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景宴不疾不徐地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躺上来,把裙子脱下。”一把嗓音磁性嘶哑,他手朝前一挥,指尖正好瞄准前方离处的大床。温苒攥紧裙角,犹豫的动作透着内心的焦躁。厉景宴在沙发上坐定,骨节明明就的手握着高脚杯,慵散的姿态看不出丝毫急迫“躺上去,把裙子脱掉。”。...

厉景宴不疾不徐地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躺上去,把裙子脱掉。”

一把嗓音磁性沙哑,他手朝前一指,指尖刚好对准前方不远处的大床。

温苒攥紧裙角,迟疑的动作透出内心的不安。

厉景宴在沙发上坐下,骨节分明的手握住高脚杯,慵懒的姿态看不出丝毫迫切。

温苒抬头看他,“厉少,我刚才说的事情……”

“我让你脱!”厉景宴打断她,沉下来的语气透露出几分不耐,“你弄清楚,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

他接着一笑,“所以,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温苒看着他这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心里暗骂了几句,脸上却始终不动声色。

她松开握紧的手指,将自己的裙子褪去。

厉景宴抬眼看过来,将她从头打量到尾,犹如验货一般,“第一次?”

温苒目光微暗,却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是。”

厉景宴晃动手中的高脚杯,杯子里的冰块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你?”

“凭我这张脸。”温苒不想浪费时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紧了他,“厉少,您要还是不要?”

她有着一张好看的脸。

从一出生就被认为、锦城最好看的脸。

厉景宴漫不经心一笑,呼吸时带出的温热气息洒在她颈间,“我身边并不缺长得漂亮的女人。”

温苒不卑不亢,“可你讨厌她们。”

他用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使得她面向自己。

“没错,我讨厌她们。”厉景宴嘴边划开笑意,“但我不讨厌你。”

他站起身,“既然是送上门来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好。”

厉景宴目光沿着她颈间一路下滑,双手也落到她胸前,然后滑至腰间。

他笑,那双桃花眼里漾开春意,“身材不错。”

温苒暗自咬着牙关,一遍遍的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退缩。

摸了两把,厉景宴才收回手,转身走向床边,“去洗澡吧。”

温苒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洗完澡后,什么都没穿,直接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她用时不长,厉景宴却像是耐心耗尽了般,等她走过来后,直接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到了跟前。

四目相对,气氛有一瞬间的静止。

温苒抬起眼眸,看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被灯光打的半明半暗。

厉景宴居高睇着她,“不后悔?”

她轻阖起眸,声音很轻,却也坚定,“不后悔。”

话音一落,就被他大力推倒在了偌大的床上,随即被他覆上的身体紧紧压住。

温苒整张小脸埋在他健硕的胸前,声音闷闷的,“厉少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你让我爽了,我自然会满足你的要求。”

活了二十年,温苒从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般痛过。

身体痛,心也痛。

从高高在上的温家大小姐沦落到这种地步,从云端跌落再到被人踩到泥泞里,所有的骄傲尊严都碎了一地。

可就算这样,她也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人她总想和我离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