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这些首饰表面再也没黑色物质会出现后,就又换了一次药水,再等了一会儿确认也没毒素会出现,楚媛用两块素帕将这几件首饰慢慢的的擦干。自己静静地的坐了会儿,拾掇好心情,将药水丢入空间中,等着下一次找到了最合适机会再将药水倒进,素帕则是将其烧了。楚媛清了清嗓子自己静静的坐了会儿,收拾好心情,将药水丢入空间中,等着下次找到合适机会再将药水倒掉,素帕则是将其烧掉。。...

等到这些首饰表面再没有黑色物质出现后,就又换了一次药水,再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毒素出现,楚媛用一块素帕将这几件首饰慢慢的擦干。

自己静静的坐了会儿,收拾好心情,将药水丢入空间中,等着下次找到合适机会再将药水倒掉,素帕则是将其烧掉。

楚媛清了清嗓子喊人进来,让玉簪将东西收库。自己斜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玉瑶则是跪坐在踏板上,轻轻的给楚媛敲着腿。楚媛扶着额头,一室静谧。

看出主子现在不想说话玉瑶也不敢在一旁凑趣说话,伺候自家娘子多年,她知道自家娘子此时的心情不好。

玉瑶心中充满疑惑,不是得了夫人的赏赐嘛,主子怎得心情还不好。

玉簪收好东西回来看着自家主子,十分机灵的没什么动静也没说什么面上十分沉稳的,拿了些绣活低头只做自己的活计。

正院,“夫人”黄嬷嬷将一杯温度正好的碧螺春端到张氏的手边,小声得问道“您怎么?”黄嬷嬷疑问,自己主子不是想要跟着二老爷的想法走嘛。

怎得又给几位娘子下这样的药,这要是被查出来,黄嬷嬷不敢想。“我又没有害她,只是些避孕药罢了”张氏无所谓的说着。

其实张氏真不是个聪明人,她心里想着是想讨好自己老爷,但是看着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如此风光,自己想想还是不甘心。

她想着自己的小女儿到现在都没有生育,大女儿至今也只有一女,自己怎么能看着这起子贱人生的小贱人踩在自己女儿的头上。所以她一边十分慈爱给几位娘子体面和疼爱,一面又趁此机会暗中下手。

怎能看着她们入宫成为天子嫔妃,爬上那个高位,她没能力阻止她们选秀入宫,但是可以让她们生不出来子嗣,没了子嗣看她们谁能挣出来。

同时心中也安慰着自己,自己没错。更何况她可没有下绝育药,这不是也没一棍子打死,也还有退路的,张氏心中安慰着自己。

黄嬷嬷在一旁感觉心中一阵激寒,只是避孕药吗。这东西带在身上久了可就再也生不出来了。黄嬷嬷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家的夫人了。

要去拉拢人家可是又看不起人家,这就算了,还下这样的毒手,这要是发现了可是生死大仇啊。

女子在夫家如果一直不能生育岂不是终生无靠,以色侍人能得宠多久,这就是断人活路啊。

黄嬷嬷只觉得眼前一黑,自个主子是在找死啊,若是被查到,自家主子不一定会有事,但是自己这些伺候得奴才可是必死无疑得啊。

楚媛这边,“玉簪,你是几岁来我身边的”楚媛一边闭目养神,一边问着玉簪。

“娘子,奴婢是5岁时就在您身边的”玉簪正在给楚媛做着针线活,听到自家主子突然问起这个忙回答着。

“嗯,你的年纪再过几年也大了,家中可有什么想法?”

“娘子,奴婢老子娘早就去世了,家中只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姐姐都已成婚了,姐姐嫁的。

哥哥还是不错的,就是嫂子是个狠心的,哥哥在家无法做主,家里竟是待不得的。

奴婢这辈子都想跟着娘子,若娘子不嫌弃奴婢粗笨。愿一辈子跟在娘子身边”。

楚媛看了眼玉簪,“女子,岂能不嫁人,你想好再和我说吧”“是”玉簪点头。

不管现在说的再怎么好听,且看以后吧,现在一切都还早,楚媛这样想着。

这天,楚媛正在和玉簪她们正试着今年过年的衣服,周围摆满了衣服首饰,楚媛面前放着一个大大的穿衣镜,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楚媛也十分的惊讶。

忙打听了问着老嬷嬷们才知道,原来这个镜子竟是几百年前一个姓黄的道士发现的,从此以后这个镜子就面世了。

几百年下来就是普通百姓家也是有的,家庭殷实的人家家眷都会买一个巴掌大的梳妆镜子,巴掌大的镜子大概是1两银子左右,这个价格还是非常的昂贵的。

楚媛的这个穿衣镜是先帝时期赏下来的,当时进贡的一共5面,城乡伯府也得了一面。

楚媛这件是二老爷给的,二老爷是从老城乡伯那里得的,二老爷喜欢楚媛这个女儿也可怜她几分便将这面镜子赏了楚媛。

为了这个楚媛收了多少嫉妒的眼光,六娘子的眼神利的,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这都能将楚媛给杀了十几次了。

