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给母亲问安”楚媛和六娘子一同见状给夫人问安施礼。“出来吧,八娘子身子可大安了”张氏满是怕的地说。“回母亲的话,女儿已是大安了。这些日子且让母亲怕了”楚媛满是笑容的回着张氏的话。“好孩子,来母亲这边,咱们娘俩儿亲香亲香”张氏脸上满是“回母亲的话,女儿已是大安了。这些日子且让母亲担心了”楚媛满是笑容的回着张氏的话。。...

“女儿给母亲请安”楚媛和六娘子一起上前给夫人请安行礼。“起来吧,八娘子身子可大安了”张氏满是担心的说道。

“回母亲的话,女儿已是大安了。这些日子且让母亲担心了”楚媛满是笑容的回着张氏的话。

“好孩子,来母亲这边,咱们娘俩儿亲香亲香”张氏脸上满是慈爱,一旁的奴婢上前在张氏身边放了一个绣凳。

楚媛莲步轻移,走上前几步过去坐下。“瞧,咱们的八娘子可真是个标致人儿”一旁的程姨娘笑着打趣着,程姨娘是六娘子的生母,长相娇媚。

“那是,和咱们的六娘子比起来,七娘子和八娘子可是标致多了”楚媛生母王姨娘在旁边反讽。

“你”程姨娘脸都变色了,气的涨红,可却不敢说些什么她只是个侍妾与王姨娘的地位不可比较,更何况论宠爱论子嗣,王姨娘可比她都要多。

六娘子心中又是难堪又是恨的,面上也是通红,不知是是气的还是气的,楚媛暗笑,为自己姨娘点个赞。六娘子这下可是连自己的生母都怨上了。

楚媛看着她眼中的怨毒,心中的警惕暗暗提高到最高峰,不能再等了,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得被她再次下手,因为自己的拉仇恨值是最强的。

楚媛一边满脸笑容的倾听着,一边在空间翻找着,边找边看什么药可以将她解决。

翻了好一会儿楚媛终于找到了一种药,这种药无色无味初下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下了3天以后,脸部会渐渐长出水泡。

慢慢的会遍满全身,而且这种会传染,但是不会伤及性命只会让她身体虚弱,还有这些水泡即使好了之后也会留下十分难看的疤痕。

想好了如何给她下的药,楚媛心情是舒服多了,她都要自己的命了,自己能不报复那就是个傻子了。自己要不是会水可就要跟这个世界拜拜了。

自己是不想在这个世界待着但是谁知道自己死了以后会不会回去呢,要是不能回去,自己要咋办。

这人自己是一定要好好好回敬她的,就是不知道六娘子是不是也很满意呢。

这样想着楚媛心中竟放下一块大石头,开始心情悠闲的听着她们闲聊胭脂水粉。

六娘子;...........并没有好吧。

“对了,我这里还有些我年轻时候的首饰,倒是适合你们这些小姑娘的,我也不戴了,今天你们都来了,就各带几件回去吧”

张氏的话将一室的热闹打破,众人的眼光瞬间看向张氏,张氏朝身边的黄嬷嬷点点头,黄嬷嬷忙走向外面去.

“瞧夫人您说的,您要是这样那我们不是成了烧糊的卷子不成”一旁的芳姨娘在旁边附和着。

芳姨娘是四娘子的生母,是张氏带过来的丫头,当初张氏见她颜色不错就将她开了脸,先是放在房里做个通房丫头后来怀了身孕便提为侍妾。

一旁的几个姨娘恨恨的在心中暗骂,这起子贱人贬低自己还拉着我们一起。

没一会几个丫头一个个进入屋子,每人都双手捧着一个精致木盒来到几个娘子身边。

放在楚媛眼前的是一个雕刻着石榴花纹的精致木盒,六娘面前是木棉花的木盒,七娘面前是梅花的木盒。

楚媛让玉簪接过便转身向张氏行礼道谢,福了福身子。

“谢过母亲”六娘和七娘也跟着福身。六娘看着七娘和八娘都没有去看盒子里面的东西。

她也不好去看其他人分的盒子里面有哪些东西,不过自己这个嫡母嫁妆可是十分的丰厚,她年轻时的首饰也应该是十分的珍贵的。

想到这里六娘按捺中激动的心情,忙打起精神来奉承起嫡母,希望能从嫡母手中再得些好的东西。

又聊了一会儿众人便散了,趁着人散的时候楚媛装作不经意间将药粉撒在六娘子的身上,再和六娘子和七娘子边打着机锋边回雪玉园。

到了雪玉园,姐妹三人便散开了。“六姐,八妹那我就先回去了”,七娘子温和的笑着打过招呼便扶着浅喜的手离开了。

楚媛没有理会六娘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

六娘子生气的朝着楚媛离开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小蹄子,迟早让你们都知道下我的厉害”说话也扶着满云的手转身离开。

