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让石川雄等太久,玩刀男子迅速就带着顾渊上来。石川雄站在那里,不太掩藏地上下打量着顾渊,觉得他不像是鬼灭部的人。“你买光碟?”石川雄准备试探性一下。“嗯。”顾渊也在仔细观察石川雄。也不是那种一身黑西装,看上来很高端的极道分子。此人穿着花衬衫,大裤衩石川雄站在那里,不太掩饰地打量着顾渊,感觉他不像是鬼灭部的人。。...

没有让石川雄等太久,玩刀男子很快就带着顾渊上来。

石川雄站在那里,不太掩饰地打量着顾渊,感觉他不像是鬼灭部的人。

“你要买光碟?”石川雄打算试探一下。

“嗯。”顾渊也在观察石川雄。

不是那种一身黑西装,看上去很高端的极道分子。

此人穿着花衬衫,大裤衩,外面披着黄色的西装外套,年纪不算小,大概四十岁上下,脸上有着两道明显的刀疤。

感觉和山田纯太如出一辙,脑子不太行只会大吼大叫,只不过从底层混混变成了中层混混。

“你是什么人?”石川雄问道,“不是什么人我都会卖的。”

“为什么,因为卖了不对的人会死吗?”顾渊笑了一下问道。

石川雄脸色一变:“你知道些什么,你是鬼灭部的人?”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一下子就试出来了,此人清楚午夜凶铃一事,倒是有点出乎顾渊预料。

角落站着的山田纯太脖子一缩,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竟然引来了鬼灭部的人?

“鬼灭部?不是,我只是刚好发现了一些事情,觉得那些东西很有趣。”

随着顾渊的话,石川雄心里的大石头重重落地,不是鬼灭部的人就行。

“很有趣?”石川雄放肆起来,直接坐回到沙发上,“真是不知死活,给我打断他两条腿,关起来。”

他打算把顾渊直接丢给给他光碟之人,让他们去处理。

自己杀了反而麻烦。

听到石川雄的话,那两个男子立刻走过来,其中一人匕首在手上跳跃,最后握在手中:“放心吧,我会很快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不会痛的。”

另外一人面无表情,沉默着,直接套上一个指虎。

顾渊退后一步,到房间门口向外看去。

看见楼下的矮壮男子已经守在了过道上,手中还拿着一把颇为夸张的开山刀。

“你们确定要这样做吗?”顾渊没有失措,而是看着石川雄说道,“待会会很难收拾的。”

石川雄只是说了一句:“上。”

他不想废话,避免夜长梦多。

拿着匕首的男子一个踏步向前,手中的匕首刺向顾渊的胸膛。

很明显这人不讲武德,说好的挑断手筋脚筋,一打起来往人身上捅。

好在顾渊也不打算和他讲武德,在那人动起来的时候就开门放狗。

这次不是整个牢笼浮现,顾渊身边出现一扇牢门,打开。

粗壮的黑红色手臂迫不及待地钻出。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抓向眼前的男子。

在去找九条良之前,顾渊自然已经做过一些尝试。

天狗这只鬼怪,被放出来(一部分)后,在有其他目标的情况下,是不会主动对顾渊动手的。

顾渊这“狱卒”在天狗的杀戮名单中,优先度极低。

这里的其他目标,是指人,在一定的范围内,天狗都会首先去杀其他人,嗯,应该也包括其它鬼怪在内。

附近没有其他人或者鬼怪了,天狗才会对顾渊动手。

其他人看不到天狗手臂、牢笼、锁链的存在。

所以,在石川雄等人看来,就是匕首男向前刺出匕首的动作突然停顿。

脑子猛地后仰,似乎被撞到了什么。

接着,其脑袋突然诡异的被压缩,鲜血等不明物质挤压出来,悬浮于空中。

匕首先一步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无头的尸体随后掉落到地上,可以看到那些令人作呕的红白之物悬浮在半空中,仿若沾染在什么东西上面。

