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奕姝到了镇上,专找馒头店。从原主的记忆中明白这地方的人特信佛教,初一十五都要拜拜啦,年末年中要拜的更多,馒头包子发糕这些的需求量很大。容奕姝有美食系统,自然而然想赚一波快钱。“奕姝,你真会做馒头包子?”回去的路上,容建民再度用产生怀疑的口吻问女儿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地方的人特信佛,初一十五都要拜拜,年底年初要拜的更多,馒头包子发糕这些的需求量很大。。...

……

容奕姝到了镇上,专找馒头店。

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地方的人特信佛,初一十五都要拜拜,年底年初要拜的更多,馒头包子发糕这些的需求量很大。

容奕姝有美食系统,自然想赚一波快钱。

“奕姝,你真会做馒头包子?”

回家的路上,容建民再次用怀疑的口吻问女儿。

容奕姝笑道:“当然是真的,面粉蒸笼都买了。刚才会去买馒头包子是想知道价格和口味。”

她没有忽略容建民吃包子时心疼钱,也舍不得吃,想留给两个儿子吃。

如此疼爱子女的爹,爱了。

冬天夜里冷得让人直想呆在被窝里,容建民一家却围在后落的小天井边,吃着热呼呼的菜包子。

容奕姝正惊讶看着被她咬一口的菜包子。

好吃,比她以前做的买的任何包子都好吃。

纯天然的面粉青菜配上从系统那里买来上好酵母,鸡精等配料,做出来的包子好吃又香。

“姐,真好吃,太香了。”小弟容奕富开心的说。

容奕姝收回思绪,顺着声音望去,视线对上一张笑得开心黝黑的脸,瘦瘦小小的身板,营养不良。

容奕姝对两个弟弟的了解很少,两人学习一般,可容建民夫妇还是勒紧裤腰带让他们继续读书。

大弟容奕旺过了年十四岁,读初三。

小弟容奕富过了年十二岁,读小学五年级。

书中只提了一两次,都是一笔带过,原主给的信息中也只是两张面孔。

容奕姝笑道:“好吃就多吃一个。”

容奕富开心伸出瘦瘦的小手,快碰到包子时,手又收回去。

“不行,哥还没回来,娘说留着他明天带到学校吃。”

“……”

容奕姝张了张口。

正想说明天还学校的包子明早做,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

都是关于吃的,黄桂花让原主少吃点,要留给两个弟弟。

容奕姝迷茫。

黄桂花显然不是重男轻女,难不成偏爱大儿子?

容奕姝迫切想知道,脱口问:“奕旺怎么还没回来?”

“娘,拿回来喽。”

一道男孩子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容奕富开心的说:“哥回来啦。”

容奕姝朝着入口处看去,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出现,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他挥着手中的袋子,兴奋朝他们跑过来,接着站在容奕姝的身边。

“姐,你回来,快,快看,这是娘让镇上裁缝给你做的外套,可好看。”容奕旺着说。

他嗅了嗅鼻,“真香!”

“姐做的包子,当然香,哥,快吃。”

容奕富拿起一个递过来,视线从未离开过包子。

容奕姝看着放在她手上的袋子,愣呆了,上午黄桂花找她要钱做新衣服的话犹如在耳。

她猛地转头,看向黄桂花,脸腾地红了起来,眼睛湿润。

“奕姝,别愣着,赶紧穿上试试。”

黄桂花催促并伸手帮着把袋子里的外套拿出来,连连说好看。

不是棉袄,而是土黄色的西装上衣。

容奕姝打心底发出一个字,丑。

“姐,赶紧试试。娘说女孩子要漂亮,把攒的钱都给你做这衣了。”

容奕旺嘴含食物,边吃边说,使得他有些口齿不清。

容奕姝还是听明白,突然感觉到甜滋滋的爱浸入她的全身,心里流淌着幸福的源泉。

她扑向黄桂花紧紧搂抱着。

这一刻,她明白原主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她不会再孤独。

外套穿在容奕姝的身上不怎么合身,显然大了点而且土黄色真的很丑。

“怎么样?好看吧!”

容奕姝开心地转了个圈,像幸福的蝴蝶在天井里翩翩起舞。

不好看。

“奕姝,那个……”

黄桂花支吾着,想说又不知怎么开口。

容建民接下话,“好看,来,都来吃包子。”

其实,盆里哪还有包子。

容奕旺两兄弟禁不住诱惑,一口气全都吃完。

入夜,容奕姝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不是认床也不是担心明天能不能赚到钱。

她是高兴得睡不着,原主一家对她浓浓的爱是她从来不敢想的。

这么有爱的家,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幸福快乐。

过往不恋,不负当下。

凌晨三点多,容奕姝起来做馒头包子。

不只有单色的馒头包子,还有红糖,蔬菜双色,三色的。

卖相非常好,昨天又去踩点,摸底,不到一个小时,五十来个馒头包子全都卖完了,还有三家预订。

预算了下至少要二十斤面粉,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容奕姝相信自己是做不到,自然是叫辆车。

等了半个小时,容奕姝发现自己高估了这年代,根本没有拉客的车。

确切的说有车的人少之又少,而且都是有钱人,谁会拉客。

容奕姝想退一些面粉等下午送货再买回去,店主不同意。

她气坏了。

“叮叮”

一阵清脆自行车车铃声从远处传来,给快绝望的容奕姝带来一丝希望。

她立即抬头顺声望去,隔得远,但她还是觉得有一点眼熟,激动得跑到路中间拦车。

“范项阳,真的是你,太好了!”容奕姝成功拦下车,兴奋的说。

范项阳刚才也看到容奕姝并减慢车速,不然以她突然冲出来,准撞上。

“你……”

范项阳刚开口,容奕姝打断。

“范项阳,你是不是回家?带我。”

说完,她赶紧去拿放在路边装着面粉的箩筐。

太重了,加上着急,容奕姝一下子没提起来。

范项阳赶紧把车停好,帮忙拿起箩筐放在他的自行车后座。

车子没办法再带人,范项阳推着车陪容奕姝一起走。

一路上,容奕姝告诉他,今天做生意的事,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范项阳几次欲言又止。

“范项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缺钱?”

容奕姝知道范项阳家境不好,而她刚从范志仁那里要回五块多元,借点应急是有可能。

“不是。”

“不是借钱,还有什么开不了口的,难不成向我求婚?”

容奕姝对这男人的印象不错,才敢开这样的玩笑。

范项阳吓了一大跳,瞬间脱口而出,“志仁明天结婚。”

容奕姝微愣,马上恢复,“预料中的事。”

范项阳以为她会哭,会骂范志仁,毕竟等了四年,结果一副没事的样子。

“容奕姝,想哭就哭,别憋在心里。”

“干嘛要哭,我高兴。”明天还会去祝贺。

最后一句容奕姝没说,是怕范项阳会告诉范家人,提防她,甚至不让她去婚礼现场。

范项阳质疑地看着她。

四年的感情,说放就话,他一点都不相信。

容奕姝感觉出对方的不相信,露出一个浅笑。

“一辈子很短,已经浪费四年,不会再委屈自己,更不会为渣男掉一滴眼泪。”

范项阳着实一怔。

容奕姝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坚强,坚强到让人心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农家俏厨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