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喵,回家路

“啊…”一阵类似于野兽吼叫声从树下的石洞中传来,惊飞一群在树上小憩的小鸟,挥舞着翅膀飞抵远方。周围慢慢的完全恢复波澜不惊,只留一串踩着草已发出的微小声音。司徒琪紧握手上的玉瓶,肩上站着一只浑身通红的小虫子,触角不停地的到处点动。“小红,是这里吗?”司徒琪压周围慢慢恢复平静,只留一串踩着草发出的细小声音。。...

“啊…”一阵类似野兽嘶吼声从树下的石洞中传来,惊起一群在树上休憩的小鸟,挥动着翅膀飞往远方。

周围慢慢恢复平静,只留一串踩着草发出的细小声音。

司徒琪握紧手上的玉瓶,肩上站着一只浑身通红的小虫子,触角不停的四处点动。

“小红,是这里吗?”司徒琪压低声音小声问。

小红虫两个触角碰在一起,继而钻进司徒琪的围兜里。

司徒琪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异常,嘴里念着“小红是不是带错路了。”

“啊…啊…啊…”几声似猫又似人的呻吟声从树下传来。

司徒琪连忙往树后躲去,探出半个脑袋,偷偷的打量那个巨树下被半遮住的石洞。

‘是在这里吗?’司徒琪在心里问自己。

过了一刻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司徒琪捡起一根一臂长的树枝,慢慢的从树后出来,小心翼翼的向树洞靠近。

慢慢的挑起藤蔓,就着皎白的月光看见洞里落隐落现有一个人。虽看不清样貌,但依稀能分辨出是个女子。

被月光照到的皮肤,如玉般细滑,随着呼吸的起伏,月光在上面来回滚动,甚是美丽。

司徒琪感叹着眼前看到的,继而突然转身,小脸通红,小小声的说“非礼勿视。”

接着轻轻的退到一旁,自言自语“姐姐一个人在这里,还未有遮盖,难不成是被掳来的。”

司徒琪眼里似有了然,同情的看了眼洞口,面上有几分纠结,到底是继续寻找狸花,还是守着洞中的姐姐。

片刻纠结后,司徒琪跺了跺脚,开始搜寻周围的树枝,将它们堆在洞口点燃,然后寻了一张大大的芭蕉叶盖在女子身上。

做完一系列动作后,司徒琪默默的坐在洞口,盯着火堆发呆。

“吼…”虎啸声从远而近的传来。

司徒琪听后,立马站起,小脸白了白,握着手中不太粗壮的树枝,比着林子。

“吼”下一刻,一只身体硕大的老虎从林子跳了出来。双眼赤红的盯着洞口。

“你…你…你退后。”司徒琪小手抖了抖,声音有些结巴。继而努力站正自己身姿,摆出攻击的样子

“再不走,我…我用火烧了你。”说着拾起一根还在燃烧的树枝,冲老虎挥了挥。

“吼”老虎没有丝毫畏惧的一个起身跳跃,往前一扑,将司徒琪扑倒在地,虎嘴里带有浓重腥味的唾液不断的滴在他脸上。

司徒琪害怕的紧紧闭着眼睛,手脚不听使唤,心里在念着‘完了完了,再也见不到爹娘和离婳了。’

“吼”老虎怒吼一声,一个低头便欲咬上底下小人的脖颈,不料一阵黄光闪过,老虎被光震出司徒琪的身体。

司徒琪感觉身上一轻,睁开眼睛发现老虎已在三丈外趴伏在地,自己周围有一圈黄色的光圈,手里的玉瓶尤是明亮。

司徒琪此刻感觉不到任何的害怕,好奇的打量着手上的玉瓶,东摸摸西碰碰。

“狸花这是留了宝物给我啊,难怪临走之前一脸不舍的看着它。”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玉瓶往老虎方向走去。

老虎起身摇晃了下脑袋,身形有些不稳,看着过来的黄光,下意识的往后退。

“哈哈哈,你怕了吧。”司徒琪举着玉瓶一脸得意“还不快走。”

老虎见黄光逼得越发近,似有不甘嘶吼一声,往密林深处窜去。

“呼---”司徒琪长呼一口气,腿有些发软,倒退一步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着气。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边说边不停的拍着胸口。

谁料想还不等司徒琪拍完,林子里传来更大的动静,往这边来。

司徒琪听后,小脸绷紧,转身跑向洞口,玉瓶被高高的举起。

不多时,林子里多了十几双绿莹莹的眼睛,一起看着洞口,草被踩踏的声音越发的近。

司徒琪盯着林子,看着从里面缓缓走出来,摆出攻击姿势的虎,狼,豹,熊等猛兽,汗不自觉的从额头滑落。

来的猛兽双眼通红,仿似有什么绝世美味在等着它们,盯着洞口,口水不断从嘴里滴落,慢慢的将身前的那一片小草淹没。

司徒琪咽了咽口水,抓着玉瓶的手紧了紧,紧盯着眼前的一群猛兽,心里甚是不可思议‘这么多各自为营的猛兽怎么就能如同合作般聚在一起?’

