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暖一路小跑着到冷蓝面前:“我想这个娃娃,这个在我们那仅有西方才有的,爸爸始终不给我买。”怕她不好好的去学习,玩物丧志。辛暖他的视线对上,看见了他的嘴角除了未收的笑意。他笑什么?正不解着的时候,却听到冷蓝又大方的地说:“你爸爸还真严历,你不喜欢的都也可以怕她不好好学习,玩物丧志。。...

辛暖小跑着到冷蓝面前:“我想要这个娃娃,这个在我们那只有西方才有的,爸爸一直不给我买。”

怕她不好好学习,玩物丧志。

辛暖他的视线对上,看见他的嘴角还有未收的笑意。

他笑什么?

正疑惑着的时候,却听见冷蓝大方的说道:“你爸爸还真严厉,你喜欢的都可以买。”

服务员微笑着介绍:“您的眼光真好,这是新出的少女仿真娃娃,还是最新版的。”

也难怪她这么介绍,因为辛暖最终看上的都是过气的一些老款,难得眼光变好,也就由衷夸赞。

“我要给她取个名字,辛心。”

辛暖把洋娃娃交给服务员拿去发空间站。

走到一片经典古钟表区的时候,辛暖有些累了,都已经下午两点半了。冷蓝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买的都是老旧款的东西,想要其实有更好的。”

还以为她要买表,有终端后这个根本就是用不到。

“我喜欢。”

一句话怼的冷蓝哑口无言,本来就是这样。他也不解释,又不耐烦,她当然只能挑选一些自己能看懂的。一直追问服务员得到的都是官方的介绍。连个出主意的都没有。能买这些她已经很满意了。

怎么使用,服务员都会耐心的交给她。

两人离开了天地一堂。

辛暖站在门口,接过免费赠送的冰饮,冷蓝把车开了过来。他下车帮辛暖打开车门,给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没有急着发车,辛暖见他拿出一张漂亮的黑金色磨砂材质的卡笑问:“你知道最后结账的时候你花了多少吗?”

“这张,你足足刷了将近一半。”

“一半是多少?”

他思衬道:“重要的是,你买了一堆垃圾。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优雅而精准的找到那么多不实用的过时品,这败家程度。”

用卡在辛暖头上轻轻敲了一下:“相当于直接做慈善了。”

说完,他收起卡,启动了车子。

辛暖......

辛暖回去的路上都没有说话,生怕提起让他想起自己花那些前,看到学院的大门,她才说道。

“冷蓝,终端做好直接发到我寝室站点就可以了,我们以后就当不认识吧。”悬浮车猛地在半空中刹住,辛暖一个前倾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臂。

冷蓝转头:“你说什么?”

辛暖堪堪收回自己的手:“有这么开心吗?我知道!我要的是多了点,我都记在心里了。你自由了。”

以后......想起女生宿舍前听到那些话,毕竟她也不想顶着冷蓝救命恩人的外号上学啊。

他握紧方向盘,沉默良久,才道:“行,你可得好好记住,清清楚楚的记着。”

回到宿舍,刚下车,“再......见。”辛暖欲道别,人和车都已经看不见了。

刷学生证,买的东西一件一件被传送过来。辛暖困的狠了,就把这一切都交给了莲娜。

她正在后院处理杂草,碍事的树枝也需要修剪,枝桠不断掉地上,宿舍里飞来了两只燕子,衔树枝在屋檐下筑巢。

学生有辞退女仆的权利,学校也不会让她再回原来的岗位。如果丢掉工作,回小城市,以那里的工资水平不管怎么努力再也养不活一家七口。

辛暖在外面出了汗,回去先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睡了一觉,醒过来太阳已经西沉。

别墅里有了添置,多了烟火气,格外温馨不少。她还买了很多厨具,将放营养剂的架子拆掉做成厨房。

这个世界的厨房用品和她印象里的功能差不多,而且更加方便,这样她随时能做些点心吃。

营养剂虽然像果汁一样好喝,但是没有果香,味道非常奇怪,辛暖是吃食物长大的,可受不了一天三顿的果汁。

突然响起他们刚获救的时候,冷蓝大方的给了她一箱高级营养剂,说管饱。本来以为苦尽甘来,应该能吃到大餐,结果自己就得到一箱水,她好脾气的挑了两支,不想喝了,就全部给倒掉了。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营养剂的用途,直到冷蓝对她发了好大一通火,才知道,这是这个世界的高级营养需求品,可以替代食物。

本以为是抠门,没想到他这么大方。

......

