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楼梯,蒋流苏拎着两个太笨重的行李箱提着包没走两步,身后突然间响了了车嗡鸣,一回过头玻璃窗劳斯莱斯幻影的车窗入目的是那张不可一世的俊脸。“去哪,我载你。”章瀚伦漠然的张口“去哪,我载你。”章瀚伦淡漠的开口,那语气像是施舍一个路人。。...

出了楼梯,蒋流苏拎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背着包没走两步,身后忽然响起了车鸣声,一回头透过迈巴赫的车窗入眼的就是那张不可一世的俊脸。

“去哪,我载你。”章瀚伦淡漠的开口,那语气像是施舍一个路人。

“不用,不需要!”蒋流苏最讨厌他的态度,被这恶魔老板压榨了这么久后,终于敢说不字,这种感觉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不识好歹!章瀚伦顿时火冒三丈,这女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还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

昨天的事这女人不但没有办好,还和他发火,他不过就吓唬吓唬她,谁知道她真的自残。

章瀚伦开始怀疑以前是不是对她太好了,这女人开始飘了。

地上都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两个行李箱有些不听话的来回晃动,忽然一声脆响,蒋流苏忽然感觉右手的行李箱分量轻了许多,一回头才发现行李箱没有扣好,里面的衣服散落一地。

蒋流苏气的不行,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一抬头就对上章瀚伦那副看好戏的眼神,他的目光落在蒋流苏地上的内衣上,然后又落在她的胸前,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加厚的,还以为你真那么大呢。”

蒋流苏气的脸色通红,她双手掐腰,正想破口大骂。

豪车里的男人露出一个黑暗笑容,脚踩油门,直接从她的衣服上碾了过去!

蒋流苏愣在原地三秒,在那辆迈巴赫消失在小区门口后仰天长啸:“你大爷的!”

出了小区,站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提着行李箱的蒋流苏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她迟疑了一下,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嗯……宝贝……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奇怪,蒋流苏愣了愣,才道:“我现在无家可归,能不能去你那暂住几天,等我找到房子我就搬走。”

听了蒋流苏的话,多米一脚踹开身上的男人:“好,你在哪,我去接你!”

“什么,你辞职了?”

半个小时后,多米提着蒋流苏的行李箱进门,听了蒋流苏的话,脸上满是震惊。

蒋流苏点头:“我想过人的生活。”

她在章瀚伦的眼里就不是个人,是机器!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现在的生活还不如你呢。”

多米是演艺圈的三线演员,演艺圈里的潜规则她早就见怪不怪了,不知有多少次被那些有特别爱好的导演和投资人在床上弄的死去活来,没办法,她吃的就是这碗饭,这是她的悲哀。

多米的话让蒋流苏有些低落,她有些后悔自己意气用事,她应该找好工作再辞职的。

“我有做秘书的经验,找工作应该不是问题,大公司去不了的话小公司也行。”

多米不想打击蒋流苏,她摸了摸蒋流苏清丽的脸蛋:“没关系,工作慢慢找,大不了我养你。”

蒋流苏嗤笑一声:“我可不用你养,你的钱还是留着养那些小白脸吧。”

这一天,章瀚伦在公司里发了很大的火气,看哪哪不顺眼,蒋流苏不在,他不但不能消气反而怒火攻心,嘴唇都开始起皮。

“你们能不能干,不能干滚蛋,老子不养你们这些吃闲饭的人!”

总裁办里,合同、文件和打印纸满天飞,几个高管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也不知道蒋秘书去哪了,以前只要有蒋流苏在,章瀚伦的火都是冲她一个人发的,今天他们是要倒大霉了。

此时的蒋流苏正在次卧整理东西,电话声忽然响起。

“江湖救急,章总火山爆发,蒋秘书你快来灭火!”

是部门经理陈珂的电话。

握着电话的蒋流苏难得会心一笑:“不好意思,陈经理,我已经辞职了。”

以前公司里的人都瞧不起蒋流苏,说蒋流苏没自尊,脸皮厚,现在看来蒋流苏才是公司里最重要的那一个。

第二天,蒋流苏就开始找工作,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跑遍了城里的大小公司,没有一个人用她,说她资历不够。

有一个好心人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暗地里悄悄问蒋流苏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蒋流苏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恶魔做的手脚!

蒋流苏有些不甘心,她不相信这个城市这么大,他章瀚伦还一手遮天了不成?

很快她又重新振作起来,早上的时候精心打扮了一番,继续寻找工作。

她这次应聘的是一家小公司,面试的时候是公司的老板亲自上阵。

老板姓何,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有些臃肿,头上已经开始秃顶。

“你这简历倒是不错,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上家公司辞职。”何总靠在椅子上,目光在蒋流苏的身上打量了许久。

蒋流苏顿了顿:“良禽择木而栖,我想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才辞职的。”

这话说的她有些心虚,这么小的公司,和章氏集团相比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分量,能有什么发展,她现在就想有一个容身之所。

何总听了很满意,眼睛转了转,算计了一番才开口:“好,今晚在燕都酒店,我把公司的员工都介绍给你认识。”

蒋流苏听了松了一口气,终于有公司可以用她,虽然是小了些,但是她可以慢慢来,等风头过了,章瀚伦忘了她,她再重新做打算。

晚上,蒋流苏如约到了燕都酒店,可是她等了很久,何总才到。

“何总,咱们公司的员工呢?”蒋流苏看着何总空空如也的身后疑惑的问。

“他们加班,我来也是一样,把公司的事情和你做个交代。”何总眼里闪过什么,看着蒋流苏笑着开口。

蒋流苏没有怀疑何总的话,两个人一边等菜一边闲聊了几句,何总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蒋流苏身上瞟。

“何总,一会还有别人来吗?”

蒋流苏看着满桌子的菜,有些疑惑。

“没有,就咱们两个。”何总的眼里闪过一抹暧昧的神色。

蒋流苏皱眉,感觉事情有些蹊跷:“那您点这么多的菜不是浪费?”

何总笑着起身,从蒋流苏的对面坐到蒋流苏的身边,并且向蒋流苏身边挪了挪椅子:“没关系,咱们慢慢吃,浪费怕什么,我有的是钱。”

蒋流苏不动声色的向一旁挪了挪,尴尬的笑了笑:“那何总,您把公司的情况和我说一下吧,我好有个了解。”

何总笑着,一只手就落在了蒋流苏的大腿上:“着什么急,咱们慢慢来,先吃饭。”

说着,何总的咸猪手开始往蒋流苏的大腿根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独家小妻太嚣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