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滚开!”陈彬一把将她房门,“老子要去找女人,别碍眼。”他现在的一身欲火,只想赶快泄了。温苒猝还来防,被他推的一下摔在了地上。“钱我明日让人给你送去。”丢下这句话,陈彬脚步匆匆地走了回去。温苒瘫坐在地上,半晌没爬出来,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响了他刚他现在一身欲火,只想赶紧泄了。。...

“滚开!”陈彬一把将她推开,“老子要去找女人,别碍事。”

他现在一身欲火,只想赶紧泄了。

温苒猝不及防,被他推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钱我明天让人给你送来。”

丢下这句话,陈彬脚步匆匆地走了出去。

温苒瘫坐在地上,半晌没爬起来,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响起他刚才说的那句话。

霍非驰用十倍的钱买下了她。

五百万。

他什么意思?

都已经将她逼到这种地步了,还装什么好人?

温苒双手撑在地面上,慢慢站起来。

走出套房,恰巧厉景宴从外面经过,两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她站在门口,脚步顿了顿。

厉景宴也停在了原地,剑眉轻挑,漾出几分邪气。

温苒低了低头,声音平静:“厉少。”

他目光在她精致白皙的小脸上停留了几秒,继而往下滑去,落到她胸前。

那般赤裸裸的眼神,好像她身上没穿衣服似的。

半晌不见他有所回应,她又抬头看了看,待反应过来他在看什么的时候,脸色一下烧了起来。

死流氓。

温苒心里骂了句。

可她不敢说出口,这位在锦城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她得罪不起。

厉景宴其实差不多能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他笑笑,问:“多大了?”

“二十。”

“不小了。”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目光还盯在她胸前没有移开,让人也分不清他的话是指什么。

沉默几秒,厉景宴又问道:“还在上学?”

温苒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厉少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学校了。”

厉景宴“嗯”了声,也没有刻意找她麻烦。

**

回到学校,温苒在校门口迎面碰上了一个不想见的人。

看到霍非驰的时候,她脚步缓了缓,但并未停留。

擦肩而过之际,霍非驰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温苒有些恼怒,用力甩了下,“你干什么?”

霍非驰冷眼睨着她,笑得嘲弄,“区区五十万,就把自己贱卖了?”

“跟你没关系。”

哪怕她五十块把自己卖了,都跟他没关系。

“温苒,”霍非驰叫她的名字,声音凉薄的没有温度,“你还真是——便宜。”

比起“贱”来,“便宜”两个字好像还算好听一点。

温苒忍不住笑了笑,眼中却沁出了一层雾气,“是啊,我就是便宜,五十万就能睡我,霍总要睡吗?”

霍非驰盯着她脸上虚伪的笑,眼中流淌过厌恶。

这种眼神,像根针一样狠狠的扎进了她心里。

温苒攥紧双手,刚想再次甩开他,霍非驰却不顾她的反抗,拖着她走向了自己车子那边。

一上车,他就撕扯起她的裙子。

“滚开,滚!”她恼怒不已,奋力反抗,“霍非驰,你有病是不是?”

霍非驰声音暗哑,“温苒,你是我花了五百万买来的。”

“你那五百万是给了陈彬,你睡他去!”

“……”

他不理,捧住她的脸就要吻上去。

温苒连忙避开,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放开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人她总想和我离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