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志仁,你说也不是骗财骗色,你我都已到婚嫁之龄,你立刻娶我。”“不可能会!”范志仁和林美娇异口同声的说。容奕姝眼眸紧缩,盯着他们。按书中所写范志仁跟原主悔婚的第四天和林美娇结婚,立刻怀孕了,孩子出生于时才八个月,还说是原主害得早产。现在的的确也不是那样。“不可能!”范志仁和林美娇异口同声的说。。...

“范志仁,你说不是骗婚,你我都已到婚嫁之龄,你马上娶我。”

“不可能!”范志仁和林美娇异口同声的说。

容奕姝眼眸紧缩,盯着他们。

按书中所写范志仁跟原主退婚的第三天和林美娇结婚,马上怀孕,孩子出生时才八个月,还说是原主害得早产。

现在看来不是那样。

容奕姝冰冷的目光蓦地落在林美娇的小腹上。

林美娇身子猛地一缩,面露惊慌,迅速覆在肚子上的手颤抖着。

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白两。

容奕姝更肯定林美娇怀孕。

“不娶,退还嫁妆,四年费用和补偿青春损失费。”

说话的是范项阳。

这是容奕姝听到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好,这话说得好,就该这样。”

一些村民连叫好。

范志仁急坏了,他顾不得形象,破口大骂。

“范项阳,亏你还是姓范,是我叔,胳膊往外拐。你是穷疯了娶不到媳妇,看上容奕姝,急着替她出头。”

“为正义发声。”范项阳说话铿锵有力,“村长,我们村绝对不能有这种斯文败类,传出去,以后还有哪家姑娘敢嫁到我们村。”

最后一句话让村民们很是担心。

现场像炸了锅的粥,乱成一团。

特别是那些家里有男孩子的村民都担心以后会娶不到儿媳妇,他们大声叫嚷,“不娶就退嫁妆和补偿。”

“不退,就不退。”

范志仁像个耍泼的孩子,就是不松口。

只要他不松口,再让他爹娘和林美娇出面周旋一番,容奕姝就拿他们没辙。

“不退就娶我,后天是好日子。”

容奕姝态度坚决,连日子都看好,是没有商量余地。

村民们不敢做声。

是范志仁理亏,容奕姝的要求没有错,不娶就该退还嫁妆及给姑娘的补偿。

容奕姝不像以往好说话,一点都不妥协,村民逼压。村长调解,范志仁必须付还给容奕姝嫁妆和四年的损失共三十元。

范家说马上过年,要花钱地方多,一时还不了,写欠条。

容奕姝坚持让他们先付一部分,如果不给就会拿欠条找范永中。

范永中是范志仁的大伯,村首富,为人不错,护短,但不允许有人败坏他们范家名声。

范志仁吓得心惊肉跳,赶紧把林美娇身上带的五元两角全都给容奕姝,剩下的保证在半年内付清。

容奕姝满意收下钱和欠条,并跟大家道谢。

范项阳看着蹦跳离开的容奕姝,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不易觉察满意的笑。

他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因祸得福,手触碰到患者伤处就能知道伤势如何,该用什么药。

知道他有这本事的人少之又少,除了他的领导外再没人知道包括他的爹娘。

林美娇那如淬了毒液的目光直视着容奕姝的背影,压下心中的不甘,暗道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林美娇悄悄走进人群中。

紧接着,有人突然大声说:“容奕姝的脚不是受伤,怎么走路跟没事一样?”

这下,刚安静的场面又沸沸扬扬,特别是范志仁和林美娇,大骂容奕姝作妖,欺骗大家的感情。

“她的脚伤是我治好的。”

范项阳醇厚的声音不急不缓,不少人都听到,纷纷闭上嘴。

他们这两天亲眼所见范项阳治好张大爷多年的腿伤,知道他的医术了不起,潜意识就相信他的话。

范志仁在县里上班,今早刚到家,还不知道这事。

他一脸质疑,“你治好?不可能,你要是有这本事,早干嘛去,为什么要等容奕姝脚伤得那么重,丢了工作才肯替她医治。”

范志仁嫉恨范项阳替容奕姝出头,更恨刚才被逼写下欠条,是他人生中的大污点。

他恨,恨他们,认为是容奕姝和范项阳给他设下的骗局。

范志仁正想拆穿,不料他爹娘神色惊慌地拉住他,不让他再多说话。

他转念一想,再闹下去占不了便宜也未必是好事,等过两天他和林美娇结婚后,必定找他们算账。

范志仁忿恨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范项阳一眼,不甘心地被拉回了家。

……

回家路上,容奕姝挺紧张,不知该怎么面对原主的爹娘。

“奕姝。”

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

容奕姝抬头,还没看清是谁,就被一个妇女紧搂抱在怀中。

“奕姝,你没事?来,娘瞧瞧,那王八羔子有没有欺负你?”

这妇人正是原主的母亲黄桂花,满脸沧桑,才四十多岁活得像五十来岁,言语中满是慈母的关心,疼爱。

容奕姝不曾感受过如此般关爱,脱口而出,“娘,我没事,我很好。”

见有人过来,容奕姝赶紧拉着黄桂花的手。

“娘,走,我们回家说。”

“你先回去,我去田里摘点菜。”

吾源村的房子都是以家族或兄弟合建的四合院。

容家就是以家族合建的,五间开加双护厝和后落。

原主爹容建民有三兄弟,已分家。

他排行老三,分得后落两间房。

容奕姝觉得这么大的四合院还不错,凭着原主的记忆沿着侧巷进入后落。

后落是简陋的土屋子。

怪不得原主的两个弟弟会叫容奕富,容奕旺,就是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富家。

容奕姝没有过多纠结,暗想她一定能让这个家富起来。

她收拾心情,准备做午餐,才想起食物都锁放在父母的房间。

刚想回房,听到脚步声。

容奕姝转头一看,是黄桂花回来。

“奕姝,去烧柴火,我们中午做高丽菜粥。”黄桂花高兴的说。

厨房就在侧门外用木板围成的小隔间,一个土灶台,一把杂草,两块木头。

容奕姝根本不知该怎么烧火。

按原主的记忆去做,搞得整个厨房满是烟。

“奕姝,怎么啦?”黄桂花扇着呛人的烟,关心地问。

容奕姝一阵错愕。

只要原主做错一点点事,都会遭到黄桂花一顿骂,但现在满满的关心。

“点不着火。”容奕姝如实说。

“我来点,你洗锅加水。”

黄桂花心平气和的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骂容奕姝笨,蠢,一点事都做不好。

容奕姝不用紧张也不再压抑,畅开心怀,跟黄桂花有说有笑,聊生活谈理想。

“娘,我们下午到镇上买蒸笼,面粉,赶明早起做一些馒头到镇上去买。”

“快过年,瞎整什么,把钱给我,我给你爹,你弟他们各做一套新衣服,我做件外套。”

容奕姝错愕,脸上的笑容蓦地凝结在嘴角边,心中涌起一股酸楚。

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每逢过年村里家家户户都要做新衣服,可这家穷得连件新衣服都没有。

容奕姝暗想,离过年还有十八天,还有时间,她必须用手头上这点钱再生钱,给家人各做一套新衣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农家俏厨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