就是七娘子那么会掩饰自己的人都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的嫉妒。

“小姐,这件大红色的织锦镶毛斗篷您觉得如何?”玉瑶捧着一件风毛出的极好的斗篷,楚媛看了下,想想没什么需要注意的,方点点头。

现如今待字闺中才能穿这大红色,等以后恐怕也没什么机会能穿了。趁着能穿的时候多穿几次吧。

楚媛伤感的想着,更何况在闺阁中的小姑娘就应该穿的活泼点。

忙忙碌碌一早上选好了过年穿的衣服首饰,也到了用膳时间。

正这么想着,便听见玉瑶进来说道“娘子,厨房的人已将午膳送来了,可是要摆上?”“嗯,让他们摆上吧”

让他们将过年穿的衣服单独放好,其他的东西都收进库房。

楚媛身边最信任的是玉簪玉瑶,所以很多事情都会让玉簪玉瑶知道,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最多就是管人管事。

到了小客厅,饭已经摆上了,4道荤菜4道素菜,一道排骨玉米汤,菜色十分的丰厚,

楚媛最喜欢就是其中的麻辣牛肉丝,糖醋排骨,酸辣土豆丝,这些都非常的适合下饭,味道也很好。

楚媛吃了不少饭,其他的菜都没怎么动。除了那份麻辣牛肉丝其他的菜都让玉簪他们几个分了去。

下人的饭菜除了逢年过节时有些荤的,一个月最多只能吃两次荤菜。所以主子的赏赐是非常体面的。

一般这些只有贴身的婢女或者得脸的奴才才能有这个体面。

楚媛觉得那道麻辣牛肉丝味道非常的好,就让玉簪用点心盒子收起来,留着楚媛闲暇时间嫌打牙时吃的,而且牛肉在古代是非常难得的。

“娘子,秦国公府的人来了”吃完饭,楚媛正在站着练字。一边练字一边消化消化。

听到玉瑶说的话,惊讶“怎么这个时间突然来了”“现在还不太清楚,不过听说脸色不是很好”玉瑶一脸慎重的回着。

脸色不是很好,看来大娘子又做了什么事。

看眼下能不能打听到,不过要小心,不能打听到就算了,小心为上”,楚媛吩咐着。“是”玉瑶应了声就下去了。

玉簪端了杯茶水递给楚媛,楚媛接过。“娘子”玉簪欲言又止。楚媛端起茶浅浅的喝了一口,挥手让她退下。

又喝了几口茶,便放下,拿起手边的话本继续看着。

这件事第二天就传了出来了,是楚媛去给生母王姨娘请安时,“什么?”楚媛有点惊讶,“我的儿,本来这件事也不应该和你个未出嫁的女儿家说的。

但是姨娘还是不想让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太过吃亏。

要知道这世界上的龌龊事太多了,你要是不多长点心眼子,以后要怎么在那深宅大院中如何生存”

“我知道的,姨娘”楚媛笑着应着,她知道姨娘这是想让自己多长些见闻。

究竟是什么事呢。原来是楚韵这么多年只得了一个女儿,但又不想要妾室的孩子,居然想到用狸猫换太子这招。

只是在这招刚刚采用之际就被识破了,听到这里的时候楚媛简直不敢相信。

这么蠢的招是怎么想出来的。一个国公府少夫人,是一脚出八脚跟,吃饭喝水都有人伺候着.

这怀孕了这样的喜事肯定过一段时间就有大夫和太医来就诊,这些人也不是她能收买的。

而且这些人她就是有银子能收买一个又能收买所有人吗,太医可不会搭理她。

太医平时伺候的就是宫里的娘娘们,如果这么容易就能被收买,后宫早就乱了套了。

城乡伯府可是不必以前了,大娘子虽是嫡长女却不是城乡伯的嫡长女,嫁妆也是不多的。而且秦国公府高门大户的,岂能让人混淆子嗣。

就是话本子为了吸引人可能会这么写,但那都是些想入非非从没见过大户人家的人为了几两银子才会这么写的,楚媛脑洞大开不会是看话本看多了吧。

楚媛绝对不知道自己居然猜中了。为了防止有心人的算计这些府里都会有一定的规矩的,越是阻拦越是让人怀疑,所以大娘子才会这么快让人识破。

毕竟大娘子想要儿子谁都知道的,看她处事与以前不一样,所以别人是一想一个准。

查到的时候秦奋都不敢想象自己的结发妻子居然是这样的蠢货,蠢的他都想哭。

他是非常想要休妻的,但却十分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做了这样的蠢事。

为此秦国公夫人简直是哭断了肠,深恨自个儿当初儿子不愿意娶,却是为了两府的关系也为了稳定他们在府里的地位,自己硬是逼着儿子娶的。

如今娶了这样的货色,儿子岂不是怨自己。其实不只秦奋自个儿,连秦国公和秦国公世子都十分的不满。

可以即使如此,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是后悔也是无用了,只能想这后面的事要怎么办。

“所以说大娘子这是想差了”楚媛对张氏母女们的脑子真是服了。真的是太简单了,这主意也能想的出来,楚媛是彻底拜服。

“不是想差了,是没脑子”王姨娘直接点破楚媛委婉的说法,“噗嗤,姨娘”楚媛喷笑道。

“这件事且有的磨呢,不过这不管你们的事,你知道就好,和其他人也不要提到”王姨娘叮嘱道。

“知道了,姨娘”楚媛答应着,“依姨娘看,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恐怕不好解决啊”王姨娘叹道。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妃嫔的步步晋升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