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电话,好像会引得贞子亲手悲惨下场。像顾渊那种死了又活,活了又接,接了还没死才能让贞子急一波。三十多张光碟,被顾渊迅速过了一遍。除了九条良说的那四张,其余的都是正儿八经的手艺活施法材料。是质量不咋滴,但是鉴于时下的情况,了很不错了。九条良也可以像顾渊那种死了又活,活了又接,接了还没死才能让贞子急一波。。...

不接电话,似乎不会引来贞子亲自下场。

像顾渊那种死了又活,活了又接,接了还没死才能让贞子急一波。

二十多张光碟,被顾渊快速过了一遍。

除了九条良说的那四张,其余的都是正经的手艺活施法材料。

就是质量不咋滴,不过鉴于当下的情况,已经不错了。

九条良可以靠着这些光碟卖钱浪一波。

如果他现在还有这个心情的话。

“出来吧,我看完了。”顾渊喊出九条良。

“怎么样?”九条良小心翼翼问道。

“这四张都是午夜凶铃。”顾渊指着桌子上的四张光碟,“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没错!”九条良恶狠狠道,接着又问,“其它的呢?”

“这箱子没问题。”顾渊又指了指一箱的施法材料。

九条良松了一口气,之后又紧张起来:“我从那个家伙手上买了十张片子。”

“有六张你都脱手了?”顾渊问道。

九条良点点头,咽了一下口水,感觉要遭。

如果那六个人都被贞子弄死,后面又被发现的话,有人顺藤摸瓜之下,说不定会找到他九条良。

“混蛋!%……&*”

九条良这回是真的破口大骂了。

治安员就算了,如果被鬼灭部的那群觉醒者盯上了,那是真的要倒大霉。

鬼灭部是东京城中专门处理对付鬼怪的部门。

觉醒者,则是一群特殊人群。

全称为“心能觉醒者”,所谓心能说的是“心灵能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称呼。

总之,这是一群拥有特殊能力,有本事对付鬼怪之人,属于特权阶级。

他们捏死九条良就和捏死小虫子一样简单轻松,后续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找他们麻烦。

“别骂了,告诉我那个人的信息,是谁,住哪。”顾渊说的是九条良的“货主”。

“你要做什么?”九条良一愣,仔细盯着顾渊。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位结识了小半年的狐朋狗友,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当然是去找他。”顾渊说道,“看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完全不知情的倒霉蛋。”

九条良的确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光碟是午夜凶铃。

这玩意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接手。

而且如果不是顾渊过来,这个家伙搞不好会这样死在自家的被子下。

“如果不是呢?”九条良多问了一句。

“如果不是,你就觉得应该怎么做?”顾渊笑着说道,“请他看一看午夜凶铃怎么样?”

九条良看着顾渊的狠厉眼神,身子一抖,才想起来自己连衣服都没有穿。

用浴巾胡乱擦了一下,九条良穿好衣服:“那个,那个家伙不是一般人。”

“哦,难道他是觉醒者?”顾渊问道。

在原身的记忆中,心灵觉醒者是危险而强大的。

而顾渊觉得,他现在也应该是一个觉醒者。

那个牢笼,说不定他觉醒后诞生的能力?

不太确定,只是一个猜测。

从那些不太清晰,有着缺失和混乱的模糊记忆来看,原身对觉醒者的了解,和对鬼怪的了解差不多——都只是知道有这两者的存在。

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

更进一步的情况,并不清楚。

城中的官方势力似乎没有将这些信息公之于众的意思,反而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遮掩。

“不是,他的极道组织的成员,在第十区活动。”九条良说道。

樱岛域历史遗留下来的特色产物——极道组织。

无论是东京城还是其它城,都有这样的势力存在。

东京城其实面积不小,比起灾变前的城市圈也丝毫不让。

目前一共有十五个区,从第一中心区到十五区。

顾渊所在的地方是十一区,属于下城区的一部分。

一到三区是上城区,四到九区为中城区,十到十五是下城区。

上中下同一个等级的城区间,居民出入是自由的。

不同等级的,出入就受到一些限制了。

这极道组织能在第十区活动,最靠近中城区的一个区,证明还算有点势力。

至少可以肯定不是几个脑瘫小混混搞出来的东西。

“高层?”顾渊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应该算是外围?”九条良想了想说道,“也有可能是正式,我不太清楚。”

“不是高层就行。”就算是高层,顾渊其实也不太在意,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他的想法。

当时他是真的差点被贞子掐死,这种杀身之仇,岂能作罢?