“啊呜…”一只体型巨大,比普通狼大三倍有余的白狼从猛兽群里窜出,似是已经受不了诱惑,往洞口扑去,一个纵跃,避开了司徒琪手中玉瓶的攻击,朝洞内扑去。

“休想”司徒琪见白狼要突出重围,一个翻滚,又死死地挡在洞口。

一阵黄光将白狼击飞出去,撞上一棵树,白狼躺在地上悄无声息。

司徒琪不停的喘着气,盯着眼前蠢蠢欲动的猛兽,眼睛格外的明亮。

“吼…啊呜…”各种猛兽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似是被司徒琪震慑到,又似是在沟通。

司徒琪将上半身往下低了低,摆出跑的姿势。

就在司徒琪做出姿势后,所有的猛兽一拥而上,向他攻来。

司徒琪前后左右来回的窜,将洞口守得严严的,竟没有让它们得逞。

手中玉瓶发出的黄色光芒慢慢的变弱,司徒琪的手臂及大腿处也多了好些细小的伤口,那是躲避不及被剐蹭到的。

司徒琪不敢分神,注视着前方暂时休战保持体力的众猛兽。

“吼…啊呜…”随着一声强过一声的嘶吼声,猛兽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啊…”一声稚嫩的痛呼声传来,继而一具小小的身体从树干上滑落,还不待他站起身,一只熊掌夹着风的声音凌空而来。

“哐”司徒琪禁闭着眼睛,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听到了巨大物体落地的声音。

司徒琪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前站着穿着一袭紫衣的女子,手中发出一道道黄光,将欲靠近的猛兽击退。

随着女子手里的动作,林子里猛兽的尸体渐渐堆叠起来,大概有两人多高。

“呜呜呜…”剩下的猛兽见没有任何的胜算纷纷夹着尾巴往林子深处跑去。

紫衣女子一个挥手,尸体开始在一个黄色保护罩内燃烧,继而转过身来“小胖子,怎么样了?”

司徒琪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头发披散没有任何的装饰,脸上未有丝毫的脂粉。但那灵动的眼睛,玉般的肌肤,未语先笑的嘴角,这是碰到仙女了吧?

“莫不是被刺激过度,呆傻了?”紫衣女子附身手掌按着司徒琪的额头,疑惑的道。

司徒琪感觉额上一片冰凉,连忙回神,仰着头憨憨的问“姐姐是仙女吗?”

紫衣女子噗嗤一笑“我是妖精,专门吃小胖子。”

司徒琪看着眼前笑起来犹如牡丹花开的女子“你若是妖精也是一个好妖精。”说罢还重重的点点头,自我肯定。

“你这小胖子”紫衣女子蹲下身,扯了扯他的脸“晌午时分不是留了玉瓶给你,为何要寻过来?”

“啊?”司徒琪疑惑呆呆的看着女子,任她扯自己的脸,将她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接着猛地将女子的手扯下,急忙从地上爬起。

围着紫衣女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伸手戳了戳女子的手,似是确认般问道“你是那只狸花猫?”

紫衣女子笑盈盈的看着他,伸手敲了他一下额头。

司徒琪双手按住额头,抬头眼里带着泪花“好痛。”

紫衣女子好笑的揉了揉他的额头“刚才那副勇猛的劲哪去了?”

司徒琪呵呵笑。

“我叫离婳,不是狸花。”紫衣女子边给他揉头边道。

“哦哦,离婳姐姐。”司徒琪连连点头,嘴里喊着。

“恩”离婳抬头看着树梢上的点点光亮“月圆夜将过,我也将化为本体,既然你救我一场,那我就将你送回家,也算两清了。”

“切记,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不能对任何人提起,恐会带来杀身之祸。”离婳边说,边盯着司徒琪的眼睛,眼里满是严肃。

“恩,姐姐放心,我连爹娘都不告诉。”司徒琪仿似发誓般举起两个胖胖的手指。

“好,我信你。”离婳摸了摸他的头,将他带到树边坐下。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离婳从玉瓶里掏出一颗丸药塞到他嘴里“这是疗伤的良药,吃完后过一个时辰便于常人无异。”

“这个。”司徒琪咽下嘴里的药丸,伸手从围兜里掏出一团缩在一起的红虫。

“寻踪虫?”离婳看着他手里的虫子语气有些疑惑。

“小红是娘亲的朋友青姨送与我的。”司徒琪小心的将红虫放进围兜“青姨说只要别人身上染上我的气息,且人在三里内的话,便能找到。”

离婳点点头,不予深究,摸了摸他的脑袋“好了,离日出还有一个时辰,先睡一会,日出后,我带你出山。”

司徒琪点点头,将脑袋枕在树上,眼睛缓缓的闭上,这一战确实是累着了。

离婳见他睡熟,从荷包里掏出枕头被子,调整好司徒琪的睡姿,站在树旁看着他。

“既然今夜你与我有牵扯,那在我解毒之前恐得跟着你,不然每月月圆,你身上沾染的毒会吸引各种魑魅魍魉前来纠缠。”离婳边说,边伸手摸了摸司徒琪的睡脸,眼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哀伤。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只是只狸花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