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的比手镯的贵,很多人用的都是戒指,你挑什么。”辛暖也是娇气的人,将戒指好好的放桌上。“那我切记了,我戴不惯如果大的宝石。”气质差点儿的,看出来是个爆发户如果丑。“最重要的的是高品质终端以及使用感更好,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和终端没关系,我不不喜欢辛暖也是娇贵的人,将戒指好好放桌上。“那我不要了,我戴不惯那么大的宝石。”。...

“戒指的比手镯的贵,很多人用的都是戒指,你挑什么。”

辛暖也是娇贵的人,将戒指好好放桌上。“那我不要了,我戴不惯那么大的宝石。”

气质差点的,看起来就是个暴发户那么丑。

“重要的是高品质终端使用感更好,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和终端没关系,我不喜欢戴戒指,太碍事了。”

“这个学校人均一个女仆能碍你什么事?”

辛暖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扭脸对着壁炉不吭声了。

见她又可怜兮兮的耍性子,冷蓝被气笑了:“行行行、我真是服了你了。我去给你预约定制款,手镯样式的高级终端,这样你会满意吗?”

辛暖闷闷道:“是手镯就行。”

高不高级不重要,反正她也不会用。

“我还没小气到那种程度,就是麻烦点,你得等两天。”

“可以。”

“你知道吗?”他认真的看过来,辛暖眨眨眼,脑子里露出小问号。“我,在很小的时候......”

辛暖耐心的等着。

“都没你这么难伺候。”

“......”

“一身的小姐病。”

关键她也不是小姐啊,这就冷蓝最不平衡的地方,还是说,知道他的身份,自动生出了小姐病?要是这么想,在沙漠里,还真分不清是谁捡到了谁,因为根本没有她的信息,也就是‘黑户’。

辛暖小脸一鼓:“我本来就是千金小姐,我爸爸是......”

他直接怼了回来:“我还千金大少爷呢!我爸爸是少御、我妈妈是基因研究院院长,我爷爷是元首,奶奶是前元首长女。动不动就你爸爸,谁没爸爸似的。”

辛暖:“......”

这里已经不是她的世界了,她要丢掉全部的过去,来适应这里。

表情突然变的孤独而寂寞,冷蓝看着这样的她,知道自己话说的难听了。就算是黑户,她的气质也很好,不像穷人,举止间看得出是娇生惯养过的。

倒也不是他不想宠着......只是总有一种被赖上的感觉。

冷蓝烦躁的拧眉,干脆躺下打开终端转移注意。

辛暖拘谨的捏着手指,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开口。“你一会陪我去逛街吧,你说你们这有商城的。”

她现在什么都缺,至少要看看这个世界有什么,增进了解,才能更快融入。

“不去,陪女生逛街是男朋友才能做的事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怕你是那个意思。”

“......”

他突然坐起来:“不对,你没钱,你找我是给你做提款机的。”

她点点头。

要不是这个原因,她有什么理由说出这么孟浪的话?

“反正,你喝了我一壶水,还是我爷爷动西方带来的,你最好......带我去。”水壶是西方带来的,水不是而已。

“你是不是没威胁过人?”

辛暖脖子往里缩了一下:“第、第一次。”

他站起身,辛暖起身得仰着脸看他。“走吧。”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辛暖马上跟了上去。

莲娜在院子里处理杂乱的石头和长到路上的野草,别墅有情节功能,园林这些还是要靠人力或机器处理。见两人出来,擦擦头上的汗水,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辛暖从小到大都离不开秋千,希望这个世界会有,她在心里计划着要买什么,两人离开了宿舍。

3S的悬浮车有着无与伦比的外表,冷蓝的车偏向优雅和大气,在路上有优先行驶权,是碾压2S的最为霸道的车中帝王。副驾驶的车门打开,辛暖坐进去,两腿并齐。

冷蓝伸手直接把她摁在靠椅上,系上安全带。

回到驾驶位,他侧过身压了过来,她的手下意识的握紧,感觉到冷蓝的靠近和压低的气息,心紧张的加快了跳动。

她还没和男生这么暧昧过。

冷蓝把她的座椅往后调了调,让她坐的更舒服一点。

“快看,竟然是冷蓝。”

“真的是,他好久没来学校了。”

“好帅啊我出息了我一放学回宿舍就撞到了冷蓝。”

““我该怎么表示我的激动?”

“等下,副驾驶是谁?我想起来了,她是那个新来的,冷蓝的救命恩人?不是都让她入学了吗,为什么还缠着他不放!”

“她可真不要脸,不会还要冷蓝以身相许吧。凭她也配?”

