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蒋流苏的话,章瀚伦从老板椅上站起身,一抬手重新整理了一下衣领,弯下腰靠近了蒋流苏望着她那张很难看之极的脸问着:“合作中你搅了?”“废话!”这也不是明知故问,蒋流苏没好气的张口章瀚伦忽然嗤笑一声:“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一个小时以前,陈总已经和盛安集团签署了合同,你在哪搅的饭局?”。...

听了蒋流苏的话,章瀚伦从老板椅上起身,抬手整理了一下衣领,弯腰靠近蒋流苏看着她那张难看之极的脸问道:“合作你搅了?”

“废话!”

这不是明知故问,蒋流苏没好气的开口。

章瀚伦忽然嗤笑一声:“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一个小时以前,陈总已经和盛安集团签署了合同,你在哪搅的饭局?”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员工,工作没完成,反而跟他发火,这女人这是活腻了!

蒋流苏一听,整个人僵在那里,这怎么可能,难道那个男人不是陈总?

怪不得包厢里的气氛那么浪漫,而且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燕都国际,268。”蒋流苏木讷的吐出这几个字。

章瀚伦听了一张俊脸冷的犹如千年寒冰:“上面写的地址是燕都国际身后的蓝鲸会馆!”

蒋流苏听了变了脸色,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上面的信息,脸色难看的跟吃了死苍蝇一样。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你到底有多没用才会范这样的简单错误,你和废物又什么区别?”章瀚伦神色冰冷,脸色难看至极。

蒋流苏顿时心里发堵,小时候奶奶就是一边打她一边骂她废物的,所以她对这个词很反感。

“如果我是废物,就不会替你办这么多的事情,如果我是废物,请问是谁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和吃喝拉撒的?”

看着蒋流苏一脸的激动和愤怒,章瀚伦的脸色更加阴沉:“真瞧得起你自己,看看你这副样子,就是躺在床上等着别人睡别人未必瞧得上你。”

章瀚伦这人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就是毒蛇,他要么不说,一说话就扎人心,打人脸,以前有多少人被章瀚伦骂的狗血淋头,要不是蒋流苏脸皮厚,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要是以前,蒋流苏就不和章瀚伦计较,偏偏今天,她本来就心里委屈。

“你好行了吧,那些女人瞧得起你!你要是一无所有,就你这副臭德行,每天赚的钱还未必比大街上要饭的人赚的多!”

蒋流苏也学着章瀚伦毒舌的样子开口。

章瀚伦气的脸色铁青,直接把蒋流苏丢在了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蒋流苏有些害怕,想要起身,却被章瀚伦死死的摁在桌面上。

“我就是想还原一下第一次见你的场景,我看看你到底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敢这样跟老子说话!”

说着,章瀚伦开始扒蒋流苏的衣服。

蒋流苏知道章瀚伦要做什么,所以拼命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上一次你能光着出酒店,这一次你就光着出公司,你不是很牛吗,我倒要看看你能厉害到哪里去!”

章瀚伦说着,动作更加粗鲁,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扒光,蒋流苏情急之下抬手就给了章瀚伦一个耳光。

章瀚伦今天碰了蒋流苏的逆鳞,那是她一辈子的伤疤,今天竟然被他硬生生揭开了,蒋流苏崩溃极了。

“你是找死!”章瀚伦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自己下手,气得他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女人生吞活剥。

蒋流苏惊恐至极,以最快的速度从办公桌上跳下来,迅速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章瀚伦的脸色比锅底还黑,蒋流苏缩着脖子站在一旁,整个人犹如受惊的小鹿,她是真害怕章瀚伦再兽.性大发。

五秒钟的沉默后,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蒋流苏紧咬下唇点头,拿着包就转身离开,在她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学着章瀚伦云淡风轻的语气开口:“我的辞职信明天会送到您的办公室。”

在她摔门而去的时候,她没有看见,章瀚伦的俊脸扭曲的可怕。。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蒋流苏,以前的她脸上总是挂着温柔讨好的笑,说话的语气都透着软弱,今天是抽哪门子的风?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以前这女人都是在他面前虚与委蛇。

这女人的演技真好,如果她没有离开演艺圈,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影后。

蒋流苏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住处的,这一路她都在回想曾经的心酸。

曾经的她在章瀚伦的眼里就是一个机器,只要他高兴,什么可爱模式,成熟模式,清纯模式等等,她都扮演过。

有时候,她感觉,跟在章瀚伦身边,比之前做演员都辛苦。

唯一一点,她不用去卖。

这么长的时间,在章瀚伦需要的种种模式下,她早就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本性,她受够了!

凌晨的时候,蒋流苏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浑浑噩噩中,她按了接听键。

“喂,章总秘书吗,你们章总赛车受伤了,他还赌输了钱,兄弟们也不让他走,你快过来解决一下!”

章瀚伦虽然有很多钱,但是从来不记得银行卡的密码,每当蒋流苏提起的时候,章瀚伦都会板着一张脸对她说:“那我还要你干什么。”

蒋流苏不但是章瀚伦的秘书,演员,而且还是他的管家和保姆,他的吃喝拉撒都需要她操劳。

一听章瀚伦出了事,蒋流苏猛地睁眼,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本能的开始了自己老妈子的工作:“好,你帮我照顾他,我马上就……”

马上就到还没说完,蒋流苏忽然想起她已经辞了职,不需要再为那个男人操心,然后又安心的躺了回去。

她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对着电话那头似笑非笑的开口:“对不起,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你们随便处置。”

从今以后,章瀚伦是死是活,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挂了电话,蒋流苏很快又陷入梦乡,睡梦中,她梦见章瀚伦的公司倒闭,被很多人追债,章瀚伦狼狈的跪在自己面前求她帮他,蒋流苏想也不想就把章瀚伦狠狠地揍了一顿,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这感觉真爽,大快人心!

“咚咚咚!”

睡梦中的她正笑得开怀,忽然响起刺耳的敲门声,蒋流苏一翻身,整个人从床上滚了下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独家小妻太嚣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