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流苏气的抄起一旁的抱枕就丢向了章瀚伦,却被章瀚伦一拳再打开了。“玩够了就回家去去上班。”章瀚伦依旧是一副命令的语气。“我不,我死也会回家去!”她再也没有会任凭这恶魔压“玩够了就回去上班。”章瀚伦依旧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蒋流苏气的抓起一旁的抱枕就丢向了章瀚伦,却被章瀚伦一拳打开了。

“玩够了就回去上班。”章瀚伦依旧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我不,我死也不会回去!”

她再也不会任由这恶魔压榨了!

“哼,别自讨苦吃,今天我来得早,要是来得晚你早就被人给睡了。”

“我愿意!”蒋流苏行沙发上坐起来,死鸭子嘴硬的开口。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章瀚伦,现在他装什么好人,她就不信离开他她就成了一无是处的废物了!

“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戏!”看着女人斗鸡一样,章瀚伦冷笑着说完,摔门而去。

看着那抹修长的身形消失在门口,蒋流苏趴在沙发上放声大哭。

蒋流苏双手握拳,她发誓她一定会找到工作,她一定不能让那个家伙瞧不起!

这一天,蒋流苏正坐在人民广场的椅子上啃着面包,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打开微信,是恶魔老板发过来的信息:“回来的时候给老子带杯咖啡,记住不要糖,不要咖啡豆。”

蒋流苏有些炸毛,想喝水就直说啊!再说了他怎么就肯定自己会回去?

蒋流苏直接打了:“等着吧。”三个字,然后就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既然章瀚伦给她下绊子让她找不到工作,那她也毫不客气的还他一招!

第二天一大早,蒋流苏就画了一个美美的淡妆,找多米借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去盛鼎国际应聘了。

盛鼎国际可是市里最大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职员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就连保洁阿姨都是大学毕业,像蒋流苏这样的小人物,给他们提鞋还差不多。

更重要的是,这家国际公司根本不招员工。

但是蒋流苏有办法做这家公司的总监助理,因为这家公司的总监是章瀚伦的未婚妻。

“喂,沈总监吗,我是章总的秘书蒋流苏,我有些关于章总的事情想和你谈一谈。”

蒋流苏安然的坐在盛鼎国际对面的咖啡馆给沈欣姌打了一个电话,沈欣姌一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说立刻就到。

果然,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一个气质非凡身穿米色职业装的女人推开了咖啡馆的玻璃门。

沈欣姌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锐利的目光落在蒋流苏的身上。

只是她有些疑惑,这女人是有些神似章瀚伦身边的蒋流苏,但是比蒋流苏好看十几倍。

沈欣姌有些不确定的停顿在原地,蒋流苏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你是蒋流苏?”沈欣姌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蒋流苏面前,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蒋流苏笑了笑拢了拢耳边的卷发点头红唇轻启:“沈总监请坐。”

沈欣姌看着面前妆容精致干净漂亮的蒋流苏眼里顿时闪过一抹敌意,这女人原来长的这么好看,不知道章瀚伦有没有对她动心呢?

“你找我什么事?”

“我辞职了,暂时找不到工作,想到您身边做助理。”

蒋流苏动作优雅的抬手将一旁的蓝山咖啡往沈欣姌面前推了推,话说的很直白。

沈欣姌看着蒋流苏白皙漂亮的手意味深长的一笑:“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盛鼎的员工哪一个不是资历深能力强的,你来做什么,我们公司可不缺倒咖啡的。”

蒋流苏听了有些为难:“可是.....”

沈欣姌有些不耐烦的打断蒋流苏的话“你不是说有关瀚伦的事情找我?”

“我和您说的就是章总的事情。”蒋流苏一脸的为难,声音也压低了几分。

“你的工作和瀚伦有什么关系?”

“章总对我性-骚扰,所以我才辞职的,可是我找不到工作,章总说我可以回去继续做他的秘书,只要满足他的需求.......”

蒋流苏说着就红了眼睛,她咬了咬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蒋流苏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在套路沈欣姌。

章瀚伦在沈欣姌心里的分量估计是和她的性命对等的,只要蒋流苏说章瀚伦对自己有意思,以沈欣姌的脾气一定会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这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蒋流苏留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的盯着。

这样蒋流苏不但找到了工作,还能用沈欣姌做护身符。

“你撒谎,一定是你勾-引瀚伦!”沈欣姌脸色很难看。

沈欣姌是相信蒋流苏的话的,但是却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要搁以前蒋流苏老土的妆容打扮章瀚伦肯定看不上,可是现在的蒋流苏不但漂亮,身材也好,章瀚伦看上她也不是不可能。

“沈小姐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之所以把一切告诉您就是不忍心看您受到伤害。”蒋流苏眨眨眼有意无意的挺了挺胸,继续往章瀚伦身上抹黑,谁叫他对自己下黑手的。

沈欣姌的目光在蒋流苏拼命挤出来的半裸的雪白酥胸前停顿了三秒,脸色顿时惨白,她那么爱章瀚伦,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着沈欣姌幽怨的目光,蒋流苏硬挤出两滴眼泪:“沈总监,如果我真的勾-引章总我就不会辞职,您应该相信我对您的诚意。不过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真的只能回到章总身边,答应他的条件......”

“你敢!”

情急之下,沈欣姌破口而出。

她声音太大,不少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蒋流苏神色中满是纠结:“我也不想,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就露宿街头了,章总答应我,只要我满足他他可以把我升为部门经理。”

沈欣姌一听,想也不想的道:“你可以到我的身边做助理。”

沈欣姌认为只要把蒋流苏留在身边,章瀚伦不会这么容易接近她,况且她也有机会慢慢收拾这个女人!

“当然好了,可是如果我在您身边做不好,还是可能被章总叫回去的。”

蒋流苏自然知道沈欣姌对自己的敌意,所以她也需要提点沈欣姌,如果沈欣姌针对自己,自己不顺心,那一样能回到章瀚伦身边。

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既然蒋流苏这样变相的警告,沈欣姌听了也不得不许下承诺:“放心,在我身边我会照顾你的,但是你也要保证,和我的未婚夫保持距离,如果你骗我,我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独家小妻太嚣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