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瑶笑意盈盈的坐在棺侧,眸底似溶了秋月里的一弯新月,而适才那两个山匪头子了不知道所踪。夕瑶不刻意调侃道:“哟,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怎么不在外面多玩玩会?”祁墨辰剑眉深蹙,那双黑耀般的眸子深幽莫测,墨色翻涌,他忍辱负重着怒意大声地道:“你这妖怪到底有何夕瑶刻意打趣道:“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不在外面多玩会?”。...

夕瑶笑意盈盈的坐在棺侧,眸底似溶了秋月里的一弯新月,而方才那两个山匪头子已经不知所踪。

夕瑶刻意打趣道:“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不在外面多玩会?”

祁墨辰剑眉深蹙,那双黑耀般的眸子幽深难测,墨色翻涌,他隐忍着怒意大声道:“你这妖怪究竟有何目的!”

夕瑶轻柔落地在他身侧来回踱步道:“我这是和你做笔交易,我给你我的一滴灵血让你身体得以继续存活,而且是用暂时跳出三界外的方式活着,这段时间内你不会死不会受冥界管控,但是你不能离我太远,而你只需帮我做几件事,事成后我自会离开,那你也会重新变成一个正常人。”

她轻抚着掌心那道已愈合的伤口:“这笔买卖对你来说可并不亏本,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是比活着更重要的?有多少人想要活着却不能,我的血这么宝贵这份机遇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她这三言两语的竟浇灭了祁墨辰心里大半燃烧着的怒火,确实这世间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他的人生如今正是最为耀眼发光的青春年华。

而他也还有许多事未完成,他肩膀上背负着娘亲临终时的嘱托、保家卫国忠君信义的信念以及对潘凝儿的一番承诺。

如果成为妖怪的契人,他至少还可以活着,哪怕活得卑微、活得并不自由。

可若是死了,他所有的信仰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最终祁墨辰还是被迫选择了妥协,与她和平共处来换取活着的机会,而因她幽红色的眼眸太过显眼外加些惊悚,夕瑶还特意将眸色变换成之前的琥珀眸色,伴着祁墨辰一路走出囚困了她一百多年的山洞。

许久未见这抹和煦的暖阳,她的眼睛不适应的半眯起,站在石像旁没有树木遮挡的空地上,伸了伸懒腰贪婪的沐浴在柔和光线下。

祁墨辰微眯起眸子,回想起方才看石碑上记载的文字,疑惑道:“你在里面真的待了一百六十多年?”

她瞳孔微缩,回想起那日,语调凝滞道:“或许是吧,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那日我受了重伤坠入街市,正巧恰逢这里正遭受着连年的干旱,河水枯竭大地龟裂、颗粒无收让百姓们饱受饥饿之苦,尸横遍野,当时的地方官便以为我是天降旱魃,将我用铁链紧锁投入熊熊烈火之中,这火足足焚烧了三日。”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我本性属火,这寻常之火又岂能伤我半分,他们便请了术士将我强行封入棺中,用符咒金银压棺,这一封便是这么多年。”

这些往事就和昨日发生的事一般深深镌刻在她心间,这一百多年对她来说不过是生命长河里微不足道的一小段,时光匆匆弹指一挥间而已。

而这些凡尘历劫的苦痛对比心间最深处不敢触及的记忆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祁墨辰心里其实挺想说一句的,之前从棺中睁着猩红色眼眸诈尸的那一刻,根本就是妖怪本怪了,与旱魃也没多大差别。

夕瑶用余光瞥了他一眼便和他腹中的蛔虫一般知道他定是在心里暗暗说着什么坏话。

她嫌弃道:“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

“而真正的旱魃千年也出不了一个,可是稀罕得很,国之干旱或是风调雨顺皆由天命所定,行云布雨也非我的职责,却牵连了我无故被封这么多年,一群愚昧之人。”

祁墨辰追问道:“那你的血为何能掌控生死、起死回生?难不成你是话本所提及修炼千年的什么狐…妖。”

没想到夕瑶堂堂统帅幽冥的冥王,先被人认作是旱魃焚烧又被封入棺中,眼下又被认作是狐妖,殊不知下次还会被认作何方妖物。

世人所见异像总是会下意识与记忆中让自己恐惧故事里的妖魔形象所代入,夕瑶没有半分不耐之色平静的与他前后脚穿梭在茂密的山林间。

“我来自幽冥,非人非妖亦非魔,跳脱六道不生不灭,与世同岁与天同齐。”

夕瑶短短的几句话让祁墨辰不免一惊,幽冥在话本、坊间诡异故事杂谈之中那是不可或缺的所在。

在他们固有的印象之中冥界象征着无边苦难的地狱、惊悚可怖吐着长舌的勾魂使者、严肃刻板的阎王与无数死相恐怖的阴魂。

那是所有鬼怪杂谈聚集的地方,也是人们对死亡的畏惧连带着害怕的地方。

虽不知夕瑶真实的身份,但他感觉到他定是招惹了一个比妖更不好招惹的主。

接下来的一路上两人彼此无言,这一路上除了偶遇些山间乱窜的小兽,并未见占据这山为非作歹的山匪流寇,顺利的走出这片广阔的泉灵山。

祁墨辰站在杂草丛生有些荒凉的官道上,疲惫的微喘着粗气,瞥了一眼夕瑶,她却完全没有丝毫的疲倦感,正好奇地四处张望打量着周遭一望无尽的绿意。

他灵光一现道:“你是地仙你应该会飞吧,干嘛还要和我用走的,飞到元安城不应该是转瞬即到的吗?”

夕瑶神魂受损灵力薄弱的根本支撑不了她离地浮在空中,更何况是飞,可眼下她这扮猪吃老虎唬人计谋还不能被拆穿。

夕瑶收回四处打量着的目光,别过头去心虚道:“我…我这不是体谅你嘛,我不会隐身术,我带着你飞万一被人看见岂不是把你也当作妖孽,到时又不知要生出什么腥风血雨来。”

祁墨辰有些疲惫的眺望着蔓延曲折的官道,这一日惊心动魄又滴水未尽,体力流失的极快,光是走出这山腿就有些虚浮。

他喘息着:“这里隶属于边境,附近山头最近一直有流寇作祟,所以通往城东的这条官道平日里鲜有人出没,还要再走大概五六十里才能进城,那只能慢慢走了。”

两个人就这样一点点迎着阳光慢慢行走在官道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老祖宗她又飒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