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童俊好像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与聂骞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二人又去酒吧喝了点酒,天色见暗才争相回去。这段期间叶锦城给聂骞打了好几次电话,一直到回家后,叶锦城和与聂骞交换了手机号码,二人又去酒吧喝了点酒,天色见暗才纷纷回家。。...

这个童俊似乎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与聂骞交换了手机号码,二人又去酒吧喝了点酒,天色见暗才纷纷回家。

这段期间叶锦城给聂骞打了好几次电话,直到回到家后,叶锦城和潘月娥这才终于放下心回房休息。

而此刻,整个客厅里只剩下叶晓婵和聂骞二人了。

场面有点尴尬,叶晓婵犹豫了半天,开始对聂骞道歉。

对于白天的态度,叶晓婵感觉到很愧疚,不过聂骞并不在意,也接受了叶晓婵的道歉。

“为表歉意,这个送给你!”

叶晓婵这时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聂骞。

聂骞微微一愣,打开盒子后,里面尽是各种蛋类食物。

原来,叶晓婵是在为丫头考虑伙食。

这时聂骞笑了出来,然后带着叶晓婵来到别墅外面,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将丫头放了出来。

叶晓婵一开始还是害怕丫头,但是经过聂骞的鼓舞,伸出手摸了摸丫头,这小家伙此刻温顺的很。

其实丫头也没有那么可怕嘛!和它熟悉起来,倒是有种别样的可爱呢!

完全适应了丫头的存在后,一人一蛇很快便玩在了一起,不亦乐乎。

而就在这时,一股野兽的强大气息传来,正在附近周旋。

聂骞这时眸子一眯,周围的磁场立刻躁动起来。

丫头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挺直了脑袋望向天际,然后急速爬向一边的高树,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见。

“丫头它?”

“没事,让它自己在外面玩一会!”

聂骞带着叶晓婵回到客厅,将要各自回房时,聂骞却突然叫住了她。

“晓婵,这是我父母留下的东西,我希望你能爱护它珍惜它!”

聂骞这时伸出手,而他的掌心,正是那枚月牙形状的璇宇石。

“你放心好了,我会把它当成传家宝一样的!”

叶晓婵半开玩笑说道,但是不知为何,聂骞总给她一种特别亲近的感觉。

接过璇宇石,二人纷纷回到各自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聂骞直接打开了窗户,随即便看向丫头刚刚爬上去的大树。

那股野兽气息聂骞太熟悉了,是原渊谷的猛兽,离谷三日之约已经到期,丫头去接它了。

这时,只见天上飞过来一道巨大的黑影,展开的翅膀有一米多长,最后滑翔到聂骞窗前收起翅膀,这才站稳。

这是一只来自原渊谷的雄鹰,也是聂骞的“小弟”,名为大鹏。

大鹏站在窗台前动都不敢动一下,直到丫头从它脖子上爬下来,这才敢动动脚,不过依旧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丫头,你是不是又欺负大鹏了?”

聂骞白了丫头一眼,随即摸了摸大鹏。

而丫头则是吐了吐信子,缓缓盘在了聂骞的胳膊上。

丫头血脉特殊,有着震慑群兽的气势,因此就算是天敌雄鹰,见了它也要臣服,否则绝对讨不了好。

“他来了吗?”

聂骞没有继续责怪丫头,而是淡然开口问了大鹏一句。

只见大鹏轻轻挥了挥翅膀,聂骞这才点点头。

“回去吧,你们替我守护好原渊谷!”

话毕,大鹏轻轻挥动了两下翅膀,随即展翅高飞,很快便消失在这夜空之中。

聂骞这时带着丫头出门,来到刚刚那隐蔽之处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猛然窜了出来,速度极快,仿佛一道闪电一般。

一瞬间便站在了聂骞身后。

此人一身黑袍,甚至连他的脸都看不清。

“九叔!”

黑袍男子这时突然低头单膝跪拜聂骞,语气里充斥着激动与莫名的兴奋。

“起来吧。”

聂骞淡然开口,于是缓缓转过身,看着黑袍男子。

“九叔,您终于正式出山了!”

“我们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天!”