这些话一字不落的落到两人耳朵里,辛暖只能装作听不到,嘴角微微下沉,是她心情不好的标志。她能感觉到冷蓝看过来的目光,在故作冷静而已,是害怕她会赖上他吗?紧接着,又听他松了一口气。

其实冷蓝只是害怕她会生气,说中了太露骨,说错了就已经构成诋毁,看见她神色如常才放心下来。只是以身相许的话,他一定会拼死反抗的吧,什么救命之恩还要搭上一辈子,谁乐意被这中二病奴役一辈子啊。

除非自己有病。

但辛暖这性格吧,除了自己好像还真没人能惯着她?一点也不讨喜,将来结婚了也会受委屈吧,那么骄傲的性格,又很无知,除了好看......

想到自己的几个好友,都是正直的人,也有颜党,大小姐虽然脑子有点问题,不过长得还真的不错。交给他们其中一个自己不但能解脱,也能放心了。

“3.141592653589793......”

“你再说什么?”

“圆周率。”辛暖口中念念有词,这种超高速的车,她必须要转移一下注意力,才能不让自己尖叫。

冷蓝暗骂了一句有病。

车速却是降慢了下来。

天地一堂是爱京最大的超市,这里一共九层,从一层的百货区到九层拍卖区,物价高出外界百分之十五,仍然能屹立不倒,主要还是取决于这里对品质把控严格。他们的客户目标主要针对有钱的人。

为了达到最贴心的效果,在机器人遍地的时代,连服务都仍然保持培养真人销售。

“天地一堂,这个名字很好。”超市用这样的名字,就会让进去的人觉得这里格局很大,而且物品齐全。

“大小姐,你是来购物的,人家名字取得好跟你有关系吗。”

“......”

辛暖走进去,便被迷乱了眼。白皙完整的地面,奢华的水晶灯,宛如走进了陈列馆,又或者是消费狂欢的舞台。

辛暖走进女生区域,即使只是一条小小的手链,也会有最柔软的垫子呵护着,装入银制的盒子陈列在展柜里,要知道,这些都只是最平凡的东西而已,在这个商场都被视作珍宝。

说不心动是假的,可是辛暖也知道自己是花人家的钱,能不要的尽量跳过。她发誓真的很努力的在告诫自己克制了。

可是从小到大没穷过的人,那有那么容易就学会勤俭。

“冷蓝,那个什么,放在那个空间站会不会丢东西啊?你们这有小偷吗?”

他不耐烦的回答:“不会,就算是会,也不会偷你买的这些过时的老古董。”

“我觉得自己拿着比较放心。”

“我是不会帮你拎东西的。”

“......”她只是想让冷蓝给她介绍一下有多安全而已。

和服务员聊过之后,辛暖更迷惑了。“这个用了就可以把皮肤变滑?”骗人的吧。

“冷蓝,你觉得......”

她转头看见盯着终端的人,正用一种很不在意的表情,说着最敷衍的话:“你喜欢就买,不用问我。”

柜台后服务员都在暗暗嘲笑她。辛暖只能自己把握那个‘度’认真购物,心无杂念。

“嗯,你说的倒也不错,我的嘴巴有时候会干,可是为什么种类这么多啊?冷蓝你帮我挑......”

“买买买。”他不耐烦的跟着,连眼睛都没有抬。

导购小姐笑的脸色开出一朵朵花,看辛暖是跟地主家的傻闺女一样的眼神,不往狠了宰都对不起她这个月业绩。“这个您买了绝对不会后悔的,相信我,这只眉笔,在几年前风靡可厉害了,颜色好几次都卖断货了。”

“冷蓝,眉笔是什......”

“买,说了不用问我。”

辛暖的么都没吐出来,看着他,他可能是真的不耐烦了吧。自己还是不打扰他了。

总算忙完了工作,冷蓝关掉终端,才挪出心思关注了一下女孩,刚刚她好像问了一堆问题来着。

她怎么都不懂,脸上除了好奇,还有不知所措。不过,没有了平时那副气死人的样子,没见识的样子还挺可爱,傻乎乎的。

冷蓝下意识的就笑了,无奈的摇摇头,赏心悦目。

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傻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正欣赏着她怯懦和犹豫的样子。

之后,冷蓝愣了一下,心中诧异,她竟然笑了。

笑的真开心,两个浅浅的梨窝。

这一瞬间世界隔绝,嘈杂的人流不见,只有心跳的声音和眼里的她。他脑子一热,莫名其妙就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很奇怪啊。

辛暖不知道冷蓝在心里怎么骂她的,正爱不释手的抱着半个自己大的娃娃。

娃娃肤若凝脂,穿着一身蓬蓬裙,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手上捧着一束鲜花,甜甜的笑着。

太可爱了吧。

看见她的第一眼,辛暖就认定了这个娃娃,有了她,自己以后在这个世界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际之娇妻难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