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冷蓝的终端好友,但是他主动加的。一时之间没忍着笑出了声,说回去会会被妒忌死?不,说回去更本会有人我相信。judgement,是审判(意见、准确判断)rightly,正义sanctity,圣洁的这个组织,有着圣洁不可以直接侵犯的权力十分强悍,以正义之judgement,是审判(意见、判断)rightly,正义sanctity,神圣的。...

她有冷蓝的终端好友,还是他主动加的。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说出去会不会被嫉妒死?不,说出去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judgement,是审判(意见、判断)rightly,正义sanctity,神圣的

这个组织,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非常强大,以正义之名,审判世界,守护和平。

如果说国有国法,那么JRS就是世界的律法。

辛暖烦躁的攥紧了路边的野草,松开后被手汗粘一手土渣子,她迷路了,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学校也是可以那么大的。

上课时间外面根本没人,她也不好意思问。

走到脚腕酸痛,看着眼前陌生的建筑和日头。这个时间,差不多快下课了吧,第一天上课就这么不顺利,事已至此,还不如休息会。

吹干净地上尘土,正要坐下的辛暖听见动静回头,有个很高的男人向她跑来。他的皮肤黝黑,辛暖是冷白皮,和她站在一起更显黑了。

“辛暖,刚刚有人说看到你来这边了,可算是找到你了。”

“你是谁?”

“我叫安逸,是一年三班的班主任,也是你的老师。你一上午没去报道,下午也快上课了,我想着来找找你。”

辛暖脸色一红:“老师好,我第一天上学,在附近熟悉一下环境。”

安逸:“......熟悉环境?”

跟在安逸后面,辛暖听到他的声音。“你没有参加过凡洛则的考试,所以我不知道你具体的情况,你之前在那个学校上学?对追上学习进度有把握吗?”

“一点把握也没有。”

“哈哈,没关系,勤能补拙,昨天你的学习资料已经寄过去了,你对学习有什么明确的计划了吗?”

“那不是老师的事情吗?”她对这里可是一无所失,学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适应融入这里。

......

安逸:“那么,我给你准备一次考试没问题吧,那你有没有比较擅长的科目?”

“历史吧,虽然我们的历史可能不太一样。”

“好。”

“对了,三班的那群孩子不是很好相处,你短时间内可能交不到什么朋友,也不需要灰心,时间长了他们会接受你的。”

“为什么?”

安逸叹了一口气,声音带着一丝无奈:“他们也是天才,很多不比一班的天赋差。但是,他们的内心受过不同程度的伤。有的是被常年留守在家,有的是不被重视的孩子,有的父母有家暴倾向......这些孩子。他们几乎已经放弃自己了的人生,破坏规则、不服管教,好几次都闹到要被开除的地步。不过,你不用太担心,他们已经收敛,会听我的话了。”

辛暖惊讶:“安老师为什么会被分配到这种班级?”

安逸挠头:“这是我自己要求的,其他老师不愿意教他们,说来也巧,我新来学校任教赶上这件事。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孩子被毁掉,就请院长把所有准备开除的孩子交给了我。”

“学校都准备放弃他们了,你为什么要收下。不是自找麻烦吗?”

辛暖算了一下,都二十多岁,在她们那都能养家了,这里的孩子还在叛逆。

“好神奇!院长也单独这么问过我这个问题。要不是这个原因,我也不会那么快当上班主任。”

他转而笑道:“其实我觉得,他们还小。叛逆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抗议,为了守护脆弱的自尊,希望得到关心和爱护。我不想看到他们因为自己的无知被现实击溃。想帮助他们,他们还有巨大的潜能,在我眼里,他们一点也不比其他班里的孩子差。”

作为老师,如果只选择有前途有希望的孩子自然能前途坦荡。可是,能够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帮助,去感化和救赎每个受伤的孩子。

让他们幡然醒悟后就可以重新开始,而不是为时已晚。这才是不忘本心,对得起学生的一声老师。

辛眠盯着安逸,突然觉得他的五官也不是那么平凡,他眼里有光,属于耐看型,伸手拍怕他的肩膀。“你是个好老师。”

安逸露出意外之色,他大笑了起来。“你果然很有趣。”

有趣?

这个评价可真奇怪。

还没走进去就能听到里面杂乱的说话声,这样的动静,一路走来路过其他班级都没有,辛暖不由得怀疑,自己是被随便发配了一个班。

两人先后走进去有了片刻的安静,也只是片刻。

“同学,恋爱吗?”

“美人啊!”

