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垂着,容奕姝站在狭小略微弯曲的小路上,一脸懵圈。这是哪?她偏偏是窝在家里里,拿着手机,边给手机充电边看小说。小说中男配跟她同名同姓,是个情痴。挣钱供男朋友去上学,再后来被人家甩了。还傻不拉几指出是学历问题,宽恕了渣男和塑料姐妹花。容奕姝真的都忍,边看这是哪?。...

夜幕低垂,容奕姝站在狭窄弯曲的小路上,一脸懵圈。

这是哪?

她明明是窝在家里,拿着手机,边充电边看小说。

小说中女配跟她同名同姓,是个情痴。

赚钱供男朋友上学,后来被人家甩了。

还傻不拉几认为是学历问题,原谅了渣男和塑料姐妹花。

容奕姝实在忍不住,边看边骂。

突然手机漏电,她浑身麻痹,昏死过去,睁开眼人就站在这里。

“容奕姝,这么冷的天,你怎么站在这里?走,到婶子家窝一宿,明早跟你爹娘好好说话。”

一道关心略带尖锐女人的声音传来,容奕姝拉回思绪。

紧接着,脑子里像被什么东西炸了,轰的一声,出现许多画面如同倒电影般闪着。

耳畔的声音越来越近。

“你爹娘真是的,工作没了等过完年再找,冬天夜里冷,把你赶出来,着凉怎么办,更何况你的脚伤得那么重。”

工作没了,脚伤严重。

这么熟悉,跟她看的那本小说中一样。

借着月色,容奕姝看清女人的脸,脑海闪着一些画面,包括这个女人的事。

容奕姝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她穿到小说中那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的女配容奕姝身上。

面前这女人叫林美丽,是个寡妇,私生活混乱,更是害惨原主的恶人之一。

原主因脚伤丢了工作,被家人说了几句,负气离家,遇到林美丽。

刚才容奕姝脑海中画面是原主十九年来的点点滴滴,画面最终停留在负气离家,遇到林美丽。

容奕姝知道原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原主在林美丽家中一宿,第二天是她和男人睡的谣言满天飞,接着被退婚,各种陷害,扣上专门勾搭男人不要脸的贱女人。

“奕姝妹子,你怎么啦?说话呀!走,跟婶子回家给你煮个姜水暖暖身。”

林美丽的手勾着容奕姝的手臂,一脸热情。

“不用。”

容奕姝的声音冰冷干脆。

她抽回手,没给对方开口机会,接着说:“我是要去找马医生看病。”

“你,你找马医生?”

林美丽一副不可置信,连说话都结巴。

容奕姝纳闷的同时从原主那里得到马医生的一些信息。

这个镇每隔几个村就有一家卫生所,其中一家就在这吾源村。

马医生是这卫生所的女医生却不是吾源村人,离家远,所以对前去看病村民的态度极差,也不好好看病.

村民极不喜欢找她看病,除非病得很重。

容奕姝管不了那么多,脚不能落下病根。

林美丽看着容奕姝渐渐消失的背影,又急又气。

她堂妹林美娇叫她把容奕姝骗到家住一晚,事成之后给她两块钱。

两块钱对林美丽来说可不少,她得陪好几个男人才能赚到这个钱。

到嘴的肥肉怎么能让它跑了。

林美丽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

容奕姝一拐一拐来到卫生所,看到前来开门的人,一脸意外。

不是马医生,而是个年轻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容奕姝惊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男人。

一头短得不能再短的平头发,浓密英挺的剑眉,深邃锐利的黑眸,厚薄适中的唇,麦色肌肤,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

“进来。”

一道低沉而干脆的声音飘进容奕姝的耳朵里。

她的脚不由自主跨过门槛随着男人进了屋。

“坐下。”

男人威严的声音中略带着命令。

容奕姝听从地坐在椅子上,紧接着受伤的脚被抓着,脚腕处传来一阵痛楚疼得她尖叫起来。

“你干嘛?”

