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园中花草都已化成了齑粉草灰,灰白的草灰伴着轻风飞散而出,好些提着水桶赶过来灭火的小厮们正奋勇的用着微簿之水企图被扑灭熊熊之火。夕瑶额间红莲印记随着花园持续燃烧怠尽而渐渐减淡消失了,这场大火一瞬间熄无踪,留下的一片焦痕冒着黑烟,味道浓郁呛鼻。小厮们夕瑶额间红莲印记随着花园燃烧殆尽而逐渐淡化消失,这场大火瞬间熄灭无踪,留下一片焦痕冒着黑烟,味道浓烈刺鼻。。...

片刻后园中花草都已化作了齑粉草灰,灰白的草灰伴着轻风四散而出,好些提着水桶赶来救火的小厮们正奋力的用着微薄之水试图扑灭熊熊之火。

夕瑶额间红莲印记随着花园燃烧殆尽而逐渐淡化消失,这场大火瞬间熄灭无踪,留下一片焦痕冒着黑烟,味道浓烈刺鼻。

小厮们提着水桶呆愣在原地,面面相觑,这火不仅着的蹊跷,灭的更是诡异。

祁墨辰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安抚着惶恐不安的小厮:“许是最近天干物燥的原因,火即然灭了那你们回去忙吧,这里不用管了。”

说罢随即拉着夕瑶走进了书房,甩手关上了厚重的红漆镂空精雕木门。

“姑奶奶,我们这里可是边陲之地土壤贫瘠,这些花花草草可是珍贵得很,你凭什么想烧便烧。”

夕瑶眸色湿漉的似一汪清泉,别过头去透过玲珑半开的窗户看着外面一方焦灼的荒凉之地。

她泪珠凝睫,心中情绪激荡,微微哽咽道:“你不会明白的,我知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个会吃人的妖怪,既然是妖怪哪有什么逻辑可言,没关系,总之我不喜欢花,你种一次我便烧一次,你种一百次我便烧一百次,或是干脆烧了你这宅院。”

祁墨辰只觉胸口血气翻涌,气恼地音调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你!不可理喻!”

祁墨辰的话音刚落,一团青色的烟雾凭空乍现,很快便化形成一个儒雅翩翩的蓝衣公子。

这凭空乍现一个人在他与夕瑶之间,祁墨辰胸口憋屈的怒意仍在巅峰之态,竟还追加来了一次惊吓,他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倚靠着身后的书案,一颗心就差突破胸腔的禁锢冲出嗓子眼来。

夕瑶背对着看不见身后发生的事,但是那一股独有淡雅的味道,她熟悉得很,让她忆起了往昔在冥界闯祸的日子,心里不免“咯噔”一下,她因一时冲动竟忘记会因操控地狱烈火而惊动冥界。

“是何人在此施放地狱烈火。”

他这把如春日暖阳般的声线还如当年一般温柔动听。

夕瑶抬手用满袖的袖口擦去眼角的泪痕,故作轻松地转过身去挤了个尴尬难看的笑容,温声道:“好久不见啊,青玄。”

青玄在重见她的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片刻,一阵心神恍惚,眸中星光熠熠。

“夕瑶…噢不…冥王大人。”他嘴角大幅上扬着难掩心中喜悦,俯身行了个礼。“这么些年我们一直在三界中寻你,你过得还好吗?怎么眼睛红红的?还是快随我回去吧,爹爹知道定是开心至极。”

“冥…冥王…”祁墨辰微颤的声音揭示他内心的不安,原以为摊上了的是个小妖或是如她所说的小地仙,不曾想竟然是冥界之主,这下他预感到往后的日子只怕是刀山火海般煎熬。

夕瑶扯开话题唠嗑道:“我只是被沙子迷了眼,青玄,我们也有两百多年未见,你还如当初那般丰神俊逸,你该与太湖二公主完婚了吧,是不是都有了孩子了。”

“没有,你也明白这是指腹为婚定下的亲事,并非我与玲珑的意愿。”他轻叹一口气:“不提这事,我们还是早些回去,那几个老顽童知道了定高兴坏了。”

夕瑶秀眉微蹙起,眸华烁冷黯淡,平缓不带任何情绪的语调道:“我还有事未完成还不想回去,你遇见我之事也不可声张,我处理完事情自会回来。”

青玄凝望着眼前这个人,明明还是之前那副娇美的外表,但原本纯真无邪性子早已消磨不见,眼神里的冷冽竟陌生得很。

“瑶儿我知道你之前受了很多的委屈,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还是回去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地不好吗?”

她冷漠道:“那个缺失一魂二魄蠢钝遭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我已经死在了诛仙台上,时光无情又怎么能够再回到过去。”

“夕瑶,回去了一切还可以重头开始,你是冥王统领幽冥,又怎可长期滞留人间。”

她消失了一百多年或许九重天的仙都以为她神魂已灭,可若她回了冥界,冥王归位天帝必会知晓,她日后就极难再出幽冥大摇大摆地寻找紫云石,也就再难报仇雪恨。

所以她定是不能就这么回去。

夕瑶与青玄相识了三千多年知晓他的脾气秉性,今日只怕拿不出极好的理由打发了他,他定是不会放弃的。

夕瑶目光流转至背着手看戏的某人身上,突然灵光一现。

她眉眼含笑着走至祁墨辰身边,挽过他的胳膊倚靠在他肩头:“我有了喜欢之人,愿与他相伴永远,所以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祁墨辰刚想开口反驳,夕瑶率先洞悉挽着他的手暗暗发力以示警告。

祁墨辰只得保持沉默,缄默不语。

青玄犹如被雷劈了一般,那一刻心脏似乎就此停摆,整个世界寂静无声,喑哑如一场幻觉,鼻头一酸眸光含星语调沉重道:“夕瑶他就是个凡人,你可知仙凡相恋是何后果?何必搭上一切去赌呢?”

她淡然道:“我知道,不就是诛仙台上九道天雷剔骨断仙,永世不得位列仙班,永世受尽爱而不得的轮回之苦。”

毕竟她曾亲眼所见洛霞仙子为了一个区区凡人经历过这一遭,到现在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洛霞要放弃堂堂的上仙不做,偏要为了与一个凡人相伴短暂的一生然后堕入永生永世爱而不得的轮回之中。

这道题无论换谁看来都是那般的不值得。

见他眼眸中黯淡湿意,夕瑶更是狠下心来倚进祁墨辰的胸口,祁墨辰也“配合”地将手生硬不自然搂着她细弱柔软的腰肢。

“我心意已决,青玄你还是回去吧全当今日没见着我,你也该知道此事若告知旁人的后果,青玄以往的日子回不去了便遗忘了吧,这世间本就这般无情。”

他眼眶泛红目光投向别处,哽咽道:“好。”便化作一团青烟消散不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老祖宗她又飒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