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自己伸回去的双手落了空,六娘子心中的气恼可想而知,面上笑着温柔如水自然,实际上心中暗骂这小蹄子。姿势优雅高贵的搭在满云的手上慢慢的的往前走着,手上却狠狠地的捏着满云的手,一为出出气二来是将其当做楚媛,心里才是痛痛快快。满云痛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儿可但是敢滴下去姿势优雅的搭在满云的手上慢慢的往前走着,手上却狠狠的捏着满云的手,一为出气二则是将其当成楚媛,心里才是痛快。。...

看着自己伸出去的双手落了空,六娘子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面上笑着温柔自然,其实心中暗骂这小蹄子。

姿势优雅的搭在满云的手上慢慢的往前走着,手上却狠狠的捏着满云的手,一为出气二则是将其当成楚媛,心里才是痛快。

满云痛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可还是不敢滴下来,只低着头忍着剧痛。

楚媛看着一直跟着自己身边的六娘子,心里膈应的慌,真真是无语了。

自己这个六姐姐可不是个善茬,别看着笑的十分的温柔,其实内里却是十分的毒辣,自己可是和她交过几次手的。

还好这个六娘容貌一般,连清秀也称不上,只能算作普通。

在这满府都是美人的衬托下显得就比较丑了,要不然绝对是一大祸害。现在说来也是个祸害只是没有美貌加持杀伤力没有那么强大罢了。

但是这人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个疯子,自己绝对不能对她放松警惕,也一定不能给她抓住任何机会。

但长期这样下去如何是好,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自己还得想个法子才是。

说来也是六娘子运气不好,当初投胎的姿势估计不太对,城乡伯是个十足的美男子,八娘的母亲是个侍妾,但是也是个美人。

要不然城乡伯府里伺候过楚书峰的通房丫头不少,一些打发了,一些赏人了,她生母能提为侍妾可见其容貌也是不俗的了。

只是六娘子长得像她的舅舅,她外婆是个美人当初不知是什么原因被老太太赐给六娘的外公了。

她外公长得也丑,舅舅长得像她外公。想到这里楚媛不禁感到有点好笑,这是什么运气。

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六娘子对着楚媛下手的原因了,不外乎是嫉妒楚媛的容貌了。楚媛的容貌在整个城乡伯里是最为出色的了。

当初五娘子楚欣为什么和楚媛不对付就是因为嫉妒楚媛长得好。其实不光五娘子和六娘子嫉妒楚媛,府里的姐妹谁不嫉妒楚媛。

六娘子对府里的姐妹那都是嫉妒的,只是最为嫉妒的就是楚媛,因为楚媛长得最好。

城乡伯最为看重,而且楚媛生母可是贵妾,家中虽是没落了也是算得上书香门第的出身,比她母亲丫鬟出身好的太多了。

六娘子看着是个聪明人,其实也没有多聪明,她初看是个温婉的女子,但是细细处下来就知道这是个嫉妒心极强的女子。

可惜无手段,无容貌,无家世,却偏偏有这一颗不服输的心心思又狠毒这样下去估计以后的路是不好走的。楚媛对她是放着十二分的警惕小心。

看着六娘子老是跟在自己后面,楚媛直接让六娘走在前,自己走在后,无论六娘如何说,楚媛怎么都不肯与她并列。

以长幼有别的理由将她回绝了,楚媛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冰芒。

自己的落水是她下的手,只是这人心也太狠了,一起长大就没半点的情谊嘛,而且就因为一点子嫉妒就出手要自己的命,够狠。

这样的人亲姐妹都能因为这点子嫉妒就出手还手段如此浅薄,自己都能查到,府里的城乡伯和自己父亲不可能查不到。

既然查得到,就不可能将这样的人放出去,要不然迟早要带累府上,这个道理楚媛明白城乡伯和楚媛父亲怎会不明白。

但是即使是这样楚媛也不甘心,仇要自己报着才痛快,更何况到现在府里也没有拿六娘子怎样,可见这府里的当家人也不是个聪明的。

楚媛如何能忍得这样的欺负,这些人不肯替自己主持公道那就自己来,她也不是吃素的,这次一定会好好的回敬六娘子的。

但是楚媛怀疑这次下手绝对不只是六娘子一人,没有其他原因,不外乎是六娘子够蠢,如何能想到这个主意,府中一定还有其他人也动手了。

府里会动手得人太多了她们也有动机会下手,楚媛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直觉曾救了自己很多次,但是楚媛不急且慢慢来,想要自己的命没成功就等着自己的报复吧。

