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间,北都市中心一座超豪华的庄园内,一双中年人男女坐在沙发上一脸阴郁。而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女孩,看出来年纪并不大,大约三十三四岁左右,与聂骞年龄相差不大。“爸妈,这婚约是而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二十四五岁左右,与聂骞年龄相仿。。...

晚间,北都市中心一座豪华的庄园内,一双中年男女坐在沙发上一脸忧郁。

而他们的对面坐着一个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大概二十四五岁左右,与聂骞年龄相仿。

“爸妈,这婚约是你们私自定的,凭什么我还没出生就被注定了终身大事啊?我不同意,我才不要嫁给一个陌生人。”

女孩叫叶晓婵,长相漂亮,皮肤白皙,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可是此刻却皱着眉头和父母对峙,语气听起来有些像撒娇,但却丝毫动摇不了她的决心。

“晓婵,聂家对我们有恩,如果没有聂家,就没有我们家的今天。”

“我们不能忘恩负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说话的中年男子是叶晓婵的父亲,北都市最大的企业家,也是北都市的首富,名为叶锦城,而身边的中年妇女是他的妻子潘月娥。

“当年指腹为婚,是我们两家商量好定下来的,如果聂家一直没有回来也就罢了,但是回来了,我们就要履行这个婚约。”

潘月娥这时也安慰着叶晓婵。

“这些都没关系,我可以给他钱啊,何况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指腹为婚那一套?”

“反正我不嫁!”

叶晓婵嘟起嘴吧抗拒着,其实叶锦城和潘月娥也很为难。

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聂家不辞而别这件事,始终让他们夫妇二人觉得不舒服。

“明天你去找一下那孩子吧,把婚约带上,至于结果如何,你们自己选择!”

“晓婵,你从小就懂事,希望你能体谅一次老爸,以后你做什么老爸都会支持你,绝不阻拦。”

“所以这一次,你就当做是为了实现老爸对老友的承诺,帮老爸一次吧!”

叶锦城说完,便和潘月娥一起走上二楼的卧室。

而叶晓婵看着桌子上的一纸婚约,一脸愁眉,随即拿出手机便去和闺蜜诉苦。

第二天一早,聂骞带着丫头去爬山,他走遍每一条父母走过的路,踏过每一寸父母曾踏过的土地,这是一种怀念。

而且,父母都是特别谨慎之人,或许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以此充当线索。

可是走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最后聂骞只好先行回到家里。

可刚刚走进家们,聂骞就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豪车,旁边还站着一位少女。

见到聂骞走进来,叶晓婵微微一愣。

他就是聂家和自己有婚约的男人?

穿着看起来土得掉渣,形象完全不修边幅。

想必这些年聂家过的并不好,经济上也许很是紧张,否则这个人怎么会如此随意?

说难听点,这简直就是邋遢!

聂骞给叶晓婵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于是叶晓婵这时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神色之中有些冰冷。

“我叫叶晓婵,你就是聂叔叔的儿子吧?”

面对家里的意外来客,聂骞突然一愣。

这个女生看起来好没礼貌,不过聂骞也并不在意,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叫聂骞!”

短短四个字,却令叶晓婵也是一愣!

这个家伙什么态度?

她叶晓婵乃是天之骄女,更是北都市的首富之女!

以往男人们见了她都走不动道,喜欢她的男生都能排到长城外边去!

可是这个聂骞呢?

他除了长相还可以外,还有什么优势啊?

竟然对自己这般冷淡,怎么感觉好像是他瞧不上自己的样子?

就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娶她叶晓婵啊?

不过这一点也正如叶晓婵所意,她此刻冰冷着一张脸,直接开口说道。

“废话不多说,我这次来,是为了我和你之间的婚约。”

叶晓婵一句话出口,聂骞顿时一愣,随即脑子飞速的运转,立刻便想到了师兄们提供的一些信息。

当初父母还在这个村子的时候,确实是和一叶姓人家有过婚约。

难道这个叫叶晓婵的女孩,就是叶家的闺女?

“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二人素未谋面,而且现在是新世纪,这样俗套的指腹为婚情节,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我们都接受过良好的新思想教育,并且现在直接要你娶我,估计你也不会愿意!”

“所以我决定...”

说到这里,叶晓婵突然沉默了一下。

“我决定,不如我给你五百万,从此以后,我们的婚约就此作废,你觉得如何?”

叶晓婵说着,随即抬起头看向聂骞。

而聂骞微微一愣,感觉这个故事情节发展的也太突然了!

结果聂骞的表情看在叶晓婵眼里,却以为他是默认了。

于是从兜子里掏出一张支票,写好了五百万之后,将支票以及一纸婚约直接豪爽的递给了聂骞。

五百万对于叶晓婵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如果对于普通人聂骞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笔巨款!

聂骞这时伸手接过婚约与支票,而叶晓婵开始试探性的问道。

“你这是同意了?”

“恩,我同意!”

听闻聂骞的回复,叶晓婵也松了一口气。

而聂骞看着婚约上有父母字迹的时候,顿时便露出了微笑。

于是抬起手轻轻抚摸父母的名字,如同爱抚着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而这一幕看在叶晓婵的眼里,却以为聂骞不过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瞧瞧他此刻笑的多开心,叶晓婵真的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这才不过是五百万而已,却直接让她看透了一个人的心!