辛暖的确算得上美人,纯黑色的长发温顺的垂下,橙白相间的气质校服将身材衬托的修长有致,白皙水润的肌肤,瘦的瓜子脸小巧不显得骨感,轮廓给女孩增添了柔软。浅灰色的秀眉,一双绝美的深紫色双眸,如琉璃般干净一眼望到的清澈,她的眼睫纤长,双眸平静,秀挺的鼻梁下,一口水粉色的小巧亲吻唇,娇润欲滴。

辛暖在心里默数了一下,班里只有24套桌椅,20个学生,教室很大,四张桌子一排,一共五排。加上她就是21个。

安逸冷着脸,将手里的东西‘砰’一下放到桌子上。“安静!”

“我在学校的帖子里刷到过她的照片。”

“我也是,只有个侧脸,本人更好看呢。”

“还有人说她很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介意同班的吗?我们有的是钱。”

“哈哈哈......”

安逸又抬高了声音:“同学们,安静,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的新生,辛暖。”

“辛暖,名字也好听,你们说我去跟她做朋友有希望吗?”

“听说是个平民,要不是救了冷蓝,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考上凡洛则难道不是有脑子就行了吗?”

“......”

安逸他尴尬的咳嗽两声,指着第二排靠窗的桌子:“你去坐在哪里吧。”

“好。”

辛暖顶着众人的目光走过去,教室里每张桌子都是假冰面,角落有花雕看起来非常高级优雅。

用特殊的笔可以在上面随便写字图画,还有上传功能,可以直接用来考试,非常方便。

“都老实点,我们开始上课,打开生物鉴解的光板。”

辛暖正要打开书包,桌面上已经出现了生物鉴解的内容。

才意识到安逸并不是在和学生说话,光板是半智能,只要安逸指令下达,对应的光板就会自动连接课桌,在上面播放他要讲的内容。

“哈哈哈那个新生好傻。她在干什么?”

“蠢。”

她盯着桌子上的黑漆漆的小团子,随着老师的讲解还出现了文字。

“这个是梅梅,大家应该很熟悉,很多家庭把这个当作宠物来样,它们最大可以长到十厘米,是一种非常聪明勤奋的动物......”

辛暖伸出手指戳小团子,软软的,被戳的害羞了就缩起来,然后欲拒还迎的跳到了辛暖的手上蹭着。

“哈哈。”辛暖被它的举动逗笑了。

紧接着,三班的教室里就爆出哄堂大笑,捶桌子的都有。路过的老师还以为三班的学生终于疯了。

“哈哈她,她可真厉害,很少有人能让我笑出腹肌了。”

“那只是智能光板里的一串数据而已,我的天。”

“最认真的学生,我们应该向她看齐噗哈哈哈。”

“老师,我举报有人上课时间把教材当宠物rua。我认为这是对教育界的一种变相侮辱。”

辛暖变了脸色,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她听了一下午的天书终于挨到了放学,教室能源关闭后,辛暖一下来了精神,没想到时过经年,还能体会一次作为差生归心似箭的心情。

当她拿起书包就要走,突然被安逸点了名:“辛同学!你回去多看看教材,明天上午给你单独考试。”

“......好。”

老师也意外的很负责。

刷了学生卡回到宿舍,辛暖将书包挂到玄关架子,神情恹恹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怎么这么难啊!

莲娜从房间走出来,看见她这样,好奇道:“辛小姐,你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

辛暖摇摇头,不想说话。

“那是怎么了?”

被莲娜追问,她只好回答:“太难了,我学不会。可是明天我就要考试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不及格过。”

想想就害怕。

“不及格就不及格呗,又不是正规考试,老师只是探探你的底,没什么难题的。不会写你就蒙。只要你肯用功学习,下次一定能考好的。”

莲娜的安慰太过官方,辛暖喝一支营养液,就抱着光板上楼学习。没注意到莲娜打开了终端。

里面有一条未读消息。

冷蓝:她回宿舍了吗?第一天还适应吗?

莲娜:老师第一天就逼她考试,都快被难哭了。

五分钟后。

冷蓝:??那个老师?

书房内,板板正正的声音毫无感情色彩的响起。

“历史中有记载:物体都具有惯性质量,如果它可以视为点,则称为质点,只要物体始终可以视为质点,质量在整个运动过程中保持不变,即质量为守恒量。”

盯着光板里的原理,越看头越大。

第二天。

辛暖来到教室,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辛同学,早上好。”

“安、老师早。”

“快进教室吧,马上就上课了,下次记得早起一些,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太赖床了。”

“......是。”

教室能源自动开启,桌子亮起温柔的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际之娇妻难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