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泽国,正值夏日,碧蓝色的天空让人在闷热中寻得一丝凉意。山腰的道路上,没有车轮的悬浮车正平稳的行驶。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她第一天入学。侧目看向窗外,这所学院景色很...

月泽国,正值夏日,碧蓝色的天空让人在闷热中寻得一丝凉意。山腰的道路上,没有车轮的悬浮车正平稳的行驶。

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她第一天入学。

侧目看向窗外,这所学院景色很美,拥有一片碧绿色的湖泊,树林,小桥,两只银色的机械孔雀卧在草地上,宝蓝色的眼睛和她对视。

简直就像真的孔雀一样。

辛暖走进学校,两个巨大的半月石柱屹立在草地中,就是入口了。她已经看到来接她的人。

“下来了下来了,就是那个女生吧。”

“对,她就是救过冷蓝的人。”

“看她长得,跟个妖精似的,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难怪会做出胁恩图报这种事。”

女生穿着橙白相间的校服,背着粉色的书包,笑着走进了学校。

监控室内,几个一年级的老师盯着屏幕。

院长尓凡将学生卡往桌上一放:“人都到了,做决定吧。”

白姬:“能进凡洛则的那个不是有天分的孩子,几个班竞争已经够激烈了,这时候来一个特招生不是给我们拖后腿吗?”

“就是。”

其他老师也纷纷发出不满的抗议声。

不过,这个女孩倒是漂亮,黑色齐腰的长发,淡蓝色的发卡将刘海别在一旁,清冷,乖巧,身材修长纤细,独特的气质看得出她的教养很好。

可是作为一名老师,他们在乎的是学生自身的实力,一个特招,连入学考试都没有参加,根本不符合他们内心的标准,谁要了谁倒霉。

辛暖走到接她的几个女仆面前。这些人才看清,她有一双深紫色的眼睛,在正常光线下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

她的声音轻轻浅浅,像羽毛拂过了心尖。

“你们好,我来报道,东西都在车上了,我想先去寝室。”

辛暖看到她们一副不屑的样子,装聋作哑,她犹豫了一下,又问。“你们是凡洛则的女仆吧?”

穿着女仆装,她应该没有认错才对。

为什么这几个人好像很讨厌她的样子?

“哈哈哈......”此刻监控室里响起安逸爽朗的笑声。“真有趣,院长,把她给我吧。”

白姬精明的眼睛转动,阴阳怪气道:“安老师,你想好了,三班那个混混班级,评分已经够低了。还要加个麻烦,这可是直接影响到我们工资的。”

“自然是想好了的。”自己班里的学生被说混混,安逸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见所有人没了异议,尓凡起身,将空的学生卡交给安逸:“就这么办吧。”

天空闷热,遥远的路程让人胸闷,呼吸都重了许多,在路过那片湖泊的时候,风吹来一丝凉意,舒服的呼出一口浊气。

其中一个女仆走过来:“我叫莲娜,刚刚收到工作调动,是你的专属女仆。”

“你好,我叫辛暖。”

伸出的手僵在半空,辛暖悻悻的收回,看来自己不太受待见啊。

凡洛则是世界第一的高等学院,这种档次,都是1比1给学生分配贴身照顾的女仆,对学历,身高外貌都有要求,还要经过严格的培训。

而莲娜的衣服,一看就是在学校分发营养剂的。可见,不只是这些人不喜欢她,这个学校都不欢迎她。

和别的女仆交代完工作,莲娜带辛暖走进了长廊,这是一个缠着花藤的长廊,一看就很受女孩子喜欢,辛暖偏爱走进来的阴凉。经过转角后,两人来到一个红棕色的木门前。

“你急什么?”莲娜不耐烦的挤到她身前,往门边黑色屏幕里扫描终端,在下方的小门里取出一张红白色的金属质卡片。

“这是你的学生卡,上面有你的班级号和学号。回头可以直接绑定到终端上。”

她刷入门上的空隙,扫描后‘咔嚓’一声响。莲娜说道:“学校宿舍用的是叠层空间,这是主入口,一张学生证对一个空间,你是新生,里面会自动注册一个新空间给你。”

推门进去,青草的香盖过了花香,新空间里面没有活物,一个小池塘,一小片桑树林,移动粉白相间的女生独栋别墅。只是微微脏乱。开启自动清洁装置后,这些问题都会不见。

“你去看看你的宿舍,然后告诉我我的房间,今天我就得搬进来了。”

