎,她们负责6号馆的日常,司机许子影。昨天少爷已经通知我们,舒小姐有事尽管吩咐我们。”

她露出一惯的笑容,幽远清浅似近似远,“我知道了,我先出门办事,对了冷先生什么时候下班?”

凌崎异样地望着她,舒若翾连忙开口解释:“我初到A市,还有很多地方需要麻烦大家,今晚我下厨,希望他能赏脸吃顿饭。”

管家有意无意地瞥了楼上一眼,客客气道:“那我会去通知少爷一声。”凌崎知道冷奕辰下班时间从来不定时,更别说要回家吃饭,他一向是‘佳人有约’。

“那麻烦凌叔,我出门了。”

“需要让玛丽陪你一起吗,毕竟你才到A市。”

舒若翾摇头,拒绝说:“不用了,你们才回来先休息吧。”

她客客气气的打过招呼离开6号馆,今天有很多事需要办,买车、签证、身份证件等等,好在很多事有人替她事先打点好,今天只需要去露面就行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今晚的菜肴。

“少爷,你都听到了!”凌崎目送舒若翾离开,抬头便看到边下楼边打领带的冷奕辰。

他今天是自然醒,多年的习惯,在楼上就听到舒若翾和凌崎的对话,所以才没扫兴的打断两人。家里多了一个人,多了些人气也多了些麻烦。

还好冷奕辰对舒若翾的印象不错,举止言谈得体,既没有一般人的小家子气也没有上流社会大家小姐的不可一世,身上有一股清冷淡漠的气息,好像什么事都惊不起她眼中的波澜。不知道这样的她会做出怎么样的晚餐,他对今晚的晚宴很期待。

“嗯,知道了!”

正在超市里购物的舒若翾收到一条短信,东西到了。心想:‘以姑姑的性子一定把她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备着,恐怕不是一个包裹两个包裹那么简单。’

‘啊’她猛然想起,今天出门太匆忙,忘记要管家的电话了。手机里只有房东冷奕辰的电话,怎么办?要不要打,要不要打呢……会不会影响他工作,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做什么的。不过能住得起四季雅苑一定不是一般人,那可是一套上千万的豪宅。就在她碎碎念的时候,不知不觉竟拨出他的电话。

此刻正在开会的冷奕辰突然感到口袋里的震动,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拿出电话,是她!没有一丝犹豫接了电话,沉稳性感的声音穿过直达电话的另一头,让舒若翾的身心为之一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