“看脚废了没有。”

容奕姝一听,非常的不爽,本能收回脚,急切的问:“马医生呢?”

“休假。”

男人惜字如金,起身,站直,朝药柜台走去。

容奕姝疑惑的问:“你是谁?新来的医生?”

男人惊诧地皱起眉,“我是医生范项阳。”

他边说边捣鼓药,暗想,她真的不认得他?

转而一想,他好几年没回来,好几个亲戚一时都没有认出来是他,更何况容奕姝。

接着范项阳把磨好的药粉放入瓶子里混合液体制成膏状,递给容奕姝。

“赶紧回去抹药。”

容奕姝毫无间隙接下话,“我无家可归。”

她知道原主跟父母吵架还放了狠话说不回去。

容奕姝是个孤儿,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陌生的父母。

此时,她只想呆在安静的地方理清情绪。

“范医生,你是这里人?”

她不记得他?

范项阳浓黑的眉毛上扬,目光上下打量着容奕姝,眼底透着一抹失望。

“我是志仁堂叔。”

“怎么可能?你跟他一般大,是他哥还差不多。”

容奕姝脱口而出。

知道这男人是原主负心汉男友的亲戚,瞬间好感全无。

不过,她需要今晚的容身之处,不得不说点好听的。

就连男人想解释,都没给机会。

“你年轻帅气,又是医生,绝对乐于助人,今晚我住这里,你回家住吧。”

“不行。”范项阳一口拒绝。

容奕姝没打退堂鼓,软硬兼施,说不让她住这里,只能露宿野外。

“这么冷的天,睡在外面,感冒事小,很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容奕姝说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双手环胸紧抱着身子,甚是可怜。

范项阳双眉紧拧,拿着放在柜台旁的军大衣。

在转身的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手中的大衣没有递出去。

“要锁好门。”

范项阳说完,离开卫生所。

他本想把军大衣给容奕姝,让她离开,可又觉得不妥。

女孩子夜里在外不安全,他的军大衣在她身上也会惹人非议,还不如让她呆一宿,明早早点让她离开。

今晚终于有了落脚处。

容奕姝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赶紧锁好门,免得范项阳反悔,进来把她撵走。

咕噜。

容奕姝肚子传来一阵咕叫声。

原主从中午到现在粒米未进,容奕姝穿到这具身体,自然是随之变化。

她来到后面小隔间,看到餐具,容奕姝马上翻箱倒柜。

在一个盆子里找到一点细如线的面条。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要怎么煮?

容奕姝呼了口气,气馁的说:“要是能手机能上网就好了,可以查。”

话音刚落下,脑海中传来叮咚声,紧接着是一个声音。

【恭喜宿主启动美食系统。】

这,这不是穿越小说中……

容奕姝的嘴张得大大都可以放下两个鸡蛋。

她爱看小说,也曾羡慕小说中主人公喜获系统。

而今,这等好事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既然是美食系统,肯定可以知道这细线面是什么,先填饱肚子再说。

【欢迎来到美食庄园】

容奕姝脑海中蓦地出现一个屏幕。

【请按指示操作。】

容奕姝瞬间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住,小手不停地在屏幕上点来点去。

【恭喜庄主成功迈出第一步,你可以把仓库里的菜放到寄售上卖,所得金币可以到商店买你所需的。】

“我要这种细线面的资料,有吗?”

容奕姝手指指着盆子里的线面条。

【有,需要45个金币。】

【白萝卜已售完,获得48个金币。我是你的庄园小助手蓝皮侠。】

容奕姝只想知道线面条怎么煮,哪还有心思管系统是什么虾。

拿到资料,两分钟,一碗香喷喷面线糊在容奕姝的面前。

没有油,没有其他配料,一碗清水,几条面线,容奕姝还是吃得津津有味,心满意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农家俏厨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