辛暖推开别墅厚重的欧式双开门,走进里面,南面有壁炉,真皮的沙发,中规中矩的摆在那,洁白笨重的石桌格外大气,也实在是占据空间。

转角处有个不怎么显眼的门,里面向北开着一扇窗户,空间有二十来个平方。辛暖看了一下,指着。“你住这。”

“这里?这里当杂间比较好吧!二楼才是住宿区域!”莲娜抬高了声音。

“我认为碍眼的人呆在不显眼的地方比较好。”

“你竟然敢说我碍眼!你不过是个特招生,如果不是冷蓝的救命恩人,你连凡洛则的大门都碰不到!你又比我高贵多少?”因为辛暖的话,莲娜整个人势汹汹的。

“当然,你可以离开我的宿舍。”反正找到宿舍,自己也用不着她了,干嘛还要看这人脸色。

“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凡洛则学院是私立,这里可不缺女仆,一向是不能干就走人。她能找到这份工作可不容易,这个特招生懂什么。

辛暖无语:“你问我?你的工作和我有关系吗?”

莲娜哑口无言。

没有再理她,辛暖接着参观自己的宿舍,这可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家。一楼有客厅,杂物间,放置营养剂的柜子,中间是一个旋转楼梯。

上二楼,过玄关视野开阔,中央是一套沙发,往南一扇大的落地窗,通一个花园阳台。左手边白色雕花拱门,里面是开放式的巴洛克风卧室,连着一个小衣帽间。

右手边是浴室和书房。

径直走过去推开玻璃门,阳台很大,镂空的扶手,还有个通往后院的室外楼梯。

这就是她要住六年的地方,辛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被太阳晒的难受,回屋里拉上窗帘,这样就阴凉多了。

这是一场对彼此都足够幸运的交易,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在沙漠中醒来,奔波两天见到的第一个人。

他穿着黑色军装,身材很好,有着媲美神明一样俊美的容颜,只是有些狼狈而已。试探他的心跳和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

她想了很久,要不要救。

因为太孤独了,所以选择放弃最后一壶水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她强调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喝了我的水,你就要付出代价。”

他的睫毛上还有沙子,干涸的唇开启,竟然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他说。“好。”

之后,人果然活了过来,从他口中,辛暖知道这里已经不是民国了。而是一个叫做月泽国的地方,历史上没有这样的朝代,所以,她也解释不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说好的怪力乱神呢?

这里有很高级的文明,不知道领先民国多少年,也是因为那瓶水,她成为了这里的一员。

有了光明正大的身份,并在他的安排下成为了一名学生。

21岁在这个世界还是上学的年纪,那时候她就该意识到的,这个世界的学业有多么的繁重。

坐在柔软的床上,辛暖安心的躺下。

真想不到,她会救下那么厉害的人,凡洛则可是世界第一的学院。说她幸运吧。从民国一不留神跌进沙漠里。说不幸吧,上天好像对她还不错。

毕竟这里是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来的地方。心里到底是平衡了点。

辛暖翻开自己的粉色包包,从里面拿出来自己的‘行礼’

:香水,雪花膏,怀表,三十三枚银元,黑色的笔记本,一只钢笔,铅笔,一块橡皮。

至于她的手提箱,被那个人给扔掉了。给她换成这么软趴趴的粉包。

百无聊赖的翻开笔记本,里面有她在沙漠画的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地图,有困在沙漠里,无聊时候画的天空,还记录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消息。

都是从冷蓝口中得到的。

这里人不爱食物,偏爱健康便捷的营养剂,所以很少有人会做饭,因为自然食材价格便宜,一般穷人吃食物比较多。有钱人都生了个只能喝营养剂的金贵的胃。

而且他们有很严重的历史断层,银历三千多年......三千多年有可能发展成高级文明吗?

那这里的人是有多聪明,他们还是人类吗。

被质疑后,冷蓝才承认,他们弄丢了历史,只有三千年的记录。

“辛暖,有人来找你。”楼下莲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注意力,起身下楼。莲娜的房间已经铺好床了。

这是妥协了?

来人她一点也不好奇,因为她只认识一个。这么想着,冷蓝迈着他的长腿走进来,一点也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

“适应吗?”

这能不适应吗?和沙漠比起来,这里就是天堂。辛暖没吭声,看见他从兜里摸出一枚戒指抛过来。

伸手堪堪接住,辛暖也跌坐在沙发上,他就不能温柔点吗。

“我不是说了要手镯式的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星际之娇妻难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