这个人对自己的恶意实在是太浓厚了,楚媛心中微微叹息。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脖子上带着一颗莲花花型的玉石,颜色青绿如水滴般,看着不是很贵重。

但这却是楚媛从空间中拿出来的,如果有毒物接近,玉石会很烫,根据毒性的强弱来决定热度的程度,越毒,玉石越烫。

在六娘接近自己的时候,楚媛咬牙强忍住了,要不然自己绝对会惊叫出来。

唉哟我的亲娘嘞,这糟心玩意儿是给自己下了毒性多强的毒啊,实在是太烫了,要不是有人在自己绝对会跳起来。

六娘子是多恨自己啊,这是要毁了自己啊,而且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光明正大的要自己的命,这样真的好吗。

“妹妹这是怎么了,捂着胸口做什么”六娘子嫉妒的看着这贱人,贯会装柔弱无辜。

可惜下药没有成功,要不然...............

楚媛恨的咬牙,你说我做什么,抬起头向着六娘子虚弱的笑了下没有说话。

心里暗搓搓的计划着,准备要好好的报复回去,狠狠的回敬下她。要知道咱可是有礼之人,怎么能不礼尚往来呢。

到了正院,只见小丫头们笑盈盈的迎上来小心的服侍着楚媛,楚媛温和的朝她们点点头,又让玉簪从荷包里拿出来一把铜板散给小丫头们。

“拿去买个果子甜甜嘴吧”玉簪笑着打趣着,“谢谢八娘子”小丫头们都纷纷高兴地道着谢。

六娘看着这些小蹄子只管着去讨好八娘子这个小蹄子竟没有一个人来迎接自己,气的她差点咬碎牙齿。

楚媛余光扫到,暗暗笑道,活该谁让你心毒。“六娘子,八娘子到了,快进来吧,尤其是八娘子,身体可才大好,可不能再冻着了”

黄嬷嬷是嫡母身边的得力管事嬷嬷也是嫡母的心腹,听到楚媛到了,忙出来迎接。

黄嬷嬷既是夫人身边的心腹,便也知道二老爷对这七娘子和八娘子的希望很大,只是一向不喜欢庶女的太太却是不赞成夫君的想法。

只是张氏却是不想把这份荣耀给其她女人生的女儿,这可不是官宦人家的联姻,而是皇室选秀。

但她却不能做些什么,公公去世了,母亲也去世了,婆婆和丈夫都不喜欢自己。

这些年她也没福气能生下个儿子,以后的日子还得看着庶子的眼色生活。

这样想着她就觉得眼前发黑,为了这个她才死命得拉拢这些庶子,只希望自己老了之后还能过上舒坦的生活。

她也不敢在这样大的事情上动手脚,若是做了什么被抓住,自己可是会被休弃的,到时候自己娘家怎么办,女儿们怎么办。

况且这份荣华又不是谁都能得到的,不看其他娘子就看府上前面五个娘子长得那也是如花似玉。

可还是却没有一个能有这份大福气留在陛下身边服侍的。谁能保证剩下的娘子就能选中。

自己女儿自己知道,长得像自己,只能算是清秀,就是在府里都不出众,更何况在宫里,而且自己女儿脾气可不好,没得连累了家族。

这些娘子能不能留下来还不一定自己又何必让夫君看着不高兴,索性做着好看些给自个爷们面子。

爷还能不对自己满意几分,所以为着这个自己也要给七娘子和八娘子这个体面。

至于六娘子张氏是直接忽视了,连一般的大家族都看不上她,更何况是天家。

黄嬷嬷亲自掀开帘子,服侍着楚媛进门。六娘看着黄嬷嬷这殷勤的样子暗暗啐道,这老货,眼睛都长到房顶上了。

进到屋内看到屋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几个公子除了三公子因为要读书所以早早的已经请过安了。

