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的天气但是不热,但也肯定不冷。基本上一件短袖加瘦弱的外套就差不多了,顾渊是这么穿的。外套是那种立领的,拉着拉链来也可以遮盖脖子的手掌印。在这样门窗紧关的狭窄房间,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地紧紧包裹出来,一动不动,十有八九是死了。顾渊伸出手把握住被子的一角,用基本上一件短袖加单薄的外套就差不多了,顾渊就是这么穿的。。...

现在的天气虽然不热,但也绝对不冷。

基本上一件短袖加单薄的外套就差不多了,顾渊就是这么穿的。

外套是那种立领的,拉起拉链来可以遮掩脖子的手掌印。

在这样门窗紧闭的狭小房间,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一动不动,多半是死了。

顾渊伸手抓住被子的一角,用力往外一掀。

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让他立刻屏住呼吸。

被子下面,是一个蜷缩着的人。

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双目紧闭,身下还有被顾渊掀开的被子上,都有干涸的水渍痕迹。

这些水渍来自汗还有尿,混合在一起,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形成眼下足以变成生化武器的味道。

“嗯,没死就行。”屏住呼吸的顾渊看到九条良的胸膛还有起伏,只是昏迷而不是死亡。

抓着九条良身上还算干净的地方,顾渊把他拖到卫生间里,拿起喷头就是一阵狂喷。

冷水的刺激下,九条良慢慢睁开了眼睛,本能地就要尖叫,好在顾渊眼疾手快,把喷头对准他的嘴巴。

大叫声变成了咕噜咕噜还有咳嗽的声音。

几分钟后,顾渊和九条良坐在房间中。

不过顾渊是坐在椅子上,九条良裹着一条浴巾坐在一个箱子上,神色萎靡不振。

像是死了几个小时后,刚从土里挖出来。

他茫然地看着顾渊:“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怎么回事?”顾渊没有回答,指了指床反问道。

“呃……”九条良按住脑袋,“我觉得很害怕,等等,让我想想。”

他开始回忆诉说。

事情并不复杂,邻居开锁匠说的没错,九条良几天前回家后就没有再出去了。

不过前两天他是正常地宅在家。

每天以睡觉为主,偶尔起来吃一顿,尽量减少消耗——这个家伙没钱的时候经常这么干。

有钱的时候,则是会大手大脚花掉,过得醉生梦死。

变故发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

囊中羞涩外加性盛至灾的九条良打算搞点针线活,作为一个二手光碟贩子,他有着足够的“下手菜”。

随便挑了一部自己也没看过的光碟塞进影碟机里。

开始还正常,看了一会儿九条良突然浑身打了个寒颤。

没有很舒服,而是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

“所以你感觉到很害怕,立刻跑到床上把自己裹了起来,一直到现在?”顾渊问道。

“对。”

期间包括汗水直流到脱水的程度还有憋不住尿意直接释放,九条良都没有将被子露出分毫空隙。

好像这玩意是无敌结界。

后来因为脱水外加精神压力过大,他昏迷过去。

直到顾渊来到,叫醒了他。

九条良做出肯定的回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一直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领。”

“好吧,那你躲在被子里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比如——”顾渊问道。

“铃声!”

九条良差一点就大叫起来。

“铃声,没错!我听到了我手机的铃声,那个时候就很害怕,几乎感觉都快要死了。”他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偏偏还有去接的意思,还好我忍住了。”

凶铃显然具有引导人去接听的能力。

但应该不会过于强烈,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顾渊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招。

九条良防备之心很重,恐惧战胜了“本能”,没有去接午夜凶铃。

因此也逃过一劫。

顾渊站起来:“那就没错了,你和我遇到了一样的事情。”

他走到桌子上的影碟机前,按下退出键,伴随着卡兹卡兹的声音,一张光碟退出来。

外表和顾渊那张一样的光碟,用黄色水彩涂抹了一些痕迹,暗示其特殊内容。

“什么事情?”九条良问道。

顾渊把光碟装进光碟盒里:“你听说过贞子吗?”

九条良愣了一下,表情再度惊恐:“你的意思是说,这是鬼怪?”