楚媛住的院子叫做雅院,雪玉园是个大的园子,每个女儿各住在里面一个个单独的院子里。

六娘子的院子叫做静院,七娘子的院子叫做清院。

楚媛的院子比较大,前后各有一排下人房,中间是一座3间大屋子,楚媛住在正屋里,左边做书房右边则是放楚媛喜爱、日常会用到的东西。

楚媛房里有贴身大丫鬟2名,名唤玉簪、玉瑶,房中丫鬟2名,粗使丫鬟2名。

还有一个奶娘姓张,不过张奶娘在楚媛8岁时便被楚媛的生母给打发回家了,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一个乳母更加亲近。

院子里还有4名粗使婆子,这四个轮换着看门,再有负责着院子里的卫生,脏活累活都是她们还有粗使丫头一起做。

楚媛从搬到这里以后就给院子里定了规矩,不管做什么都要两个人一起。

看院门的婆子每两个人一班,轮到谁值班的时候,如果发现有喝酒或者玩忽职守的第一次看到罚一个月的月钱,第二次看到就赶出去。

相关的一系列规矩布置下来,整个院子也规矩多了,当然并不仅仅就是惩罚,做的好的每个月会赏些银钱或者布料什么的。

所以院子里伺候的都是非常积极的,而且八娘子大方,每次赏了的东西比月钱可多得多了。

城乡伯府虽是没落了,但近几年发展的也还好,所以对于后院的女眷是大方多了。

老夫人每个月月银是30两,张氏等三个太太是20两,公子中已成婚的是30两,未婚的是15两,娘子是15两。

家里的妾室,贵妾是6两,良妾4两,侍妾2两一吊钱。

丫头们的月钱是一等丫头是一两,二等丫头是1吊钱,三等是五百钱,粗使丫头是400钱,粗使嬷嬷是800钱。

楚媛从小就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定了规矩之后,院门一向都是关着的。

如果有事需要出去就再开门,有客来则是需要回禀过后才能进入。

当然这个府里的长辈肯定不会在门外等着的,这条规定主要是针对于这院中的其他姐妹和兄弟的,

尤其是六娘子和楚媛的亲弟弟,哥哥们一般不会进楚媛的院子,毕竟年龄大了要避讳点,多是嫂嫂们与家中姐妹打交道。

媛回到室内由着玉簪伺候着将身上的披风拿下来,又去内室换了件常服。

上身着鹅黄绣花交领袄,下身是一件才做的湘妃色镶银丝苏缎百褶裙,袅袅的走了出来。

莲步轻移到软榻边,脱下鞋袜,这才舒服的坐在软榻上,胳膊斜靠在桃花湘绣软枕。

楚媛感觉在这个世界呆了这么些年,已经被这种吃饭有人伺候,喝水有人端着温度刚好的水送过来,没事还陪着自己说笑玩闹,逗着自己开心的这样舒服的生活给腐化了,楚媛暗暗笑道。

屋内用的是上等的黑炭,烟味几乎的闻不见的,室内温暖如春。

像络硝碳是给宫中贵人特供的,而且只有正二品以上的妃嫔才能使用,正二品以下三品以上的妃嫔可以使用素予碳,三品以下的妃嫔则是用黑炭。

达官贵人也可以用素予碳,不过价格十分昂贵。楚媛的院子里今年只分了8斤,这东西一斤50两。

楚媛都舍不得用只是吩咐人仔细的收起来等到天气冷的时候用或者是等到手头紧凑的时候卖出去换些银钱使唤也可。

这么些年库房里存了大概存20斤左右,这个就是1000两啊,楚媛流口水,每过段时间楚媛都会去查看下库房看下这碳有没有受损。

这银洛碳一个大概半斤,可以烧一天,无色无味,屋子这一天都是十分的温暖。

楚媛第一次用的时候真的是被惊讶到了,不管是效果还是价格都十分的惊讶。

“娘子,这是夫人今天赏的东西”玉簪将张氏给的盒子双手捧着举过头顶跪在楚媛面前。

纤手将盒子打开,只见盒子里放了好几件的首饰,楚媛拿起一对海棠红翡翠滴珠耳环拿在手上细细的看了一番。

还有一支金缧丝襄蓝宝石双鸾点翠步摇,一对翡翠玉镯水头极为不错,十分的娇嫩,如一汪清泉般。

还有6个金戒子是留着赏人的。楚媛将东西递给玉簪让她登记入册,登记好让玉簪将这些东西仔细的清洗了一遍之后再送过来给自己看看。

等玉簪将东西收拾好送过来,楚媛便将人都打发下去,将这些首饰泡在以前特地做好的药水中看看上面有没有下药物。

如果下了药物,这些首饰表面就会出现淡淡的黑色,并且会清除上面的药物,这个药水是楚媛根据空间中的方子制作出来的,特地做了许多。

看着这些首饰表面果然出现淡淡的黑色。楚媛无语的看了下这些首饰,感觉非常的无奈,这什么情况啊,简直是到处都是恶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妃嫔的步步晋升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