在这方面,顾渊非常小心眼,可以说睚眦必报。

“就算正式成员也不好办啊。”九条良说道。

像他这样的人,可以和外围成员呛呛声,遇到了正式成员,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如今的极道组织,已经丢弃了原本各种各样,让外人听了一头雾水的称呼。

等级却只会比以前更加森严。

外围成员和组织的关系并不紧密。

正式成员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出了事情,是会引起组织注意乃至轩然大波的。

如果死了人,肯定要追查出一个真相来。

至于报复不报复,当然视情况而定。

像顾渊、九条良这样的人,肯定属于要大肆报复的情况。

九条良清楚自己是什么人。

至于顾渊,他认识对方有小半年时间,知道他是半年到一年前刚到十一区的人,应该稍微有点小钱。

无所事事了半年也不见生活有什么拮据,住的比他九条良还要好。

但顾渊肯定不是什么大人物,这一点九条良看得很清楚。

他印象中的顾渊,有贫穷乍富的讨厌劲,偏偏胆子不大,大概是以前过的不怎么样,骨子里的那股瑟缩感一直挥之不去。

九条良觉得顾渊就是下城区的贫民运气好发了一点小财。

比自己还不如,他好歹算个“平民”。

这样的两个人,惹到极道组织,怎么死都不知道。

如果换做以前,九条良估计就把顾渊直接赶走,自己先离开,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再说。

可现在……

“不用管这些,你给我信息,我一定要找到他。”顾渊看着九条良说道。

九条良嘴巴张了张,一时间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面对眼前的这个陌生的顾渊,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拒绝,就会代替那个卖给自己片子的家伙。

被按在椅子上强行看午夜凶铃,和危险的贞子真正亲密接触。

九条良看了顾渊脖子上的手掌印一眼。

不觉得自己在经历了顾渊经历过的事情后还可以活下来。

等等,难道说,顾渊这家伙成为觉醒者了?

所以才会一下子改变这么多?

九条良听过一种没有被证实的说法,就是人濒死又活下来,便有一定概率成为觉醒者。

因为心能是一种心灵、精神能量,和人的意志、想法种种息息相关。

“知道了,我会带你去的。没有我带,你不一定能找到他。”抱着这个想法,九条良说道,“不过后续我就不管了,找到他后我就先走,避避风头。”

“可以。”顾渊点点头。

“那什么,能先吃饭吗?”九条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刚才被灌了一些水,现在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好。”顾渊不介意请九条良吃一顿。

皇上不差饿兵。

“我去,你发财了?”

饭店内,九条良一边饿死鬼投胎,一边啧啧称奇。

他原本以为能在路边小摊吃点面就不错了。

没想到顾渊直接带他到了一家高档餐馆。

“没有。”顾渊说道,“钱不花留着干什么?”

原身还算有点积蓄。

住的房子是他租的,直接租了两年,另外还有不少闲钱。

在东京城的十一区,这笔钱足够普通家庭两三年的花销了。

在顾渊手中,按照今天的用法,估计也就能够花个小半年的时间。

他以前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之人,现在也没有想着改变。

饭饱之后,九条良主动道:“走吧,我带你去找那个家伙。”

吃了顾渊一顿,他明显变得积极起来。

其中也有怀疑顾渊成为觉醒者的原因。

“先买辆车,你有门路吗?”顾渊问道。

鼠有鼠道,九条良的副业掮客干的没主业好,但好歹也有一些门路。

顾渊住的房子,其实就是九条良帮忙找的。

“买车?”九条良有些惊讶,“你会开车吗?”

“会。”顾渊说道,“我要买的是摩托,不是四个轮子的。”

在下城区,其实开摩托要比开汽车方便一点,很多狭窄的道路都能进。

而且摩托车不查,随便开。

“我不认识,不过我有个朋友应该知道一点。”九条良说道,“你要什么样的?”

“不要那种踏板车就行,要能拉起速度的。”顾渊说道,他对外观没有什么特别要求,别太丑就行。

“好,我帮你问问,什么时候要?”九条良问道。

“现在。”

吃饱后的九条良办事效率很高。

一个小时后,顾渊就拿到了自己的车,一辆黑色的摩托,整体造型有点像越野摩托,不过没有那么轻便和各种弹簧。

算是街车,兼顾了一点越野能力。

牌照和驾照不用担心,下城区不管这些,除非出事。

坐上车子,顾渊示意九条良上车:“你指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