没想到聂叔叔曾经那般伟大,结果他的儿子却是这样的品行。

唉!为聂叔叔感到悲哀啊!

想到这里,叶晓婵便恢复了面若冰霜。

从这一刻开始,她叶晓婵和聂骞,将再无瓜葛!

“嘶...”

就在这时,叶晓婵满脸震惊的看着聂骞手里的动作,她根本意想不到,此刻聂骞竟然面无表情的直接将五百万支票给撕碎!

仿佛他手中撕掉的并非五百万,而是如同撕毁一张废纸一般!

此刻叶晓婵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运作。

“你...”

叶晓婵目瞪口呆的看着聂骞,震惊,慌乱,一阵阵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现在是很穷,但还不至于要谁来施舍我。”

聂骞冷漠的说着,随即甩手一扬,只见那五百万的支票碎屑如同雪花一般在空中飞舞。

于是聂骞又将手中的婚约撕成两半,将有父母名字的一半婚约留在手里,而另一半,则递给了叶晓婵。

“这件事到此结束,我们各自安好!”

叶晓婵麻木的接过婚约,还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冷傲,清高!

叶晓婵此刻有些迷茫的看着聂骞!

突然觉得这个人此刻无比伟岸!

顿时,一股羞愧之意涌上心头!

聂家乃是叶家的恩人,而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不是在侮辱聂家吗?

原本以为聂骞接受了自己的支票,可是到头来呢?

人家根本就没把这笔钱当回事,他想要的,不过就是有父母名字的那一半婚约罢了!

而自己的那五百万支票,在人家的眼里连一张废纸都不如!

叶晓婵此时紧紧握住废掉的婚约,脸色羞愧的通红,情不自禁的咬着嘴唇,此刻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压抑。

尤其是看见地上那支票的碎屑,更是令她无地自容。

“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我父母想见见你,也想知道聂叔叔现在的情况。”

“我们之间虽然断了,但是他们老一辈念旧,他们的关系不能断!”

叶晓婵此刻有些六神无主,好不容易缓过点神,于是要来了聂骞的联系方式。

聂骞倒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没在意叶晓婵对自己的态度,于是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叶晓婵这才离开。

聂骞回到屋内便将半份婚约放在一边。

可就在这时,他的余光瞄到了婚约上的字迹和手印,猛然间发现了不对劲。

这婚约上,竟然暗藏玄机!

聂骞拿起婚约仔细观看,发现在父母名字还有手印的交合处,竟然有一行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小字!

字体和自己在原渊谷山洞中所学的一套古籍字体相似,一共八个字,但聂骞却只认识前面四个。

“难道,还有原渊谷山洞古籍中没有记载过的文字?”

“金蝉脱壳...”

前面的四个字翻译成现代文字,便是金蝉脱壳的意思。

父母留下这些信息,究竟有何隐喻?

聂骞微微蹙眉,于是拿出手机打给了叶晓婵,想要看一看她手中的那份婚约,是否也藏有秘密。

叶晓婵虽然心中有疑虑,但也没多问。

很快叶晓婵便再次来到聂家,聂骞接过那半份婚约,仔细的看了起来。

不过结果令人失望,这一半婚约上并没有留下可疑的痕迹。

聂骞蹙起眉头,叶晓婵看着这一幕倒是有些发懵,不知道聂骞究竟在看什么,怎么就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正在想着,突然听到一丝声响,动静不算大,但也能够引起近距离的叶晓婵注意。

叶晓婵扭过头看过去,正巧与刚刚爬出来的丫头对视上。

此刻一人一蛇纷纷一愣,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叶晓婵的瞳孔逐渐放大,恐惧浮上心头。

而丫头则是微微侧头,一脸呆萌,仿佛它也没有想到会在其他人类面前暴露。

“啊...有蛇!”

叶晓婵尖叫一声!

这时她双腿发软,突然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

而她此刻伸手指着聂骞的背包,脸色苍白,脊背发冷,吓得浑身炸起了毛,满脸恐惧!

丫头似乎也知道自己给聂骞带来麻烦闯了祸,急忙又钻回聂骞的背包里。

聂骞顾不得丫头,上前扶起叶晓婵,而就在叶晓婵起身的那一刻,一块月牙形状的石头从叶晓婵的身上掉了下来。

聂骞立刻被这块月牙形石头吸引住,顿时心中无比震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璇宇石???

“别怕,丫头不会伤害你的!”

“丫...丫头?”

“它叫丫头,是我养的宠物!”

聂骞解释着,叶晓婵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但此刻也渐渐缓过神来。

聂骞捡起月牙石,仔细查看起来。

黝黑的表面泛着流水般的光泽,顿时一股暖流便顺着掌心传到体内。

没错了,这正是璇宇石之一!

这种感觉和古籍上记载的一样,有磁场共鸣的效果。

璇宇石共有五块,并且每一块里面都蕴含强大的磁场,而根据眼前这一块的反应,想必应该是火属性的璇宇石。

聂骞惊讶的问这块石头从何而来,而叶晓婵的回答,却道出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块璇宇石,竟然是父母送给叶家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都市凌天杀神”,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