黑袍男子此刻的语气十分激动,甚至只要看见聂骞,他体内的热血就会如潮水般涌动不息。

此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崇高,曾经一句话使全球陷入金融危机的男人正是他。

在任何人面前,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是面对各国领导者,都难以让他放低身姿。

可是此刻面对聂骞,他是发自内心的激动,更是对聂骞卑躬屈膝尊敬有加。

因为聂骞可是他的九叔!

眼前这位在原渊谷长大的男人,在他眼里可谓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恩!”

听闻黑袍男子的话,聂骞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

而面对聂骞不以为然的姿态,黑袍男子没有一丝不满。

“我找你来,是想让你传达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来找我,包括我师兄他们。”

“需要你们出面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们。”

“现在时机未到,避免打草惊蛇,所有人都给我老老实实待着。”

聂骞说着,随即将怀里的一个文件袋递给黑袍男子。

“这里面是我的资料,你拿给他们,以免在未来认不出我,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是,九叔!”

黑袍男子说着,于是小心翼翼的接过资料,视如珍宝!

“九叔,我听说北都赵家招惹了您,要不要今晚灭了赵家?”

听着黑袍男子阴狠的话,聂骞微微摇了摇头。

“一群无关紧要的蝼蚁,不必理会。”

“我这边有什么情况会自己处理,你们是我暗处的力量,明处的力量,我自己想办法。”

“明白了九叔!”

黑袍男子郑重的点了点头,语气尊敬到极致,随即掏出一个奢侈品男士钱包递给聂骞。

这个钱包是顶级品牌限量版,全球只发售五个,材质先不说多好,光是上面的钻石就镶嵌着数百颗,而最中间的位置还镶有六枚罕见的极品玉石,背面镶嵌着月球土壤和钻石相结合的名牌手表。

光是这一个钱包,全球售价都要两千多万。

而此刻,却被黑袍男子用来随意装着一些假证件和资料。

“九叔,这里面是各种证件以及假资料,您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聂骞点点头,接过黑袍男子双手奉上的钱包,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随意的朝自己窗户那边一甩,像是丢一个废纸团一样丢进了房间。

“你可以回去了。”

“是,九叔!”

黑袍男子再次单膝跪拜,随后起身迅速消失在夜幕当中。

回到房间后,丫头跑到一边玩耍,而聂骞则思绪不在这里。

此次离开原渊谷,聂骞背负使命出山。

一来是寻找父母和妹妹,揪出背后迫害自己家族的人。

而二来,他还要为师傅洗清冤屈。

师傅当年被人陷害险些丧命,还因此被逐出师门,这一直以来都是师傅的心病,可是直到他仙逝,这件事也没有解决,成为了一生的遗憾。

所以师兄们和晚辈们是自己的后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能暴露。

否则计划失败事小,更危险的,是很有可能会危及到师兄们和晚辈们的生命。

第二天,聂骞无所事事的跟着叶晓婵去公司转悠,叶晓婵有一家自己的小公司,不过也算做的风生水起,效益非常可观。

就在叶晓婵给聂骞介绍自己公司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什么?怎么会出车祸呢?在哪家医院?好,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叶晓婵的脸色很不好,随即看向聂骞。

“我闺蜜出车祸住院了,我得过去一趟,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叶晓婵脸颊有些微红的看着聂骞,其实她的主观意识,就是在邀请聂骞陪自己一同前往。

只不过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而已。

“走吧,我学过医术,说不定能帮上忙呢。”

聂骞和叶晓婵很快便来到医院,病房里躺着一名长相漂亮的女孩,此刻见到叶晓婵进来,立刻委屈的哭了出来。

这个女孩就是叶晓婵的闺蜜,叫马肖君。

“没事了没事了,哎呦你看你,早就告诉你开车不要玩手机,你看这下玩大了吧!”

“我都这样了你还怪我,晓婵,我不跟你好了!”

听着叶晓婵的责备,马肖君撅起嘴就流下委屈的泪水。

“我腿这个地方可疼了!”

叶晓婵无奈的叹口气,这个闺蜜真是够了,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而聂骞此刻动用了磁场去检测马肖君的腿,发现除了有些淤血以外,并没有伤到骨头。

“淤血的地方,可以清除。”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聂骞终于说话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市凌天杀神”,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