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回奇怪的老道士

昨天的早上,天气分外天空晴朗,雪儿洗漱后,吃了早饭。赵熙了出门时了,家里十分的清净。近些日子,赵熙的手就也没停下去。赵熙去一个布坊里做纺织活儿,一个月能挣十几两银子,这诚然是一个好消息。虽然,雪儿一个人在家里看起来有几分危险,因为她为雪儿雇了个小丫近些日子,赵熙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赵熙去一个布坊里做纺织活儿,一个月能挣十几两银子,这固然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灵儿一个人在家显得有几分危险,所以她为灵儿雇了个小丫鬟。这个小丫鬟名字叫做溪月,她毕竟是中原人,把院落收拾的比灵儿和赵熙收拾的都要漂亮,灵儿对她夸奖了一番,夸赞溪月布置的院落:端庄,大气,幽雅,清闲。这些词堆在院子上,一点都不显得是高估了这个院子。这个若干年没有人住的院子,终于有了一些生机。。...

雨落故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雨落故长安》在线阅读

今天的早晨,天气格外晴朗,灵儿洗漱后,吃了早饭。赵熙已经出门了,家里十分的清静。

近些日子,赵熙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赵熙去一个布坊里做纺织活儿,一个月能挣十几两银子,这固然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灵儿一个人在家显得有几分危险,所以她为灵儿雇了个小丫鬟。这个小丫鬟名字叫做溪月,她毕竟是中原人,把院落收拾的比灵儿和赵熙收拾的都要漂亮,灵儿对她夸奖了一番,夸赞溪月布置的院落:端庄,大气,幽雅,清闲。这些词堆在院子上,一点都不显得是高估了这个院子。这个若干年没有人住的院子,终于有了一些生机。

溪月与灵儿年岁相当,溪月今年九岁,但无论是从哪里来说,都远远的超出了与她同龄的女孩能够做的范围。俗话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此话用来形容溪月最合适不过了。

灵儿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与此同时,溪月打开了抽屉,前些日子灵儿看到的那本满是符号的书便掉了出来。

“小姐,这是什么?”溪月把书从地上捡了起来,问灵儿:“小姐,这本书还是放回书架上去吧。”

很显然,溪月以为这本书是从书架上拿来的。

“这本书一直都在这里。自从我们来了之后,这本书就在这儿放着。这本来不是在书架上放着的书,我本来想,这本书还是放到原位比较好。这毕竟是之前这户人家的小姐所看的书,万一有一日她来找,我们能却找不到了怎么办。”

“小姐,这本书还是放回书架上为妙。”溪月又劝道。

“溪月,这是本什么书?为什么你偏要让我放回去呢?”灵儿忍不住对此书产生了一些好奇和兴趣,“难道这本书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难道这本书与在那边放的那本书不同吗?”

“小姐,这本书与其他的书不同。看这本书容易伤到身子,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忧。所以小姐,这本书还是少看为妙。”

“既然你那么固执地想让我把书放回去,那我便放回去吧。只不过,你先把你家小姐的头发梳理完了,要不然你家小姐披头散发的出去了,算什么话?”灵儿对溪月说。

溪月给灵儿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并且把书放回了书架上。恰当溪月从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又听到了有人敲门声。溪月赶紧跑过去开门。这个时候灵儿也在前院看花。而且就在大门旁边。

溪月连忙跑去开门。灵儿也站在门前。让灵儿诧异的是敲门的居然是一个老道士。灵儿在长安人生地不熟的,居然会有人找到他家门上来。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来府上有什么事?”灵儿问道。

“我是哪位不重要,我是来找一张画的。不知道姑娘可否看见过一个横过来的纸,上面写着:‘山水风光’这几个字?如果没有,请姑娘先写一个都成,我回去好交差。”

“老人家,我们刚来到这里一两天,哪里有什么字画呀?老人家您别在这里费功夫了,去别处找找吧。”灵儿说。

“姑娘我求求你了。要不然我回去不好交差啊。姑娘,你先写一个都成。”老道士说。

溪月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灵儿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老人家,您说的那副字画一定特别好看,但是我写的字并不好看,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老人家,您去别的府上吧。我这里是真的没有您要找的东西。”

“小姑娘,我求求你了。”老道士目光中带有几分乞求的意思。

“老人家,您这么说我也不好推辞。”灵儿有几分害羞,对溪月小声说:“溪月,帮我去拿纸笔。”

溪月犹豫了片刻,才拿过笔墨纸砚桌案镇尺等,给灵儿拿来。在桌子上摆的是一个长长的纸,是用来写横批用的。灵儿用笔轻轻地蘸了蘸墨水,在纸上写下了个词语:

