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围观群众的人群渐渐地消散,孟河刚想离开了,忽然眼神一凛。他意外发现,有一名黑衣男子,鬼鬼祟祟的跟随离开了的几人,也朝着东面神剑宗的方向,跟了上来。“么有什么大虫子捕蝉的戏码?”孟河鬼使神差的跟了上来。他自幼跟随苏晨,在苏晨的耳提面命之下,察言观色的能他发现,有一名黑衣男子,鬼鬼祟祟的跟着离开的几人,也朝着东面神剑宗的方向,跟了上去。。...

周围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孟河刚想离开,突然眼神一凛。

他发现,有一名黑衣男子,鬼鬼祟祟的跟着离开的几人,也朝着东面神剑宗的方向,跟了上去。

“难道有什么螳螂捕蝉的戏码?”

孟河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他自小跟着苏晨,在苏晨的耳提面命之下,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

看到那两人的样子,孟河就感觉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三人赶着马车急匆匆的奔驰在路上。

突然,周围一阵灵力波动,几人周围的景象瞬间一变。

“是阵法!”

那名玄天宗弟子脸色一变,大声喊道。

他抽出自己的武器小心戒备。

在远处,一名黑衣男子不紧不慢的出现。

“不愧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我这天枢掩息阵,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

他身穿长袍,头戴兜帽,脸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声音低沉诡异。

尚有战斗力的三个人全都从马车上下来,严阵以待。

“如果你们告诉我狐妖王的孩子在哪儿,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舒服的死法。”

面对三个人的威胁,这名黑衣人毫不畏惧。

“休想!”

罗古带着神剑宗特有的傲气,大喝一声,持剑朝着黑衣人冲了过来。

“区区筑基期,也敢来送死!”

黑衣人桀桀怪笑,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罗古前冲的身影猛然停住,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去。

一只枯瘦干巴的手,正贴在自己的胸前。

“轰!”

真气涌出,罗古被轰的倒飞出去。

他艰难的抬起头来,嘴里往外涌着想鲜血。

有些绝望的看着两名同伴,罗古虚弱的开口。

“快走!”

实力上的巨大差异,让他知道眼前这名黑衣人,最少也是金丹期的修士,而他们三个,最强的也仅仅是筑基后期,还受了重伤。

“我的耐心有限,劝你们最好配合一点。”

其他两人对视一眼,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同时发一声喊,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

不管是神剑宗还是玄天宗,不管是面对妖兽还是邪修,从来都不知道屈服二字怎么写!

战斗开始的急促,结束的也很快。

本来战斗力就不强的三人,几乎只在照面之间,就被黑衣人一一击破。

黑衣人来到玄天宗弟子身前,蹲下身子。

兜帽下,露出一张形容可怖的脸庞。

那玄天宗弟子看清黑衣人的模样,下意识的说道。

“黎平!你是黎平!”

“这次,可没有宗门的那些臭虫来救你们了,既然你不知道小妖王的下落,那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黎平一双鸡爪般的手,毫不犹豫的插进了玄天宗弟子的胸膛。

接着,他的手一攥一拉,一颗还在跳动的红色心脏,就被他硬生生拉了出来。

玄天宗弟子当即殒命。

接着,是那两名值守的神剑宗弟子。

就连车厢里那名昏迷的玄天宗弟子也没有逃脱黎平的毒手。

杀掉这四人之后,黎平慢慢的直起腰来,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一下手上的鲜血。

“哼,正道中人,就连鲜血都带着恶臭!”

刚想撤下阵法,黎平突然原地愣住,朝着一个角落中看去。

“原来,还有只臭虫藏在这里?”

孟河咬着牙不做声,目光中带着恐惧,看着黎平慢慢的朝着自己走来。

“没发现,没发现,没发现。”

他的心中默念,抱着幻想希望黎平发现的不是自己。

“如果这次不死,我以后再也不凑热闹了。”

黎平直接来到了孟河藏身的树丛后面,打破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

“小可爱,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恐怖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了孟河的眼前。

这张脸好像被热油浇过一般,大半张脸都跟融化的蜡油差不多。

孟河吓的手脚并用,连连倒退。

“你不要过来啊!”

黎平狰狞恐怖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瘆人的笑容。

“分明是你闯进我的阵法来的,怎么又让我不要过来了。”

接着,他的目光突然放在了孟河的腰间。

孟河只觉得一阵风吹过,毫无反应之下,腰间的玉佩就被拽了下去。

这块玉,跟苏晨那块是同款,是当年苏晨的母亲同时送给他们两个的。

“上好的昆仑玉,小子,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吧。”

黎平打量完这块玉,阴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孟河,嘴角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孟河像只鹌鹑一般哆哆嗦嗦的看着黎平。

突然,一道火光从他的手中闪过。

这一瞬间,孟河脸上的表情,从懦弱,变成了决绝。

他一直记着小的时候苏晨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算打不过,也要从敌人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以为孟河已经放弃抵抗的孟河,结结实实的吃了这一击。

升腾而起的火光,把黎平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这张符箓的作用,是把自己所有的真气输入,可以爆发出一次比自己的真实实力还要高一阶的攻击,叫做雷光符,是最近几年大陆上最流行的消耗性法器。

传说是由中洲城某位天才发明的。

孟河手中这张,更是精品。

偷袭完之后,孟河眼前一黑,真气耗尽的他,软软的倒了下去。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火光散去,略微有些狼狈的黎平警惕的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孟河,心中杀意大动。

“幸好你才筑基期,要不然老子真着了你的道了。”

确定孟河是真的昏过去之后,黎平冷冷的说道。

他高高举起手,一掌就要朝着孟河的天灵盖拍去。

这一掌下去,毫无反抗能力的孟河免不得一个当场身死的下场。

但是,黎平举起的手,突然被抓住了。

黎平毫不犹豫的用另一只手往后扫去。

但是他这一击,却扫了个空。

趁着这个机会,黎平连忙后退。

一名剑眉星目,俊朗异常的少年脸上带着一丝冷笑看着他。

看到黎平残杀神剑宗和玄天宗弟子的苏晨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

他心中杀机大盛,又暗暗庆幸。

还好在最后赶到,孟河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个杂碎手上。

见到他身上穿着代表神剑宗外门弟子的淡绿色剑袍,黎平不由得松了口气。

神剑宗外门弟子,最多也就是练气期,连筑基期的都凤毛麟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苟在宗门,我能修复万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