杀掉一人后,天狗并不停歇,巨大的手掌张开,带出呼啸磅礴的风声,扇在虎指男身上。

虎指男如同被一辆重卡撞上,身子扭曲着飞起,砸在墙壁上。

砸出一副扭曲抽象画后,身躯滑落到地。

房间顿时被浓重的血腥味充斥。

石川雄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开,满脸惊骇。

不过他还是本能地伸手,从西装内袋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顾渊。

枪,石川雄还是有的,不过以他的身份地位还不到可以随意开枪的地步。

或者用来威慑,或者像现在这样,性命之忧,用来自保。

石川雄大叫着开枪。

子弹从枪口飞出,击中天狗的手掌,变形落地。

天狗手掌开张,距离石川雄很近,却没有真正碰到他。

天狗手臂连同的长度在三米左右,在顾渊只肯放出一条手臂的情况下。

哪怕不用锁链牵制,最大的攻击范围也只有三米。

石川雄和顾渊之间的距离超过三米,天狗手臂刚好碰不到对方。

这也是顾渊有意为之。

他要先问石川雄一些事情,不能让天狗就这么把他杀了。

恐惧之下的石川雄,疯狂扣动扳机,打光了子弹。

过道上那个矮壮男子听到枪声立刻跑了过来。

手中的开山刀提起,就要劈向顾渊。

天狗手臂以顾渊身侧为圆心,旋转着,直接拍碎墙壁,碎石和手臂一同撞击在那个矮壮男子身上。

让他步了虎指男的后尘。

“咔擦,咔擦……”

那边石川雄甚至都没有发现子弹已经打空,依然机械本能地扣动着扳机。

直到顾渊收起天狗手臂,走过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石川雄才“清醒”过来。

至于角落的山田纯太,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钓来了一条大鲨鱼。

石川雄也没有想到,他看着眼前的顾渊,嘴唇都在颤抖:“你……你是觉醒者。”

内心是狂怒而绝望的。

他问对方是不是鬼灭部的人,其实也就是在问对方是不是觉醒者,只不过是暗含的。

结果对方否认之后,又用这种残酷而极端的方式来说明自己的身份。

石川雄觉得眼前之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你是觉醒者为什么不早说?!

“或许吧。”顾渊不置可否,“你知道那些光碟其实是午夜凶铃吗?”

石川雄迟疑半秒钟,点点头。

“和我说说它们的来历吧。”顾渊随意拉过旁边一张还算干净的椅子坐下,顺便捂住了口鼻。

对于房间内外惨烈的场景,他的心里上还可以保持淡定。

可是这血腥味着实让人作呕。

顾渊打算找个时间,看看诺大的“鬼怪监狱”中,有没有不和天狗那样暴力的。

至少不要搞那么大动静的,像贞子那样的方式就比较温和安静。

就是效率低了点。

眼前的场景,对顾渊影响不大,他其实见过同样乃至更甚的场景。

石川雄在内心对他疯子的唾骂,也有几分正确,和觉醒者无关,是前世顾渊本身行事在常人看来就过于疯狂。

他追求刺激,什么悬崖跳水,高空跳伞,各种极限运动都玩过,还当过雇佣兵。

不是追求鲜血杀戮的刺激,是另外一种生死一线的感觉,这种感觉让顾渊有一种活着的充实感。

否则的话,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晚上被贞子掐脖子差点掐死,第二天就马不停蹄地寻找幕后黑手去了?

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报复而已。

不太正常的顾渊听着石川雄说着那些光碟的来历。

石川雄在年少时期有一青梅竹马,男性。

两人一起长大,关系莫逆,不过后来那位莫名失踪,从此断了联系。

直到一年前,石川雄的年少好友再度出现,并且发生巨大的改变,他成了一个觉醒者。

老友相见不胜欣喜,两人一度找回当年的感觉。

但成年人的世界,显然不会像小孩子那样纯粹。

石川雄和他的少年死党很快就进入了互惠互利的阶段。

这次的光碟,就来自此人。

至于目的……

“他自称是神罚会的一员。”吓破胆的石川雄把发小出卖得一干二净。

神罚会,这个组织的理念认为鬼怪的出现,曾经的鬼怪灾变是上天、神灵对人类的惩罚和警示。

如今人类休养生息,又开始狂妄自大,逐渐忘记了曾经的警示和惩罚。

而神罚会,要作为上天之鞭,神灵之罚,时刻继续鞭打惩罚人类,让他们不忘历史,牢记教训。

石川雄对神罚会的理念嗤之以鼻,认为其成员脑子不正常,但不妨碍他和其中一员的发小进行合作。

双方各取所需。

那些午夜凶铃的光碟全部来自他的发小,一共有五十张。

石川雄肯定不会去看,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分批次通过手下的小弟散出去,山田纯太是最后一个。

原本一切顺利,没想到刚刚散完没几天,就被人找上门了。

一时间,石川雄都说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鬼灭部的好,还是不是的好。

鬼灭部的人,行事应该不会这么肆意疯狂——吧?

至少,不会把尸体搞得如此……残破。

石川雄看了房间内的尸体一眼,身子微微抖了抖。

“你说的那个神罚会的人,叫什么名字?在哪?”顾渊问道。

石川雄自然不会明着说自己和神罚会发小的关系,只说两人认识,此人威逼利诱自己,他是不得已而为之,很无辜的那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