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针锋

内堂里。永安侯铁青着脸,风雨欲来的怒焰在眼中汇集。内宅总管们恨严禁将自己缩成鹌鹑。“都滚回去!”永安侯一声不耐地怒喝,对总管们来说无异于于仙乐。众人暗自松了一口气,麻溜地“滚”了回去。“往昔里表小姐性情最是柔亮,也最听侯爷和夫人的话。今儿个个这是怎永安侯阴沉着脸,风雨欲来的怒焰在眼中汇聚。。...

一品容华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容华》在线阅读

内堂里。

永安侯阴沉着脸,风雨欲来的怒焰在眼中汇聚。

内宅管事们恨不得将自己缩成鹌鹑。

“都滚出去!”永安侯一声不耐地怒喝,对管事们来说不啻于仙乐。众人暗暗松口气,麻溜地“滚”了出去。

“往日里表小姐性情最是柔顺,也最听侯爷和夫人的话。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可不是么?夫人憋了一肚子火气,侯爷更是气得够呛。”

“依我看,今日是别想消停了。程家都来人了,也不知侯爷放不放表小姐回去。”

“表小姐到底姓程,回程家也是理所应当。”

“话可不是这么说。侯爷这般盛怒,可不像是要放表小姐回程家的意思……”

低声窃语的管事们,彼此使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各自住口不提。

有些事,看在眼里,却不能说破。

譬如,侯爷和夫人对表小姐好的不同寻常。衣食用度甚至越过了嫡出的五小姐。

再譬如,宫中皇后娘娘的赏赐,大半都搬去了畅春院。

再再譬如,表小姐自小在侯府长大,平日里除了研读各类医书,几乎从未出过侯府见过外人。倒像是被变相地困在内宅里……

表小姐张口说要回程家,夫人面色难看,侯爷满面怒气。这其中的缘故,实在费人疑猜啊!

永安侯满面愠怒地坐在内堂里。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愈发阴冷。

脚步声传进耳中,永安侯呼出一口浊气。在赵氏一行人进来的时候,竟笑着起身相迎。之前的愤怒阴冷瞬间不见了踪影。

赵氏松开程锦容的手,领着一双儿女上前。

见完礼后,赵氏便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意:“……锦容在裴家寄住多年,多谢侯爷和夫人细心照拂。如今锦容及笄将至,也该回程家举行及笄礼了。我今日来,就是要带锦容回去。”

永安侯目光一闪,淡淡道:“程夫人,锦容在裴家住了十余年。我这个嫡亲的舅舅抚养照料她长大成人,莫非连为她操持及笄礼的资格都没有?”

属于上位者的无形威压,犹如实质,压得喘不过气来。

京城皇亲多如狗,勋贵满地走。

丈夫程方只是一个从五品的医官,赵氏平日往来的也多是中低等的官员家眷。正面对上位高权重寒意凛然的永安侯,需要极大的勇气。

程锦容眉头微动,正欲上前。

赵氏动作快了一步,有意无意地将程锦容挡在身后:“永安侯府是京城顶尖勋贵侯门,侯爷执掌神策军,位高权重,所到之处,无人不敬让三分。我们程家对侯爷素来敬重。今日,我斗胆在侯爷面前说上几句。”

“锦容是程家女儿,回程家举行及笄礼,是理所应当之事。敢问侯爷,为何恼怒不快?”

“我这个嫡亲的大伯母没资格为锦容操办及笄礼不成?”

“锦容愿留在裴家,我无话可说。可现在,锦容自己想回程家,侯爷不肯放人,又是何故?”

“侯爷欲强留锦容在裴家,到底是因心中不舍,还是另有原因?”

……

赵氏个头中等,比起窈窕的程锦容还要矮一些。

此时,她坚定地站在程锦容身前,就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话语温和有力,竟是半分不惧永安侯威势!

程锦容眼眶一热,鼻间满是酸意。

这世上,有哄骗利用她的虚伪无耻之徒,更有真心疼她爱她之人。

永安侯被这一连串有力的诘问噎住了,面色难看起来。

永安侯夫人神色同样难看,冷冷道:“程夫人咄咄~逼~人,好大的威风!我们侯府未曾仗势欺人,倒是被人欺负进家门来了。”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没什么客气的了。今日不妨将话挑明,锦容得继续留在裴家……”

永安侯忽地张口:“想回就回去吧!”

永安侯夫人:“……”

永安侯夫人震惊不已地看向永安侯。

片刻前面色不愉的永安侯,叹了口气,看着程锦容说道:“锦容,舅舅舍不得你,这才不愿你回去。不过,你既是一心想回程家,舅舅也不拦着你了。”

“不管到了何时,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以后什么时候想回来,打发人送个信来,舅舅亲自去接你。”

说到动情处,堂堂永安侯竟隐隐红了眼眶!

众人:“……”

这是何等伪善的脸孔!又是何等精湛的演技!

永安侯夫人神色微妙,赵氏蓦然生出自己言语尖锐刺人的羞愧,裴绣嫉恨得红了眼睛!

程锦容心中冷笑连连,面上露出感动,声音略略哽咽:“舅舅一片拳拳心意,锦容受之有愧。以后我得了空闲,一定常来探望舅舅。”

演技之佳,毫不逊色永安侯!

至此,内堂里的气氛已全然缓和。

永安侯夫人也反应过来。

程锦容坚持要回程家,程夫人执意要带走程锦容。他们没有正大光明的理由阻拦!争执下去,便会争锋相对,彻底撕破脸……

这么多年都哄骗过来了,不能在此时功亏一篑!

永安侯夫人颇为配合地露出不舍的神色,唏嘘道:“罢了!锦容实在想回,我这个做舅母的,也不便拦着了。我这就命人备马车。”

程锦容一脸感动:“多谢舅母美意,不过,不必大动干戈了。我随大伯母坐程家的马车回去便是。衣物行李之类,紫苏自会领着人收拾,带去程家。”

忍!

再气也得忍!

永安侯夫人在袖中的右手用力握了握,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挤出笑容:“也好。”

事情比赵氏想象中顺利得多。

赵氏见永安侯夫妇都松了口,心头一块巨石落了地。忙趁热打铁:“既是如此,我们也不多耽搁了。锦容,你这就随我回去。”

程锦容心头一热,嗯了一声。

永安侯和永安侯夫人对视一眼,目中俱闪过寒意。

到底不是亲生的,怎么养也养不熟。翅膀还没硬,就要飞回程家去……

便是飞,又能飞多久?

及笄一过,便能定下亲事。过个一年半载,程锦容嫁到裴家,还不是被他们夫妻牢牢攥在手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一品容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