三公子楚致远排行老三却是二房的长子,生母是袁姨娘良妾出身;

五公子楚致和排行老五,二房的次子,生母是黄姨娘侍妾出身;

八公子是楚媛的亲弟弟楚瑾瑜在府中排行老八,二房的第三子;

九公子楚瑾意在府中排行老九,二房第四子,生母也是袁姨娘,良妾出身,与三公子同母。

三公子是个极其圆滑的人,但也可以说是个不错的人。

不管对弟弟还是妹妹们都能温和以待,平时也会送些小礼物给他们而且这些个弟弟妹妹要求些东西也是能够满足的都会去满足。

其妻冯氏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冯氏是正六品都察院都事之嫡女,嫁妆十分丰厚有六十台,进门时那是十分的风光。

不光在二房是个有体面的就是在城乡伯府也是个极有体面的。

二房没有嫡子,以后的二房该是三公子的了,毕竟在没有嫡子的情形下,首先会考虑的就是庶长子。

除非长子十分的不堪否则就是长子继承家业,三公子却也是个不错的人才,所以楚媛估摸着不出意外二房以后且是三公子的了。

冯氏入门以后不久就生下了嫡长子,三公子也是个敬重妻子的人,楚媛想冯氏在这时代可以说是走的十分的顺遂。

只要冯氏不作妖好好的过日子,以后且有着好处呢。其实楚媛自己十分羡慕冯氏,

其实叫楚媛说还是嫁一个好的丈夫,做个大妇,这个才是好的,与人为妾如何使得啊。

可是一切皆不由自己做主,自己还得拼尽所以努力去入宫,真是讽刺啊。

做皇帝的妃子是很好,但是那里面是一般人能呆的地方嘛,都说是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深宫之中。

宫外女子只看到宫廷的荣华富贵却没看到那里埋下的枯骨,且深宫之人那个不是满心里的心眼子,走一步都要思考数十步的。

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楚媛想做个正室,而不是妾,不过这个也不是楚媛能决定的。

城乡伯府并不将这些庶女当回事的,其实不光是城乡伯府很多勋贵世家都不会在意庶女的,庶女地位与嫡女差别很大。

当然若是能找个好的夫家,日子也好过了,不过这府里不会有谁会为了楚媛着想。

肯定也不会为楚媛真正的考虑找个好人家做个正妻。楚媛知道凭着自己的容貌绝对会让他们送去哪个王候家做妾。

运气好还能找个年轻点的,善待妾室的,运气不好找个老头或者是不拿妾室当回事的,那楚媛的人生就是个大写的悲剧了。

所以为了这个楚媛自己也会发奋进入那深宫,既然要做妾,自己就要做天子的妾室。

这样的妾室是有品级的,在年老后有子女的可以随子女出宫养老做个老太妃岂不自在,这样也是熬出头了。

无子女的先帝嫔妃们宫中也会奉养,只要有了子女,自己终生也是有靠了。

楚媛想着自己带着空间还有这样多的方子如何也能生下个孩子也能好好的将他养大,这样自己也能有个出头之日了。

城乡伯府的白嬷嬷就是从宫里面出来的,当初宫里放嬷嬷出来的时候城乡伯花了大精力托了不少的人情才从宫里将带了一个嬷嬷回来。

从此白嬷嬷就在城乡伯府里专门教几个娘子学规矩,城乡伯虽然在楚媛等人身上花了大精力,但各人有个人的缘法,谁也不知道是谁会有这个造化。

所以城乡伯等人是不会做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事情,明面上对每位娘子的待遇都是一视同仁的。

当然啥都没有的六娘子不在其中,要不然她也不能如此嫉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妃嫔的步步晋升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