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暖诚实的人的人的回答:“本来也没准备好好再打开门,我我我以为是安老师”阴森森的目光扫回去,辛暖噤声,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多待一会,一哼一声移开视线。“怎么喝多了脾气变的好了。”“我平常很凶?”辛暖被问到。这人自己心里没数吗?下午刚要了人家一只手,下午就花天酒地,这“怎么喝多了脾气变的好了。”。...

辛暖诚实的回答:“本来也没准备开门,我以为是安老师”

阴冷的目光扫过来,辛暖噤声,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一会,轻哼一声移开视线。

“怎么喝醉了脾气变得好了。”

“我平时很凶?”

辛暖被问到。

这人自己心里没数吗?上午刚要了人家一只手,下午就花天酒地,这世上那还找得出和他一般狂妄的人?

她沉默了一会:“我让小苑打开别墅的控温设备,你交一半的费用就让你进来。”

他点头,辛暖搀着他走进别墅。

冷蓝坐在沙发上,因为酒精的原因,单手搭在额头上,脸色很难看。辛暖去拿毛巾用冷水浸泡拧干敷在他额头上。

“这样会好一点吗?”

“嗯。”他半合着眼,又不闭上,视线总若有若无的往辛暖身上瞄。

辛暖正剥橘子,见他这样,以前总听说,喝醉酒的人耳根子是最软的。“冷蓝,我们今天只是出去玩,尤易的性格是热情了一点,没有对我做什么。他之后也非常非常诚恳的和我道歉,我已经原谅他了,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谢谢你。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好不好?”

看着她的脸,默了半天,合上眼。

他的睫毛很长,也很平静。过了一会,他拿起额头上的手帕往地上一仍。

“辛暖。”

听到他念她的名字,辛暖看向他。

又是长久的沉默过后,冷蓝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用一种很失落的语气,缓声叙述。

“我喝醉酒是为了给你机会哄我,不是让你趁人之危,给我灌输这些求情的话的。”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

“嘘。”冷蓝将手指停留在她的唇间,眼里含着嘲讽,忍者头疼起身上楼。

这一刻,辛暖什么都不用说了。

她也知道她没有机会了。

打开终端的页面。看见冷蓝再次变成黑色的对话框,手指就像是被注了铅,再也按不下一个指令。

辛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小声的哭了,过一会,抹着眼泪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橘子皮到厨房做醒酒的汤。

新鲜的橘子皮放入水中煮沸,再融进去一点盐分,拿勺子搅拌几下倒在杯子里。

“这是什么?”杯子里可疑的液体还有些残渣,冷蓝挑眉:“你吃橘子我吃皮?”

辛暖平静道:“橘子皮醒酒的。”

“哦。”伸手接过,感受了一下温度。冷蓝的手慢慢用力,那杯子不堪力道‘砰’的一声碎开,温热的橘子水溅到辛暖的脸上,吓得她哆嗦了一下。

“我要吃橘子。”

“我去给你拿。”

醉酒后的男人每一个眼神都染着煞气,辛暖顾不得擦脸上被溅到的水跑回楼下。

客厅只剩下两个橘子,迟疑很久,辛暖才上楼。

“剥开。”

她又抿着唇将橘子剥好递给冷蓝。

当两人的指尖无意碰到的时候,辛暖的身子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她疏远的躲开冷蓝看过来的视线,慢慢后退,在墙角把视线移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冷蓝的声音缓和了些:“天快亮了,你还要上课,去睡一会吧。”

辛暖摇摇头,没吭声。

她有些颓废的蹙眉,打开门就往外走。见状,冷蓝从床上下来,用她无法反抗的力道把人强行翻过来。

“啊!”

辛暖被摁在门上傻了眼。对上他阴沉的眸子。“冷蓝你别这样。”

单手把她抵在门上,冷蓝抬起另一只手点去她睫毛上的水珠。“你是水做的吗?”

他问。

“我让你这么难过了吗?”

“辛暖,我等了你一下午你知道吗,你不要我了吗?”

辛暖沉默做回答。

倾身堵住她的唇,酒精的味道混着橘子的香甜,他克制着自己,缱倦的吻着。辛暖挣扎,她的力道无法撼动分毫,冷蓝正试图强行撬开她的嘴巴。

疯子!

