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在驶往南都市的火车上,火车的鸣笛声从梦中惊醒了熟睡中中的苏灿。苏灿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睡眼,扭过身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五年的监狱生涯让苏灿会觉得自己有点儿摆脱了现阶段的世界苏灿睁开朦胧的睡眼,转过身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呜呜呜!

在开往南都市的火车上,火车的鸣笛声惊醒了熟睡中的苏灿。

苏灿睁开朦胧的睡眼,转过身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三年的监狱生涯让苏灿觉得自己有点脱离了当前的世界。

但幸运的是,三年后,终于出来了。

“不知道妹妹现在怎么样?”

一想到脑海中甜美的笑脸,苏灿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请问,这里有人吗?”

当苏灿在沉思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苏灿抬起头,看到一个非常美丽性感的女人,深红色的头发,浓妆艳抹,红唇似火,容貌无比精致,给人一种风骚妩媚的感觉。

再加上黑色的镂空连衣裙,像牛奶一样的白皙皮肤,以及敞开的领口处鼓鼓的丰满,她立刻引起了火车上无数男人的注意。

看着他面前的女人,苏灿的眉头微微皱起,刺鼻的香水太浓了,他咳嗽了几声。

“想坐你就坐,没有人……”

苏灿低声说道。说完,他把头转向一边,看着窗外。

似乎对苏灿来说,窗外的风景比他面前的风骚女人更吸引他的目光。

“哼!臭男人不懂风情!”

那女人看到了苏灿的态度,立刻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在一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对于这个女人的话,苏灿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相反,在这个时候,苏灿更多地考虑是如何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风家在全国的势力是庞大的,这也是沈复山不敢直接动风家的原因。

如果逼得整个风家狗急跳墙,那可能会导致很多无法控制的严重后果。

毕竟,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势力都掌握在风家手中。

如何与风家取得联系?如何进入风家?如何调查是谁对自己整个小队做了伏击?

这是苏灿目前面临的三个最困难的问题!

心里想了很久,苏灿没有想到什么太好的办法。

正当他准备再次闭目养神,对面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引起了苏灿的注意。

本来,苏灿并没有太在意这个女人,但是当他看到这个浓妆艳抹、看似风骚无比的女人的坐姿时,他突然皱起了眉头。

坐姿非常端正,连座位下面的脚都整齐地并拢在一起。看到这一幕,苏灿心中有一种感觉。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风骚轻浮的女人!

想到这一点,苏灿立刻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打量起这个妖娆无比的女人。

当这个女人看到苏灿的盯着她时,她立刻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苏灿说:“啊!男人啊!一个一个的,都是大猪蹄子,表面上看起来很正经。谁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那十分软媚的声音在苏灿的耳边响起,只见那个女人竟然把她的身体移到了苏灿的面前,故意将半个身子伏在桌子上,胸口突然浮现出一抹白嫩。

“帅哥,看你这个样子,好像比我小几岁?”

看到女人的动作,苏灿不禁微微叹了口气。他原本想享受旅途的宁静,但现在似乎平静不下来了。

这么一想,苏灿顿时来了兴趣。

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在这个女人震惊的眼神中,抓起她的玉手,握在手里,轻轻柔搓了几下。

“哦?小姐姐,你真美!”

被苏灿突然握住了玉手,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厌恶,然后美目一转,接着便是咯咯娇笑。

“小弟弟,你这嘴巴好像抹了蜜一样,姐姐这小心肝!都快被融化了。”

听到女人的话,苏灿坏笑了一下。尽管这个女人刚刚掩饰得很好,但他早已察觉到她眼中的深深厌恶。

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掩饰!

从深深的厌恶中,苏灿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女人对男人绝对有着深深的怨恨,但此时她还是硬着头皮接受自己的轻浮。

这么一看,这女人一定有她不得不接近自己的原因。

苏灿心中冷笑一声,随后手掌微微用力,将女人柔嫩光滑的小手紧紧握在手中,而另一只手,则肆无忌惮的朝着女人的手臂伸去。

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的忍耐力有多强!

当被苏灿一只手握住手臂的瞬间,这个女人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慌乱,就连饱满的胸部也微微起伏。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传说中冷酷无情的男人,会有如此轻浮的一面!

这似乎与自己获得的信息不一致。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现在如果临阵退缩,如果苏灿察觉到了什么,她就没有把握能安全地脱离苏灿的控制。

“小弟弟,你看这么多人在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心急?”

那个女人又用温柔的声音说,她的手在苏灿的手里微微挣扎着,但是苏灿的手就像一把钳子,牢牢地握着她的手腕。

“小姐姐,你为什么反抗?你不是故意来找我的吗?”

听到女人的话,苏灿立刻笑了,只是此时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寒意。

苏灿的话让女人的脸一下子僵住了。然后只听得她声音有些紧张地说,“小弟弟,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市巅峰狂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