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欣,你饿了吧,快看我给你买了你最不喜欢的……”段皓轩两手拎着热腾腾的食物走入病房,在看见病房内的景象时,惊讶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抬头一看程可欣一个人蜷在病床上呜呜只见程可欣一个人蜷缩在病床上呜呜的啜泣着,手背上干涸的血渍此时此刻刺痛了段皓轩的双眼。。...

“可欣,你饿了吧,快看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段皓轩两手拎着热腾腾的食物走进病房,在看到病房内的景象时,吃惊的瞬间说不出话来。

只见程可欣一个人蜷缩在病床上呜呜的啜泣着,手背上干涸的血渍此时此刻刺痛了段皓轩的双眼。

段皓轩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想去喊护士,这时程可欣突然抬起了头,惨白的小脸上有着一抹无法形容的悲恸,声音嘶哑道,“皓轩,帮我离开,好吗?”

程可欣终于决定要离开了,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城市没有她所留恋的了。

“嗯,我带你离开。”段皓轩听到程可欣的这句话,心里突然变得轻松了,可欣她终于想开了吗……

段皓轩转过身来,熟练的帮程可欣撑起台桌,将买来的食物都细心的摆放在桌子上。

“先吃饭吧,明天我就帮你办理出院,带你去一个没有段佑铭的地方。”段皓轩一边说着一边帮程可欣搅拌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

程可欣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坚定的对段皓轩说道,“不,下午就出院吧。”

“可是……”段皓轩满脸担忧的望着程可欣。

“没有可是。”程可欣还不等段皓轩把话说完,便直接否决了,由于情绪过于激动,程可欣再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段皓轩连忙帮程可欣拍打着背部缓解咳嗽,眼神里是止不住的痛楚。

“可欣,到了新地方就重新开始,忘了三叔吧。”段皓轩沉声说道。

程可欣止住了咳嗽,段皓轩的话让程可欣陷入了沉思。忘?忘掉段佑铭?忘掉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吗?!

段皓轩看着程可欣还挂着泪珠的小脸儿,因为生病休息不好,原本就是瓜子脸的程可欣此时看起来下巴尖的有些突兀。男人沉思了片刻,终于鼓足了勇气缓缓开口道,“可欣,和三叔离婚吧!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终于将深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段皓轩有些激动,话毕又继而对程可欣说道,“可欣,你知道我一直都爱着你对不对,我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到了新的地方一切都重新开始好不好?”

对于段皓轩的心意,程可欣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当年她一见钟情爱上的人是段皓轩,那么一定不会有五年来的苦与泪,等待自己的一定是幸福美满的生活吧。

段佑铭带给程可欣的只有无止境的伤害。

程可欣抬起头来看着段皓轩那双充满着期待的双眸,虽然心底里划过了一丝不忍,但是程可欣还是虚弱的对段皓轩摇了摇头,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皓轩,我现在还是你三婶,我和你三叔还没有离婚,而且我永远都不会离婚的!”

段皓轩听后原本闪亮的双眸瞬间失去了光彩,转而蒙上了一层失望,“你……你还是爱着三叔,对吗?”哪怕他已经将你伤害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男人的语气逐渐弱了下去,最后的那半句话,段皓轩还是没有忍心开口。

明明段皓轩已经在心底里有了答案,但他还是不死心的要再问程可欣一遍。

“我累了。”程可欣沉默了许久,最后只吐出来了这三个字,便背对着段皓轩躺到了病床上。

段皓轩知道程可欣是在逃避这个话题,也不再继续逼问,而是默默的收拾好台桌,又给程可欣塞好了被角,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了病房。

最近几日,段佑铭竟然失眠了,一开始他只是以为最近工作忙又需要照顾清婉,直到后来,每每闭上眼睛,段佑铭的脑海里便会浮现出程可欣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段佑铭才在心里暗想到自己不会是对那个狠毒的女人心软了吧。

夜,又深了。

段佑铭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些烦躁,想要下床吸根烟。身旁的女人却敏感的察觉到了段佑铭的起身,也揉着惺忪的睡眼缓缓的坐了起来。

“佑铭,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呀。”程清婉打着哈欠询问道段佑铭,说着,还不忘娇躯一软半个身子都躺在了段佑铭结实的胸膛中。

看着怀中粘人的程清婉,段佑铭的心里闪过一丝烦躁,“你先睡吧,我去一趟书房。”语气里有着不同于寻常的疏远与冷漠,程清婉听后瞬间清醒了过来。

看着段佑铭宽厚的背影,程清婉欲言又止。女人的第六感让程清婉敏锐的察觉到,在程可欣住院之后,段佑铭变得很是不寻常,想到这里,程清婉皱了皱自己的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书房里,段佑铭只打开了一盏台灯,但是整间书房却因此变得明亮了许多。“咔——”男人打开火机点上香烟,用骨节分明的长指夹住,慢慢的放到嘴角边,看着这盏程可欣买给自己灯,段佑铭有些恍惚。

当初,程可欣担心段佑铭工作很晚伤眼睛特地买来这盏护眼台灯,段佑铭虽然不屑,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盏台灯用起来的确舒服。

段佑铭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却闷了好久才缓缓的吐了出来。男人的俊脸在烟雾缭绕之中若隐若现,让人看不清表情。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远去的爱谁来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