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抹了一把口水,从地上出来。门外的敲敲门声越发大,浑浑噩噩的蒋流苏立马保持清醒。这个时间能来她家,并且有门铃不按明明敲敲门的人,仅有一个。她真的不想打开门,但是这样那家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浑浑噩噩的蒋流苏立刻清醒。。...

她抹了一把口水,从地上起来。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浑浑噩噩的蒋流苏立刻清醒。

这个时间能来她家,而且有门铃不按偏偏敲门的人,只有一个。

她真的不想开门,可是这样那家伙就会一直敲门,邻居会投诉她的。

蒋流苏叹了口气,开了灯,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开了门。

房门一打开,一个修长挺拔的人影就朝着自己倒了过来。

闻着章瀚伦身上刺鼻的酒气,蒋流苏眉头紧皱:“你是先喝酒后赛车还是先赛车后喝的酒?”

章瀚伦打了一个酒嗝,不清不楚的吐出两个字:“忘了。”

蒋流苏对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翻了个白眼,真是作死!

面对这位不速之客,蒋流苏没好气的问:“你来干什么?”

梦里她正翻身农奴把歌唱,还没高兴完就被这男人搅了,气死她了!

一想起两个人在公司刚发生的不愉快,蒋流苏真想把这家伙扫地出门!

听着蒋流苏不待见的语气,章瀚伦猛地离开蒋流苏的怀抱站直了身子,他捏着蒋流苏的肩膀一副质问的样子:“怎么,老子来你不欢迎?”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跟他用这种语气说话,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下属!

这男人下手不轻,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一定是他骗她的。

蒋流苏眉头紧皱忍着肩膀上的疼:“现在天还没亮,男女共处一室不好,我叫你助理接你回家。”

说完,她就伸手去章瀚伦的衣兜里拿电话。

章瀚伦忽然一把打开蒋流苏的手,话里透着醉:“你摸我干什么,老子是什么女人随便都能摸的吗?”

蒋流苏气的吐血,就他这变-态,她躲还来不及,还摸,她都怕脏了自己的手。

“我让小张接你回家休息,你也不能总呆在我这。”

章瀚伦一把推开蒋流苏,脚步踉跄的朝着卧室走去:“这也是老子的家,你敢把老子赶走?”

蒋流苏有些抓狂,还别说,这房子还真是章瀚伦买的。

当初她离开影视圈一无所有,章瀚伦就把这房子的钥匙甩给了她。

她现在辞了职,也不该住在这里了。

想到这,蒋流苏跟着章瀚伦进了卧室,抬眼就看见章瀚伦毫不客气的霸占了她的大床。

无奈之余,她决定最后一次服务这个恶魔,所以不情愿的给章瀚伦脱了鞋,然后盖上被子。

本以为这家伙已经睡着了,她转身刚要去沙发上睡,一只大手忽然将她扯到了床上,一具修长健硕的身体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去,你还真想老子死在那里?”

章瀚伦捏着蒋流苏的下巴,语气中满是质问。

这女人敢放他鸽子,真是胆肥了,幸亏有好友帮忙,不然他就糗大了!

他的灼热的鼻息喷洒在蒋流苏的脸上,蒋流苏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辞职了,不再是你的员工,您的事情和我无关。”

蒋流苏艰难的开口。

“老子同意了吗?”这女人竟然来真的,章瀚伦眯着眼睛,语气不善。

“我心意已决,无论你同不同意。”想起这三年在他身边受的委屈,蒋流苏红了眼眶,语气中带着坚定。

章瀚伦嗤笑一声:“怎么,辞职回去做演员,这次你怎么不怕被别人睡了?”

章瀚伦又开始了他的毒舌大法,让蒋流苏不知该如何是好,很直接的回道:“反正我就是不想在你手下工作。”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说完,章瀚伦忽然眼睛一闭,趴在蒋流苏的身上开始打呼噜。

蒋流苏艰难的将身上的人推开站起身。

看着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老板,她露出一个奸诈的笑,直接将被子蒙在他头上。

因为呼吸不流畅,章瀚伦哼了两声,蹬了蹬腿。

蒋流苏狠狠地捂着章瀚伦的头,数了三十秒,才把被子掀开。

如果杀人不犯法,她真想捂死他!

章瀚伦这么一折腾,蒋流苏睡意全无,所以用一只手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开始收拾东西。

她要搬家,从此以后和这个恶魔老板断了一切关系。

天色大亮,章瀚伦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翻箱倒柜噼里啪啦的声音,他看了看身边的环境才回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有酒后后遗症,头晕,恶心。

一侧头,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和一杯牛奶,这女人倒是细心。

“干什么呢?”

章瀚伦从卧室里出来,就看见蒋流苏在打包一切东西。

蒋流苏也没看章瀚伦一眼,淡淡的开口:“我已经辞职了,所以要搬家。”

章瀚伦眯着眼,忽然想起什么:“我睡觉的时候有一阵呼吸困难,是不是你对我下黑手了?”

蒋流苏顿了顿,然后淡定的看了章瀚伦一眼,用无辜的语气开口:“怎么可能,杀人可是犯法的,估计是您打呼噜的原因。”

谅这女人也不敢,章瀚伦一屁股坐在蒋流苏身边的沙发上:“这房子你可以先住着,如果你找不到工作可以再回去上班。”

“不必了,您放心,我死也不会再回去的。”

章瀚伦听了有些不可置信,这女人中邪了吧:“蒋流苏,我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有种,当初还真是小看你了。”

蒋流苏轻哼:“有压迫就有反抗,现在是和谐社会,我又没有卖身给你,凭什么都听你的。”

蒋流苏对上章瀚伦深邃的眼睛,这么久,她终于可以无忧无惧的和他对视。

看着蒋流苏那张清丽的脸蛋,章瀚伦有些失神,自从第一次见面之后,她都是活在浓妆艳抹的面具下,再见这张脸,恍如隔世。

看着她一副坚定的样子,章瀚伦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点头:“好,老子同意你辞职,我倒要看看你离开我能活多久,到时候不要跪下来求我收留你!”

“您放心,我就算露宿街头也不需要你的可怜!”蒋流苏说完,打开门,拎着行李箱就走。

看着蒋流苏的背影,章瀚伦气的额头青筋暴起:“作死的女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独家小妻太嚣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