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奕姝抹了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很多。她是回将近原来的世界,就替原主和自己好好的好好活着。会让流言蜚语铺天盖地,退婚就算能活出人样。容奕姝和原主都给别人打一辈子工。这一生,打工挣钱是不可能会打工挣钱的,她要自己做老板。有美食系统,也可以做餐饮生意她是回不到原来的世界,就替原主和自己好好活着。。...

容奕姝抹了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很多。

她是回不到原来的世界,就替原主和自己好好活着。

不会让流言蜚语满天飞,退婚照样能活出人样。

容奕姝和原主都给别人打一辈子工。这一生,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她要自己做老板。

有美食系统,可以做餐饮生意。

容奕姝想明早先回容家,再到镇上了解市场,做什么饮食生意好。过了许久才睡过去。

没睡多久,容奕姝被阵阵喧哗声醒,睁开惺忪的眼睛,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耳畔传来男人的叫嚣声。

“容奕姝,你这个贱人,在村里勾搭男人还想嫁给我。呸,别作梦!”

“范项阳,你拦什么,难不成你也想把这个贱人压在床上。”

啊……

男人的叫嚣声瞬间变成了惨叫声。

容奕姝不是好事者,不过人家指名道姓辱骂她,不出去会会,真对不起自己。

她走出卫生所大门,外面围着不少村民,看到她,自然地让出一条通道。

容奕姝顺着走到人群中,站在范项阳的身边。

她的面前,一个年轻男子正狗趴式跪趴在地上,看上去非常痛苦。

对方蓦地抬起头,双眼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芒仿佛两把利剑,向容奕姝直刺过来。

那张貌似潘安的俊脸因愤怒,痛苦而变得狰狞。

容奕姝在两人目光接触的瞬间,已从原主的信息中知道这男子就是负心汉范志仁。

看他被修理,爽,太爽了!

“范志仁,你行这么大礼,我可承受不起。哈哈!”

容奕姝居高临下的说,眼神犹如看小丑表演般看着范志仁,讽刺味十足。

爽,终于替原主出了口气。

众人错愕。

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容奕姝吗??

全村人都知道容奕姝和范志仁两小无猜,三年前订婚,就等着范家迎娶过门。

这些年来,容奕姝像已过门的媳妇时时帮衬范家,处处护着未婚夫。

刚这番话,怕她是所有的努力都要付诸东流。

果然。

颜面尽失的范志仁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勃然大怒,大吼。

“容奕姝,你这个贱人,我不会娶你!”

现场一阵哗然,有人劝范志仁别冲动,也有人叫容奕姝赶紧道歉。

容奕姝是不会道歉。

村民们的劝说并没让她动容。

容奕姝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怒怼渣男。

“范志仁,你之前口口声声说会娶我,叫我掏心掏肺掏钱帮衬你家,供你读书上完高中,成为村里的知识分子。

你是自我良好,高人一等,看不上我,安个罪名,张口闭口贱人不要脸。

你不要脸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

最后一句,容奕姝是替原主说的,歇斯底里的吼。

范志仁气得浑身颤抖,脸都绿了。

他手指猛地指着容奕姝,想骂,可除了贱人,不要脸,又找不到别的词,张着口什么都没说。

“奕姝,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志仁,当初是你自己没考上高中,干嘛左一个知识分子右一个知识分子,酸溜溜的。”

一道忿忿不平的声音从范志仁的身边传来。

容奕姝顺着声音看去,是原主的塑料姐妹花林美娇。

林美娇一头顺直的长发,如新月般美丽的柳叶眉,明眸皓齿,虽称不上美若天仙,但一件中长款外套衬托出她的秀丽端庄。

有钱好说话,林美娇说出的话立即得到不少村民的支持,不经脑子数落容奕姝。

“容奕姝,你没本事考上高中,就别酸了。”

“就是,当初还觉得读书厉害,结果呢,连林美娇都考上高中,你容奕姝连个中专都考不上,还酸什么。”

容奕姝得到信息原主是学霸,家里没钱继续给她读书,让她进厂工作。

是范志仁软磨硬泡,说只要她考上高中,学费他来出。

结果原主高考落榜,学渣林美娇上了高中。

容奕姝一万个不相信原主中考落榜,特别是原主进厂后,范志仁的态度及后来要原主赚钱供他上学,更是证明这里面有猫腻。

她一记冷冽的眼神射向林美娇。

“我有什么好酸的,你林美娇是顶着我的名额上的高中,到现在都没给我道歉,赔偿我的损失。”

书中没提过这事,容奕姝不敢确定,按自己的想法试探。

下一秒,林美娇气急败坏的说:“你胡说,我已经给你钱。”

“多少钱?”