山水风光

灵儿把刚刚写的这一幅字递给了老道,说:“老人家,您看这个您是否满意?如果满意,就拿走吧。”

老道士拿着这幅画,瞪大了眼睛仔细端详。

布坊。

针在布中上下游走,不一会儿,便制成了一个漂亮的图案。赵熙放下手中的针线,喝了一口水。

赵熙已经在这里做这件衣服好几天了,终于把最后一针缝上了。赵熙把这件新衣挂在晾衣杆上,很是喜欢这件衣服。这件衣服是冬天的衣服,用的布料色彩是浅蓝和白色,显得华贵而不显得平凡。

做织工的,既累,报酬又少,才仅仅能够支持这一家的开销而已。现在家里的伙食每个月是一石米,一石面,还有白菜,肉等开销,每月需要五两银子。此外初来长安,还要准备春夏秋冬之衣物,每个月都要花十两银子购置衣物。还有什么杂七杂八的税款。一个月的开销是十八两银子左右,而她一个月的报酬也不过只有十五两银子而已。

此时,有一个女织工走到了赵熙面前,给赵熙端来一碗面条,说:“到晌午饭点了,吃些面再弄你的布。”

每逢中午,织工们就会坐在一起,吃饭,唠家常,等等等等……生活可谓是有趣至极。但是和他们聊着聊着,赵熙渐渐地发现,只有自己是没有父母和相公的人。其他人都是有父母丈子等人养着的,生活并没有赵熙那般艰苦,所以也不用干得像赵熙那样勤劳。

赵熙头一次感到自己多么孤独,自己虽然不是孤儿,也不是寡妇,却比孤儿或者是寡妇还要难受。就因为这样,所以话也变少了,有的时候干脆不吃饭,埋头缝布。

这次,赵熙将手中的活放下,拿起饭碗开始吃饭。

她们吃着吃着,突然从外面来了二个衙役,闯进后院,问正在吃饭的女织工们:“你们谁是钱娇?”

他们都是平民,平时很少见到衙门里的人,更何况今天这衙役是破门而入,张口就说要来找钱娇这个人。钱娇是一个和赵熙一样的职工,一直都住在坊里。

“敢问这位官爷,钱娇犯了什么事了?”

“哼。”走在前面的那个衙役冷笑道:“他犯了什么事,难道你们不清楚吗?她经常背着她丈夫和别人过夜,这种人影响极其恶劣……”

赵熙站了出来,说道:“你们胡说八道,钱娇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和别人做那些事情?再说了,她一直都在坊里住着。坊里晚上连一个男的都没有,我们都可以为她作证!你们是瞎抓人,满口胡言!”

两个衙役听了,恼羞成怒,看见赵熙身旁刚刚织好的衣服,很生气。闯过来就把这件新衣扯得稀碎。

赵熙这几句话,让在吃饭的女工们连连叫好;衙役的举动也使女工们十分的愤怒。恰好此时,布坊的老板听到了动静,便赶来了。布坊的老板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商人,常年笑眯眯的,就跟弥勒佛一样。看到两个衙役站在织工们面前,换了一副笑脸,问道:“二位爷,你们今天要在这里是买布,还是买衣?”

“找人。”

“找什么人?”老板听闻这二位不是来买布也不是来买衣,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沙老二,王老三。”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们二人怎么又在这里胡作非为,是不是想把这个乌纱帽丢掉了?”

刚来的这个人,是当今的大理寺卿狄赋。狄赋是当时有名的清官,本来是一品太子太傅的,但是因为为人正直,在官场上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被贬到大理寺做了三品大理寺卿。

沙老二低下头,对狄赋说:“狄大人,我们知罪了。狄大人千万要保住我们的乌纱帽啊……”

“要么赔钱,要么扔了乌纱帽。”狄赋说。

“狄大人,我们是真的没有这么多银子……”王老三说。

“下个月工资里扣。你们俩给我回大理寺反省。”狄赋说完,沙老二,王老三就离开了。

沙老二和王老三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两个人窃窃私语道:“方才那个护着钱娇的女人是谁?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可听说了,那个女的叫赵熙。”

“我可得去她家报复报复他。”沙老二说道,“我非得把她家闹个地覆天翻的。”

“他们家在哪里?”

“南城燕尾巷第二十三号院。”

两个衙役说着,便往南城燕尾巷第二十三号院走。而此时在南城燕尾巷第二十三号院,老道士刚刚走,就有人来敲门。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雨落故长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