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纵情游戏

树林里狼虎夹杂,冲斥着一股野兽身上独有的腥骚味。离朱早有提防,从储物腰带里摸出两丸避秽丹就塞到了鼻腔。她接的是屠狼任务,豪无全新挑战性,手里双匕上下飞舞,每刺几回,就有一头狼哀叫倒地不起。狼皮也可以卖钱,剥走。狼血也可以抓药,灌走。狼肉也可以烹饪,割走。离朱早有防备,从储物腰带里摸出两丸避秽丹就塞进了鼻腔。。...

仙生请上线

推荐指数:10分

《仙生请上线》在线阅读

树林里狼虎混杂,充斥着一股野兽身上特有的腥骚味。

离朱早有防备,从储物腰带里摸出两丸避秽丹就塞进了鼻腔。

她接的是屠狼任务,毫无挑战性,手里双匕上下翻飞,每刺几回,就有一头狼哀号倒地。

狼皮可以卖钱,剥走。

狼血可以配药,灌走。

狼肉可以烹饪,割走。

狼牙……这个好像没什么用,丢走。

埋头苦杀了半个时辰,任务早就完成了,但是这样干脆利落的无脑运动似乎可以发泄心里的不爽,离朱没有离开的意思,一路击杀到底,直到整片树林里的狼都被她屠尽,储物腰带里再装不下东西,才停下手来。

看看级别,已经到了20,似乎可以告别新手村了。

她慢腾腾的走回村子交了任务,把打到的狼皮一股脑儿全卖给了村里的裁缝,换回了一套20级的狼皮装。

不得不说,虽然是新手村的低端裁缝,但手艺还是不错的,那一套狼皮装穿起来很合身,替离朱增加了不少防御和气血,唯一的遗憾就是太暴露!

离朱不满的敲着裁缝面前的桌子,试图引起他的注意:“你确定这样的衣服可以抵挡刀枪剑雨?”

裁缝在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瞟了她一眼,很不耐烦:“该遮的地方全遮住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是啊是啊!遮是全遮住了,但狼皮裙再短一点就变迷你裙了,狼皮短衣紧绷绷的勒着胸部,还露出大半截腰,狼皮护腕真是护腕,短得就护住了手腕,就连那双狼皮靴,看上去也跟露趾凉鞋差不多,说好听点这叫野性的诱惑,说难听点就是有暴露癖。

离朱一把揪起裁缝的衣襟,将他半提到自己面前:“说!你克扣了我多少狼皮?”

“哪……哪有?你自己看着我做的,我就算想克扣,也没法下手啊!”裁缝显然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此刻讨好着笑:“我做衣服是看人的,你身材好,穿暴露一点有什么关系?像那些身材不好的,我还得倒贴衣料呢!”

“我要退货!”

“不行!”

“再说一次?”

裁缝垂眼瞄瞄搁在自己脖子上的闪亮匕首,咽了口唾沫:“好……好吧!”

从裁缝店里出来的时候,离朱换了一身包裹得严严密密的狼皮长袍,虽然稍嫌热了点,但是混迹在玩家群里的时候显得比较不起眼,这就可以避免不少意外的麻烦了。不过,她威胁NPC被系统强制扣了100点声望,加上任务做得又不多,现在的声望值直降到负数,走在棠下村的时候,所有的NPC都一律选择无视她。

无视就无视吧,也没有什么关系,最多接不到任务,她直接杀怪去!这次玩游戏,她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恣意,如果游戏里遇事还要顾前思后,踌躇再三的话,还有什么乐趣?不如趁早下线不玩!

转出裁缝店,离朱将狼血丢给了村里的药师,谁知声望值太低,在NPC眼里就是声名狼藉,那药师瞟了她一眼,用很鄙夷的语气说:“我们这里不收贼赃!”

“谁是贼?说清楚!”离朱的匕首又掏出来了。

药师服软:“好吧,偶尔收点来路不明的东西也没关系。”

狼血换来了一打下品健骨丹,那是服食之后半个时辰内可以略微提升攻击力的药品,不过离朱这次有点郁闷了,因为系统再次强扣了她100点声望,走出药店的时候,她还在心里揣摩,这个游戏的人物设计师,不知道是不是也跟这些NPC一个德行。

好在也有例外,棠下村的厨师就比较硬气,死都不肯教离朱烹饪,她只好就着村中那堆日夜不熄的篝火烤熟了狼肉,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勉强能下咽吧。新人,有得吃就不错了,不能要求太多。

装备搞定,药品有了,食物也不缺,从井里打了一桶清水上来,灌满随身携带的水囊后,离朱迈步往村前的马厩走去,想租匹马儿离开这鬼地方,不过她刚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一男一女两名玩家围站在布告栏前,顺着风儿,还有轻微的议论声传到了她的耳里——

男玩家:“听说九影的花少一向浪荡成性,怎么品味这么差?进这游戏的MM,基本没有不往上调整容貌的,这画像上的女人,要是上调了容貌还这副丑样,找来干嘛?当门神吗?

女玩家不乐意了:“一码归一码,你别放地图炮啊!谁说进这游戏的MM都往上调整容貌?我就没有调!”

“嘁,每个MM都这样说!”男玩家一边嗤笑着,一边转头认真看了看身边的女玩家,突然皱起了眉头:“你等级要是不高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开个小号去调一下吧!”

女玩家尴尬之极,转头呸了一句:“流氓!”

“哎,我哪里流氓了?我只是实话实说……”男玩家急忙声辩,但话没说完,那女玩家就已经跑得没了影,倒是他眼角余光瞟见站在一旁的离朱,眼睛顿时一亮,笑嘻嘻上前搭讪道:“美女,我们组个队一起任务怎么样?”

离朱看都没看他,只是扔了一锭银子给马夫,从马厩里牵了一匹马出来。

翻身上马的时候,她淡淡道:“行啊,等你建个小号调整了容貌再说!”

话一说完,她就扬鞭而去,奔马疾驰时踏起的尘灰呛得那男玩家一阵猛咳,好容易挨到尘灰散尽,他再举目远眺时,只见芳草萋萋,柳随风舞,哪里还看得见离朱的身影?

“女人,真奇怪!”他满头雾水的挠了挠头,自嘲道:“永远都搞不懂她们在想些什么!”

想是这男玩家今天命犯口舌,就这么自我唠叨着,也有人接了口——

“那是你嘴欠,活该被人奚落!”

男玩家顺着话音转过头去,见说话之人身着一套粗布衣裳,以十分懒散的姿势背倚着村口的木栅栏,头戴的斗笠下面露出一双眼梢微挑的桃花眼,此刻正用鄙夷的目光盯着他,顿时恼了,边挽衣袖边嚷道:“怎么说话的你?出来,我们过两招!”

斗笠男没理他,随手一挥,召来一柄莹光眩彩的飞剑。他轻轻巧巧的纵身踏上飞剑时,才丢下一句:“没空,改天再说!”

话音一落,飞剑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离朱策马而去的方向。

“我靠!”那男玩家愣愣的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呆望着天空:“飞剑哎!这家伙到底多少级了?今天真他妈稀奇,什么怪事都让我遇见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生请上线”,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