“十六块。”

众人一阵惊讶,十六块不少钱了。

容奕姝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不易觉察满意的笑。

她激将法成功,林美娇被带偏了。

现在追究冒名顶替罪名没用,不如来点现实的。

给钱。

“四年前别说十六块钱,就是六块钱都能抵得上我家两年的生活开销。

我有那钱不会过好日子,不会买几件漂亮衣服,不会盖房子吗?你根本就是没给,没给!”

容奕姝的声音越来越大,在空中回荡,散开。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林美娇。

林美娇快气晕了。

这是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及的事,突然被翻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说,使她有种被当成贼的感觉。

“说呀,怎么不说,给没给你心里没点数!多混了三年高中脸皮果然厚比墙。”

容奕姝的讽刺激怒了林美娇的最后一丝尊严。

“你乱讲,我当时给你了,有人可以作证。永华叔,你当时在场的。”

被点名的范永华是范志仁三叔,经常到林美娇家店铺赊账,不敢不回应。

他从人群中走出来,轻咳一声,“容奕姝,美娇当时给了,是给志仁交学费,也是你的嫁妆。”

“什么什么?永华叔,你说清楚。”

容奕姝装没听清楚,范永华接收到范志仁警告的目光,支吾着说不话来。

林美娇气得涨红了脸,浑身颤抖,冲容奕姝吼,“我当时给你,你给志仁,说是给他交学费,也是你的嫁妆。”

“停停。”容奕姝打断林美娇的话,“我没收到你的钱,也没说给范志仁交学费。”

“你说……不对,是……志仁,别拉我。”

林美娇气糊涂,甩开范志仁拉她衣袖的手,顺了口气,继续说。

“我当时是在志仁家要给你钱,是秀英婶接的,说你和志仁马上订婚,那钱给志仁交学费生活费,也是你的嫁妆。”

这个回答很清楚。

容奕姝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

范志仁这个渣男利用原主替林美娇考上高中,自己赚上一笔钱。

容奕姝手紧握成拳,暗道,这笔账必须算!

先把钱要回来,再找机会好好修理他们。

“我当时答应了吗?”容奕姝问。

林美娇毫无间隙接下话,“没有,你当时正在厨房里忙着,听没听到我不清楚,反正我付钱。我不偷不抢。”

林美娇觉得理当所得,不亏欠容奕姝。

容奕姝真想一巴掌拍过去。

她克制住这股冲动,先把钱要回来。

“大家都听清楚了,我中考没落榜,是被林美娇偷走,顶着我的名额上的高中。

范志仁偷卖了我的学籍,用订婚骗了我四年青春和付出,换来一句不娶。骗子,大骗子!”

容奕姝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冲着范志仁大声的吼。

声音很大,每个人都听得清楚,闻声赶来的范志仁爹娘低着头躲在人群后,不敢露面。

范志仁的手紧握拳又松开,目光直视着容奕姝,理直气壮的说:“我没骗婚。”

容奕姝冷笑。

“你刚才说不会娶我,不是骗婚是什么?这四年来你把会娶我挂在嘴边,说等我们年龄到了就去领证。

那天我去县里找你,你们把我推向马路想让我被车撞死。”

“胡说,我没有推你,是你自己崴了脚。”

“你确定?当时幸好有人及时拉住,不然就被车撞死。”

书中只说当时有人及时拉住原主,崴了脚,负气回家也不管脚伤,只为等范志仁来认错,带她上医院看病。

结果脚伤严重,丢了工作,与家人吵架住林美丽家一宿,跟男人睡的谣言满天飞,范志仁退婚。

孙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范志仁心中有鬼,面露胆怯。

容奕姝看在眼里,大声说:“好,这事我可以不计较。你我都已到婚嫁之龄,你马上娶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农家俏厨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