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没后世的繁华热闹,也没手机和网络,虽然苏晨觉得这种日子,居然出乎意料的充实快乐。修为,在以肉眼由此可见的速度下跌。他也渐渐地的会再被剑池中的剑意伤拿回来了。而崔玥,每日最少时间,是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呆呆。这让苏晨经常有一种走上来默默的自己师父的额头的冲修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

虽然没有后世的繁华,没有手机和网络,但是苏晨感觉这种日子,竟然意外的充实。

修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

他也渐渐的不会再被剑池中的剑意伤到手了。

而崔玥,每天最多时间,就是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发呆。

这让苏晨常常有一种走上去默默自己师父的额头的冲动。

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苏晨理智的放弃了这种打算。

神剑宗的流云,虽然每时每刻都不相同,但是苏晨不知道为什么崔玥会看的这么起劲。

崔玥的话不多,但是苏晨在和她的交流中,发现她极其聪慧。

有好几次,苏晨都想用优化版的筑基法,去震惊一下自己的师父。

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对筑基法的理解,竟然不下于系统。

而且她根本没有过问苏晨为什么会有如此先进的理解,好像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每天洗碗打水,陪崔玥看蓝天上的流云,过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苏晨终于成功的从筑基境,突破到了金丹境。

结丹的那天夜里,没有金光万千,紫气东来之类的异象。

但是,苏晨却已经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了。

如此恐怖迅速的修炼速度,自然不好告知其他人。

所以,苏晨继续伪装成一名普普通通的筑基期修士。

更重要的是,经过系统优化的筑基心法,还远远没有大成。

每天挑水,已经变成了苏晨的一个习惯。

吃完早饭后,他都会习惯性的把水缸灌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水缸中的水都会消失不见,但是苏晨已经把挑水视作了自己的一项历练。

到了金丹期之后,剑池中的剑气已经无法对他再造成伤害,就更加轻松了。

不过,让苏晨有些蛋疼的是,虽然崔玥做的饭非常好吃,但是她的口味实在是太淡了。

每天除了米粥就是米粥。

不管是什么珍馐美味,连吃一个月,也会腻的吧?

况且是本来就没什么味道的米粥。

通俗点讲,苏晨嘴里已经快淡出鸟来了。

“最近眼皮直跳,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熟练的把水桶中的水倒进漆黑的大缸,苏晨有些疑惑自言自语。

“难道我还要继续吃素?不要啊,我还在长身体啊!”

突然,他感觉到身上某处一阵震动。

苏晨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法器式样的东西。

上面漂浮着一行字。

“明日午时,小镇酒馆。”

苏晨不由得仰天笑了一声。

“果然,我就知道。救星总是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

接着,他来到正躺在躺椅上的崔玥身前。

“师尊。”

“在呢,怎么了?”

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猛然睁开。

崔玥的声音确实很好听,轻轻的,柔柔的。

“弟子想出去一趟。去。。小镇。”

苏晨轻声说道。

神剑宗弟子,理论上没有允许是不能离开宗门的。

“那就去吧,不要离开神剑宗范围,虽然宗门的规矩是不得离开七峰范围之外,但是你如果想去山下小镇,就去看看吧,不得仗势欺人,小心遇到妖兽,你拿着这个,遇到什么危险就吹响。”

但是,崔玥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从纳戒中摸出一个竹笛,递给苏晨。

“师父,宗门不是规定不能擅自下山吗?需要去掌门那里报备?”

苏晨没想到崔玥答应的这么痛快,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想到,崔玥的脸上突然绽出一丝微笑,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她很少笑,这一笑,如百花齐放,美艳不可方物。

苏晨眼都直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每次都要去报备,多麻烦,师傅当年。。。”

说到这儿,崔玥戛然而止,然后换了个话题。

“听说俗世很热闹呢,你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一下,现在的俗世怎么样了?”

苏晨看着崔玥带着好奇和希冀的眼神,突然有些心疼。

他这才想起来,崔玥已经在藏剑峰,呆了整整一百年了。

这是一个被整个神剑宗遗忘的角落。

她没有朋友,也几乎从来不和人交流。

也就是在苏晨到来之后,这个藏剑峰里,才多了点人气。

“师父,有时间,徒儿陪你出去逛逛吧。”

苏晨开口说道。

崔玥眼神一亮,随后重新黯淡了下来。

“算了,我就不出去了,你趁着年轻,多出去走走看看,师父活了一百多岁,什么没见过。”

苏晨看着崔玥的变化,突然感觉崔玥是有意不出去的。

这后山,好像是她自己选择的一座牢笼,把自己关在里面,与世隔绝。

这和一座监狱有什么区别?

带着崔玥的叮嘱,苏晨慢慢的走下藏剑峰。

这是他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迈出藏剑峰的范围。

故人有约。

山下的小镇因为有神剑宗这个超级大靠山,基本上不需要面对妖兽入侵的威胁。

而且本身就处在大陆腹地,异常繁华。

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苏晨把自己的衣衫换了一下,不再穿着显眼的专属于神剑宗的剑袍。

其他几峰都有专属的剑袍,可惜藏剑峰因为没收过徒,所以苏晨平时还是穿着那一身淡绿色,代表外门弟子的剑袍。

幸亏没有帽子。

片刻之后,一名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跃然人前。

他提着一把折扇,腰间挂着一块玉佩。

这是临来之前,母亲亲手交给他的。

单是这块玉佩的价值,估计买下这座小镇绰绰有余。

沿街的叫卖声让苏晨有种穿越回去的错觉。

沿着青石板铺成的路慢慢的走着,一直来到小镇中的一家酒店。

这是他此行的最大动力。

吃!

“小二,一斤酱牛肉,一盘猪耳,一叠花生米,打二斤酒,再上两个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

苏晨走上二楼,找了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对旁边随侍的店小二说道。

说完,他从纳戒中摸出一块下品晶石。

虽然俗世主要流通的是银子和铜钱,但是来自修仙界的灵石同样可以使用。

而且兑换比例极高。

小二看到这块灵石,眼都直了。

接着,本来就热切的态度更加热情。

因为能拿出灵石付账,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和修真界有着密切的联系。

另一种,干脆就是修真者。

而这两种人,在俗世,对他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而且,在紧邻神剑宗的小镇上,这种人并不少见。

很快,几盘精致的菜肴就被流水般端到了桌子上。

酱牛肉色泽酱红,油润光亮。

猪耳切成细条,用酱油和小葱的葱丝拌好。

红亮的油炸花生米上散落着点点细盐。

一坛落满了灰尘的酒也被抱了上来。

小二仔细的擦干净酒坛上的灰尘,打开泥封。

浓郁的酒香很快就充满了整个大厅。

琥珀色的酒液汩汩的倒进碗中,不由得让吃了整整一个月素的苏晨食指大动。

“上仙请慢用。”

小二给苏晨倒上酒之后,恭敬的离开了二楼。

不知何时,二楼本就不多的客人已经全部离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苟在宗门,我能修复万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