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别打了,别打了!”某国际酒店的包厢里,一个女人躲在桌子底下敢出,她衣着零乱,一头长发也变为了鸟窝。“说,谁派你来的,居然敢搅爷的饭局!”一个身材中等,“说,谁派你来的,竟然敢搅爷的饭局!”。...

“哎,别打了,别打了!”某国际酒店的包厢里,一个女人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她衣着凌乱,一头长发也变成了鸟窝。

“说,谁派你来的,竟然敢搅爷的饭局!”

一个身材中等,身穿花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拎着酒瓶,怒气冲冲的指着桌子底下狼狈至极的蒋流苏怒声开口。

蒋流苏盯着男人手里的家伙有些害怕,真担心这丫的会把酒瓶子轮在自己的脑袋上。

她向里面缩了缩身子勉强笑了笑:“可能是个误会,误会!”

蒋流苏郁闷极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一摔杯子就有人接应自己吗,她现在都被揍成这副德行了,人呢!

“误会?老子的女朋友都让你弄吹了,老子可是追了她半年,好不容易答应和我吃饭,你竟然当着她的面给我抹黑,今天老子弄死你也解不了我心头之恨!”

蒋流苏听了有些蒙圈,那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不是谈合作的客户吗?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蒋流苏走神的时候,男人的手忽然伸到了桌子底下,一把抓住蒋流苏的头发,硬生生把人从桌子底下揪了出来。

蒋流苏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被扯下来的,疼的龇牙咧嘴,她不得不顺从男人手上的力道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

男人将蒋流苏拎出来之后直接把人丢进了沙发里,他看着蒋流苏一脸的雀斑嫌弃的眉头紧皱:“女人又怎么样,看看你这副德行,恶心死我了都!”

蒋流苏是丑,脸上厚的要命的粉都可以刮下来和面了,红唇就像吃了人肉一样的血盆大口,她这个样子怎么会有人心疼。

蒋流苏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男人:“大哥,人家才十八,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孩子,根本打不过这个男人,所以只能求饶了。

不过今天的事太奇怪,感觉哪里好像出了岔子。

蒋流苏可怜的模样在男人眼里却成了犯贱,他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说,你到底为什么坏我的好事!”

蒋流苏捂着火辣辣的侧脸有些为难,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子,她心里的苦向谁说去?

见蒋流苏不招,男人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不说是吧,好,你不说我是变-态狂吗,我今天就变-态给你看看!”

说着,男人抬手就伸向了蒋流苏的胸前,蒋流苏害怕极了,从包里摸出来的防狼剂狠狠地喷在了男人的眼睛上。

“啊……好疼,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什么!”忽然之间眼睛火烧一般的疼,男人实在忍不住跌坐在地上打滚。

蒋流苏害怕的后退一步,她担心男人再报复他,想都没想,直接拔腿就跑。

章氏集团,蒋流苏从出租车上下来,火急火燎的就冲进了公司顶楼。

今天的委屈不能白受,她倒是要问问那个男人到底是何居心,一定要给自己讨个说法!

很快,总裁办的门被她一脚踹开,入眼的就是男人一脸安然的坐在老板椅上上办公的情景。

“你怎么来了。”

男人一身黑色高档西装,五官英俊非常,棱唇紧抿,一双深邃的眼睛犹如千年深潭,波澜不惊。

“你怎么来了。”章瀚伦的语气中带着疑问。

看着章瀚伦不解的样子,蒋流苏心里冷哼,装,真会装!

她咬了咬唇,快步走了进来,气的将手上的包包狠狠地甩在了男人的笔记本跟前:“你说我怎么来了,你接应我的人呢,人呢!”

蒋流苏气的心肝肺都疼,这一年里,她为了这个男人办了多少事。

他是章氏的总裁,很多事情不便出面,为了公司,那些下三滥的事情都是她蒋流苏一个人摆平的。

手段是有些下三滥,但是蒋流苏也是有原则的,她算计的那些人都是些作恶多端的衣冠禽兽,虽说每次蒋流苏完成一次任务章瀚伦都会给她不少提成,但这么长时间,她都是用命在奋斗。

现在倒好,公司恢复正轨,这家伙就想借着别人的手卸磨杀驴了,想的美!

看着一身狼狈,火冒三丈的蒋流苏,男人眉头微皱声音低沉浑厚:“温柔模式。”

这女人的狂躁模式他很不喜欢,没大没小的,真是欠管教了。

蒋流苏不顾男人阴沉的脸色,啪的一拍桌子:“说,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是不用我了你直说,我走就是了,你至于做的这么绝吗!”

越说心里越来气,果然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看他人模狗样的。

面对蒋流苏大嗓门的怒吼,男人强忍着心中的怒意,他冷哼一声抬手松了松领带,声音冰冷几分:“再说一遍,温柔模式。”

什么模式个屁!

蒋流苏一把合上男人的电脑,看着他那张俊美至极的脸一字一句的开口:“我告诉你,我是人,不是机器人,我会流血,会难过!”

蒋流苏说着,心里越来越苦,没认识章瀚伦前,她只是一个演员,她受不了娱乐圈的潜规则,光着身子就从酒店里跑了出来。

是章瀚伦给了她尊重,给她披上了一件西装,让她免受非议,她感恩,所以心甘情愿的扮演一个机器人,任由他利用,摆弄,她的世界里都是他的喜怒哀乐。

可是她的辛苦和付出在章瀚伦眼里不过就是理所应当,他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子,她就是他的奴仆。

这三年,她蒋流苏受了多少委屈,她为了完成交代的任务,白天都是强颜欢笑,夜里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独自舔着伤疤。

他章瀚伦又不是她爸爸,他何德何能让自己付出一切?

“所以呢?”

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蒋流苏,章瀚伦脸色阴沉的厉害,这女人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一定是他太纵容她了。

蒋流苏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在此刻终于爆发:“所以,你不应该耍我!你让我去搅陈总的饭局,我去了,合作吹了,你的人为什么没有接应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独家小妻太嚣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