用尽全部的力气反抗,辛暖的眼泪也掉下来。

原来她的感情是可以被轻易玩弄的东西。这份注定见不得光的心动,她小心翼翼的藏起来,偏偏要被他撕开。

“冷蓝,你放过我吧。”她深吸了一口气。

“你这样让我很难堪。”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把额头抵在辛暖的额头上,紧闭双眼平静了一会。“去睡觉吧。”

打开门把她推出去,辛暖转过身,他从里面反锁。

二楼的次卧也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被开到最大。

冷蓝的两腿悬空坐在地板上,让风吹散酒精的味道,想尽快清醒过来。头疼的狠了也是同一副表情。

他望着天边的夜色,从星星点点,到泛起了鱼肚白。

光线柔的落在身上,将地板点亮。听见动静,垂眸,看到一楼的门被打开。辛暖走了出来,她穿着整洁的校服,背着粉色书包,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步一晃的离开了宿舍。

手指动了动。

是什么原因,让他真的很想把她抱在怀里。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冷蓝倾身跳了下去,轻松落地,沿着长廊来到后院,靠在秋千上,闭眼。

辛暖踏进教室,里面的嘈杂突然像被摁了暂停键,视线聚集到她身上。辛暖的脚步微顿。

书郡宁回过身:“辛暖,你说冷蓝说要尤易一只手的事情是真的吗?”

闻言,她目光一窒:“我也不确定。”

王晓苏跑过来,抓住辛暖的手就说:“什么叫不确定?安老师和尤易都没来上课,好不容易你来了,说的还是不确定,你怎么可能不确定!”

“安老师和尤易都没来上课?”

“对啊,我们今天自主学习。”书郡宁说完,辛暖打开终端,冷蓝的页面仍然是灰色,她还在黑名单里。

他应该还在宿舍吧,想到这,辛暖起身离开了教室。

现在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是看不到人的,开始还能听到教室里传出有老师讲课的声音,再走一段距离,周围便安静下来。

湖边的孔雀被惊的跑远,好久才安静下来,继续散步。

天气热的让人心闷,远远走来几人,三番两次将她围堵在岸边,辛暖蹙眉望着几个女生。

她们当中有一个还是学校有名的人,辛暖认识。

那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安逸今天没来上课,所以她可以跑出来。可眼前这些人却也在外面走动,除非是得到学校的允许。

“这不是辛暖吗?真巧,我们正要去找你呢。特招生不好好学习,上课时间跑出来不好吧。”

辛暖感觉来者不善,被她们逼的后退了几步,才道:“与你们无关。”

“哈哈,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啊。”旁边一个短发女生伸手将她推倒在地,辛暖的手顿时被碎石划破,耳边传来凉飕飕的声音。

“区区平民,就应该低声下气一点才更讨人喜欢吧。”

“害了自己同班的感觉怎么样?很得意吧,来了才几天就勾引人。你们班老师没有教你怎么做一个好女孩吗?”

“可她长得的确很漂亮,要不是自信,又怎么会恼羞成怒呢。”

辛暖打断几人的话。“我没有勾引尤易。”

‘啪!’脸上火辣辣的疼,她被打的侧了身,辛暖没有想到自己会挨打,不可置信的捂住脸,看向着动手的女孩。

“你!”

她却先说道:“怎么了?疼啊?尤易断的可是整条手臂。一副认不清自己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好恶心。平民永远都是平民,别痴心妄想和学校里的男生在一起。实话告诉你,尤易喜欢过的女生比你的头发都多,以为自己是谁啊?”

说着她又推了辛暖一下,险些将她推进湖中。女生弯了嘴角:“我们今天,就是让你看清楚自己什么身份!”

吐出一口气,辛暖看向四周空无一人。“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相互看了一眼,为首的女孩冷笑着打开终端,并调成公开模式,与此同时,辛暖也看清楚了凡洛则校园网站上标注火热的帖子。

《当代蛇蝎美人:关于冷蓝动手事情经过。》

作者:***

”巧了,那天跟女朋友去逛街,看见尤易搭讪特招生的一幕。

当时特招生没有拒绝,两人勾肩搭背,盲猜在交往中。作为冷蓝的救命恩人,被他撞见后,尤易挨打并不冤。毕竟他的花花肠子很多人都明白。

后来尤易被送医院,辛暖被冷蓝带走,全程没有沟通。可是后来却突然有了冷蓝要尤易一只手的说法。

相信聪明的人都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辛暖的社会地位是平民,全靠冷蓝来的凡洛则。当冷蓝把她带走提醒她尤易的为人,这一盆凉水泼下来,对她来说,相当于直接打破了嫁入豪门的美梦,恼羞成怒。

就假借冷蓝的名义报复。

冷蓝是谁,想毁掉一个人轻而易举。有这份恩情在,辛暖要做的,即使不是自己的本意,也只好默认。

评论区的人都是匿名。

【安逸老师班里真是卧虎藏龙,怕了怕了。】

【所以不是我们圈子的人,干嘛要呆在一个学校。把我们和人放在一起好可怕。教育,三观都不同,何必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际之娇妻难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