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婉,你果真在这里,师祖找你,快随我回家去!”一个轻脆的声音被打破了梅林的静谧。不需要回过头林婉也明白,这是寺里的小和尚悟通,也是她醒回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林婉赶快站直身子,稍显显得有些局促地回过身去,小手轻轻地揪着衣角,手足无措地望着匆匆跑回来的小和尚。悟通是不用回头林婉也知道,这是寺里的小和尚悟通,也就是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

侯府遗珠

推荐指数:10分

《侯府遗珠》在线阅读

“婉婉,你果然在这里,师祖找你,快随我回去!”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梅林的宁静。

不用回头林婉也知道,这是寺里的小和尚悟通,也就是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

林婉赶紧站直身子,略显局促地回过身去,小手轻轻揪着衣角,无措地看着匆匆跑过来的小和尚。

悟通是智正大师的关门小弟子,智正大师是慧能大师的大弟子,故而悟通所说的师祖正是方丈慧能大师。

今日是四月初八佛诞之日,乃寺里香客游客最多的一日,寺里的僧人几乎人人都被安排了事情,就连只有七岁的悟通也不例外,这也是她独自一人来这里的原因。

自林婉来了崇福寺,几乎都是悟通陪着她,这里也是悟通带她来过的地方。

悟通曾经说过,每当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总喜欢一个人来这里静坐。

看看山下的河,看看山下的人,心情莫名地就能好起来。

林婉除了前世的记忆,没有一丝这具身体的记忆,自然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

婉婉这个名字是由她贴身佩戴的玉佩上那个婉字而来,倒是契合了林婉这个前世的名字。

悟通匆匆找来是慧能大师替她找到合适人家了?!

林婉黯然回头看了眼山下的热闹,这一眼之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来看上这一眼。

长达半月的庙会,热闹而嘈杂。

前世的林婉喜欢安静,最不喜欢这样的热闹和嘈杂,如今的她却在心底生出满心的羡慕。

虽说她很明白那些在山下赶庙会的人们有大半是为了生计而来,可对于如今身不由己的她而言,这些为了生计而忙碌的人却成了她羡慕的对象。

虽说这个时节崇福寺已经没有梅花桃花可赏,却因为恰遇四月初八佛诞日,前来崇福寺进香的善男信女依然从各地蜂涌而至,为崇福寺增添无数香火。

这些日子不但崇福寺人满为患,山下高川河两岸同样也是人流如织。

虽说崇福寺有供香客临时休息的茶水间,也有供香客住宿的小院,却无法全部接纳如织的香客,除了一部分大户人家早早预定了寺里的小院,大多的香客只能住在山下的客栈。

因香客居住的小院靠近后山,为了保证这些香客的安全,这些日子寺里后山禁止游客入内。

林婉由着悟通牵着自己的小手,木着张小脸从后山出来,一路上只遇到三、两个由丫环婆子簇拥着缓步而行的姑娘,却在后山与禅院交界处差点与两个正在东张西望的男子撞在一起。

双方突然相遇,都被彼此吓了一跳。

别看悟通年龄小,却很是机警,动作也十分灵活,拉着林婉往后退了一步,顺便将林婉护在自己身后。

待他看清是两个本不应该在此处出现的男子时,脑子里铃声大作,放开林婉双手合十对着两个男子道:“两位施主因何在此?”

林婉躲在悟通身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的两个男子。

这两男子一个看着三十出头四十不到,一个也就十岁上下,看两人的长相应该是对父子,此刻被突然出现的悟通和林婉吓了一跳,待他们看清是两个孩子时明显松了口气。

面对悟通的质问,年长的那位明显有些心虚,对着悟通连声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拉着身边的少年就要离开。

少年却没有成年男子的心虚反而一脸坦然,似笑非笑地睨了悟通一眼,尔后轻轻拍了拍怀里抱着的小藤箩道:“我们是山那边来的,正准备从这边绕去前面卖自家产的果子。小和尚要不要来一份尝尝?”

悟通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叶湛,很快似是想起了什么,指着少年道:“小僧记得小施主,小施主哪里是什么山那边来的,分明是那边红枫村叶家小二子。走走走,赶紧离开这里!这几日后山这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虽说被悟通当场揭穿,少年却依然不觉难堪,哈哈一笑道:“小和尚好记性,这么久没见居然还记得我!刚才只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我与爹爹在此等待进香的阿奶,待阿奶出来我们就走。你知道的,我们都是老实人,绝对不会冲撞到贵人的。”

说罢对着拉着自己的男子挤了挤眼睛。

男子微皱着眉瞪了少年一眼,到底也没有反驳,只是从自己手上提的小篮子里拿出一张荷叶,又从少年怀里抱着的小箩中抓了一把果子,青翠欲滴的荷叶上放着橙色的果子瞬间勾住了悟通的心,同时也吸引了林婉的眼睛。

没想到他们少年怀里抱着的小篓里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樱桃!

悟通是个有原则的小和尚,尽管嘴里口水泛滥,却硬是忍住没有伸手,只是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香客出入不该在这里,施主要等人,还请去前面。”

少年没想到悟通如此固执,脸上的笑容渐渐就淡了下去,正在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男子阻止:“多谢小师傅提醒,我们这就往前面去。”

说罢大手灵巧地将荷叶中的樱桃包好,往安静地站在一边悄然无声的林婉怀里一塞,拉着少年就往前面去了。

林婉双手棒着一包果子,不由自主地随着那父子俩的脚步往前走了几步,却被悟通紧紧拉住:“婉婉你要去哪里?师祖的禅室在这边!”

与此同时从他们左侧方看不到的地方传来几个声音。

“大哥快看快看,那里那里,是二哥和爹爹。”幼童娇嫩的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

“在哪里,没有啊!该不会是你看花了吧,爹爹他们怎么可能来寺里!”变声早期的少年,声音中略带着一丝沙哑。

“是二哥和爹爹!二哥,爹!”依然是那个娇嫩的童音,带着兴奋带着惊喜。

“哎哟,老大,还真是你们啊!怎么会来寺里?东西卖掉了?”这是个老妇人的声音,带着岁月的沧桑。

接下来是男子沉稳的声音中夹杂着少年郎如倒豆子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只是因为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分明了。

“真是没想到,叶家小二今日居然没说谎!”悟通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小光头,略有些感慨地叹息道。

林婉心里也有自己的感慨,刚才那寥寥数语,给她一种家的温馨。

不知慧能大师给她找的人家是不是也如这叶家一样温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侯府遗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