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回去啦?”姜红秀脸上轻轻带着一丝很紧张的朝姜富贵的身后瞧去,却抬头一看远远超过地自己亲娘跟在后面,再也没其他人,脸上登时微不可以察的露着一丝失落的表情来。姜富贵对着自己亲闺女时姜没个好脸色,对着继女姜红秀,却较为明显本来绷紧的脸松了松,停下去,对她姜富贵对着自己亲闺女时姜没个好脸色,对着继女姜红秀,却明显原本紧绷的脸松了松,停下来,对她点了点头,算是给足了面子。。...

“爸,你回来啦?”

姜红秀脸上微微带着一丝紧张的朝姜富贵的身后瞧去,却只见远远地自己亲娘跟在后面,再没有其他人,脸上顿时微不可察的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来。

姜富贵对着自己亲闺女时姜没个好脸色,对着继女姜红秀,却明显原本紧绷的脸松了松,停下来,对她点了点头,算是给足了面子。

时姜被姜富贵这一路扯的正是头昏眼花的难受,见他停下来,便稳住脚步,使了个巧劲,把自己的手从姜富贵的手掌总挣脱了开来。

只是,没等她检查自己的手腕是不是肿了,就见身后脚步匆匆,时姜下意识的朝旁边让了让。

刘小草见时姜被当家的扯进自家院子里后,迅速的也闪了进来,顺手关上大门拴上横棍,然后就朝时姜的背后扑了过去。

那五指成爪,要是被抓住脑袋上的头发,估计能揪下一大把来。

只可惜,时姜躲了开去。

刘小草顿时整个人扑了个空,脚步往前踉跄了一下,整个人就摔在了因为时姜挣脱他手掌的姜富贵的怀里。

姜富贵根本没个防备,刘小草又是用尽了力气,直接被她给扑倒在地,刘小草的身子虽说不健壮,却也不算是瘦小的那种,本身的体重加上冲劲,直接把姜富贵压的眼白都忍不住翻了出来。

“搭夹的,浮柜,里别洒唔啊!”

刘小草见姜富贵两眼翻白,顾不得再去找时姜麻烦,大着舌头用力的摇晃着姜富贵,不让他这么晕过去。

姜红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的两眼发直,脸色苍白。

“妈,你别这样摇爸,他都要给你摇吐了。”

姜富贵正被刘小草摇的头昏脑涨,原本没压晕,现在到快被摇晕了。

幸好姜红秀虽然慌乱了一下下后,立马及时制止她妈这种行为。

刘小草此刻早已经六神无主,见女儿这么说,原本摇晃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大姐,你快去烧点开水,让爸喝口热水,顺顺气。”

姜红秀镇定下来后,就直接吩咐站在一旁的时姜,然后帮着刘小草扶起姜富贵,朝主屋去。

时姜听了她这话,到也没反驳,直接朝记忆中的厨房走了过去。

说是厨房间,其实里面并不放粮食,只有一个橱柜,立在墙壁边上。

这橱柜上面是两扇木条门,里面钉着一层纱,这是防止蚁虫从中间的缝隙里爬进去,也能保证放在里面的饭菜能够在透气的情况下不会被闷馊了。

下面没有门,却是横着的木条,间隔不算大,刚好可以把碗倒放着卡在上面,洗好的碗倒放着,方便碗里的水迹流干净。

橱柜左边就是个两个铁锅的灶头,而灶头边上就是一个两个人才能围的起来的水缸,里面的水,都是时姜一大早从河里挑来的。

看着那满满一缸的水,时姜冷笑了一声,别说她有记忆,就算没记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知道,之前后母说的那些自己想不开的话都是假的。

要真想不开,有必要一大早挑水时不出事,却要等到挑完水后去挖野菜时想不开?

时姜想到记忆中的一切,她如今既然还活着,就不会再活的象以前那样,也不会象记忆中的那样,成为别人口中微不足道的追忆。

舀了两瓢冷水下锅,盖上锅盖,时姜依着记忆中的方法,把火点了起来。

然后走到橱柜边上,伸手拨了拨那两扇木条门上挂着的小锁。

这把锁,还是刘小草从娘家那边扒拉过来的,毕竟现在铁是精贵的东西。

时姜脑子稍稍转了转,在屋子里四处转了转,然后眼睛一亮。

只见地上有一截五六厘米长度的铁丝,应该是之前时姜从哪里捡来的木头上挂着的。

木头被劈开烧成了灰烬,只剩下这么一小截原本挂在木头上的铁丝,要不是时姜有用,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时姜拿着铁丝,对折后用手扭了扭,把原本偏细偏软的铁丝拧成了两股,使铁丝握着不会那么容易弯曲。

当时姜用这么一根小小的铁丝,把橱柜上挂着的铁将军给破解了,时姜自己都还有些发懵。

一手拿着锁头,一手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头皮。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居然这么熟练。

要知道,她接收到的记忆里,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

时姜不过想了半分钟,就把这件事情给抛之脑后了。

只可惜,等她兴冲冲的打开橱柜,却被柜子里的三样东西给惊到了。

里面就摆着三个碗,一个碗里是稀粥,应该是早上没吃完留出来的。

有稀粥剩下来没吃完,刘小草居然还克扣她的粮食。

另外一个碗却是腌大蒜,只有小半碗,应该也是早上吃早饭时特意留出来的。

看到这玩意,时姜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这味道,堪比生化武器。

怪不得刚才那刘小草一张嘴说话,就一股子蒜臭味。

那副模样,姜富贵居然都看不见也闻不到,对她实在是真爱了。

最后那个碗里,却是半小碗的黄豆,吃这个容易放屁,不过姜小宝喜欢吃,刘小草时不时的会炒一点给姜小宝开小灶。

这三样东西,除了那碗腌大蒜,另外两碗,迅速的被时姜给拿了出来。

正好锅里的水开了,时姜拿了个大碗,先舀了大半碗热水上来,放在灶头一旁,等凉一些再喝。

然后把把挂在墙壁上的蒸架放在热气腾腾的锅上,再把那碗稀粥放在上面蒸蒸热。

稀粥里的米粒本来就很薄,那一碗里,米粒都能数得清楚。

不过这带着粮食的汤水,肯定比白开水要好上许多。

等把那碗稀粥喝下,再喝了之前舀出来的那碗水,时姜感觉肚子终于有了些暖气。

时姜随手把灶头里的火熄灭,把那些黄豆全部倒进自己的口袋里,只剩下两个空空如也干干净净的碗,还有在风中摇曳的橱柜门。

做完这些,她出了厨房,直接就朝自己印象中自己住的那间偏屋走去,进了屋后,还反手把门栓给顶住了。

自己刚才好不容易醒过来,身体正虚着呢!

现在肚子里稍微喝了点稀粥水,得好好躺下休息休息,恢复一下体力。

醒来后,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历劫我是认真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