莲娜从屋外走进来:“后院的秋千安装好了。”

闻言,辛暖走去后院,秋千架很结实,绳子握着像皮革,不会滑,也不磨手,软软的很舒服,中间是一块白色的纯木木板。

后院的已经被清理干净。莲娜跟了过来:“校服洗干净了,明天上课就能穿,学校规定的睡觉时间是九点,你得回去了。”

辛暖拨弄着头发:“这里也有宵禁?”

可她才刚睡醒没多久

“当然,除了照顾学生,监督你们的作息也是女仆的工作。”莲娜忙完,就开始拿没人会在乎的规矩没事找事。

辛暖家里也有宵禁,只好回去。

莲娜目送她进入别墅,打开终端和冷蓝的聊天页面。

莲娜:“她去睡了。”

冷蓝:“她竟然睡得着?”

冷蓝:“你的小费以后由我出,比其他学生给的只多不少。她情况特殊脾气也不好,你多点耐心照顾好她。”

莲娜:“非常感谢,等她睡着了还用给你说一声吗?”

冷蓝:“不用了......”

次日清晨,辛暖从柔软的床上坐起来,去浴室洗漱,新的一天,她要上学,衣架上是干净整洁的校服。

打理好自己,莲娜已经领了今日份的营养剂回来了。

“你醒了,起的还挺早。你的书已经寄到了,我给你取出来放书包里了。”

“嗯。”她喝着营养剂,抬眸:“我没有名字吗?”

“好的,辛小姐。”

拉开书包,辛暖拿出里面的教材,很多不同颜色的光板,薄薄一页,这是专门针对教学研发的多功能半智能教材。

白色的光板点开是《星际文学》页面

蓝色的《科学演算法》

黑色《星球盟约和法律》

紫色《机械设计与组装》

绿色《生物鉴解》

橙色《营养学》

......

辛暖抬起头:“你们这有二十八门学科?”

“辛小姐,低等部和中等部还有二十二门呢,高等部自然学的更多,这些每个学校都一样的啊。”

“......”

这个世界的人类生命、体能、智力各方面都超乎想象。自然竞争也更激烈,人才的筛选和淘汰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这个世界知识分子的门槛怎么这么高,辛暖有点心烦。

见时间差不多了,放下营养剂空瓶,拿起书包。背包是少女的粉白,走在路上,引人注目。

凡洛则的校园网上很快爬上了一张照片。

点开是立体的,如身临其境,女孩正在走路,只照到了侧脸,漆黑的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齐眉的空气刘海本该显得乖巧,却让人产生高冷和疏离感。

下面便有人评论。

“这个女的是谁?以前在学校没见过,新生吗?”

“是一年三班的特招生。”

“我知道她,因为救了冷蓝才能入学的,昨天还在冷蓝车里看到她了。”

“她长得超美的。”

“明明超恶心的。看她长得那副样子就知道有多脏了。”

“拜托,人家才刚转过来,不要说这么过分。”

“她没来学校就得罪了一年级所有的老师。”

“啊?她会被退学吗?有点舍不得,这个颜值我好爱。”

“那个名牌包,她还能再高调点吗?明明是特招进来的,装什么啊。”

“身材真好,不知道我追她有没有机会。”

“她的侧颜真好看,那是什么唇形小小一点好可爱,想看全脸。”

“现在变更面部基因的整容技术都这么好了吗?”

“有病吧,你们就是嫉妒。”

冷蓝:“祸从口出。”

评论区静默了数秒,发帖的人默默删除了。

所有人都无语,为什么冷蓝也会刷校园网,谁能告诉他们?他不是很忙吗。这个瓜实在是诱人,所以校园网取而代之的,是再次被刷到榜首的关于冷蓝的帖子。

:截图!这是警告吗?是警告对吧!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太溺爱了吧,嘤嘤嘤冷蓝真的性格超好啊。

“好想念他,昨天回来学校我都没来得及看他一眼。”

“他现在怎么不来学校上课了,我也好想见学长啊,他太忙了。”

“呵呵,人家那次回来考试不是第一?他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也很努力啊,心疼。”

“常年在外实践、做任务、光军功和奖章都让我望尘莫及了。听说他已经见过了JRS长官被内定了。而同龄的我还没毕业。”

“那个考核超变态的世界督查联盟?我的天,冷蓝毕业后要成为我国第七个进入JRS的人,我要吹爆他!看谁还敢说他是靠家里。”

“别,在网上还是保密的,也就我们校友知道。”

“这就是真人版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拯救了银河系的人才能嫁给他吧。”

宿舍,莲娜爬在沙发上啃着老家那边寄回来的甜瓜,她也刷到了这个帖子,放大了看,还真是JRS。这可是连禾央国那种封建帝王制度下都要忌惮的世界组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际之娇妻难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