“对。”顾渊拉下拉链,露出脖子上淡淡的手掌印,“你运气比我好。”

“……”

九条良不说话,用浴巾把自己包裹得更紧了。

“这玩意你是从哪里拿到的?”顾渊晃了晃手中的光碟。

九条良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顾渊的问题,而是低声不断咒骂。

骂了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来,走到一个纸箱子旁边,打开箱子,里面都是类似的光碟。

粗略看过去至少有二十来张。

“全是午夜凶铃的碟片?”顾渊问道。

“不知道。这些都是散件,让我想想。”九条良说道。

他没有一个稳定的“进货渠道”,光碟不只是二手货,八手货都有可能。

这些很刺激的光碟,更是经过多人之手,九条良只是赚取差价的中间商。

想了半天,九条良确定他给顾渊的还有他自己打算看的那张,来自同一人之手。

另外箱子里还有两张片子也是从那人手中被迫高价买到的。

其余的就不是了。

“这四张,应该都是午夜凶铃……”九条良心有余悸,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鬼怪这玩意就像是车祸,在没有遇到之前大家都觉得很遥远。

真的遇见了才知道危险那么近,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看一下吧。”顾渊说道。

有两张确定是的,剩下的两张就不清楚了。

“什么?”九条良瞪着顾渊,“你疯了?”

“不接电话不就没事了。”顾渊表示已经找到了午夜凶铃的弱点。

九条良斜着眼睛看向顾渊,你脖子上的伤痕都没退呢,以前也没发现你是个作死的人啊。

“你害怕的话,先去厕所躲着。”顾渊说道,“大白天的怕什么?”

九条良道:“鬼怪难道还管白天黑夜?”

“废话,你见过什么恐怖片是烈阳高照的情况下进行的?”

“呃,丧尸?”

“丧尸片也配叫恐怖片?”顾渊表示丧尸片不配加入到恐怖片行列。

在他的印象中,丧尸这玩意就是典型的活靶子。

当然,各种超能力丧尸不算。

“要看你看。”九条良觉得自己小命比较重要,“我躲着。”

说着,又躲回了厕所。

他和顾渊一样,都没有报警的打算——至少暂时没有。

理由不同,他倒买倒卖光碟属于无证经营,可不想被治安员们盯上。那样少说也要脱层皮。

不到万不得已,九条良只会当无事发生过。

顾渊则是把那一箱子光碟都放在脚边,拿过九条良看过的那张,塞进影碟机中。

先验证下这张。

开始的画面还算正常。

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在那里搔首弄姿,同样的低清,当她身上原本就不多的衣服,减少到关键时刻,画面突然静止住。

接着,开始出现各种光斑,雪花点。

没个十秒钟,就彻底变成一团雪花点。

比曾经网络时代初期的缓冲还难受,足以让准备进行手艺活的人破口大骂。

当雪花点布满整个画面的时候,一股阴冷之意凭空而来。

明明外面是亮堂的白天,这个小房间内却突然“暗淡”下来。

好像被人突然拉上了窗帘。

“铃铃铃……”

单调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渊看过去,是九条良放在桌子上的那个。

昨晚出现过,那种本能想要去接的感觉再度袭来。

不过这次情况不同,顾渊内心稍微抗拒一下,接起的冲动就被他一脚踢出脑海。

“铃铃铃——”又是一阵铃声响起。

和九条良手机的铃声混杂在一起。

顾渊伸手按住衣兜,这是他的手机铃声。

“午夜凶铃”同时在房间内的两部手机中响起。

顾渊克制住接起的冲动,坐在位子上默默等待着。

手机铃声违反常理地响了足足五分钟才停止。

在铃声停止的一刹那,屏幕也变得漆黑一片,影碟机和显示器都还在运作,但已经没有了任何画面。

顾渊站起来把光碟退出去。

屏幕变成了“无光碟”状态的蓝屏。

接着,他放入九条良所说来自同一人之手的第三张光碟。

前面大同小异,到关键时刻,画面开始撕裂抖动,紧接着雪花点大片大片出现,占据屏幕的所有。

铃声也又一次响起。

“砰!”

门外阳台的厕所门传来撞击声,还有九条良骂骂咧咧的声音。

他差点没忍住出来“接电话”。

顾渊试着提前去关闭影碟机、显示器的开关。

发现就算把插头直接拔下来断电,雪花点依旧,直到铃声停歇,屏幕才会变得漆黑一片。

而手机这边,顾渊在放入第四张光碟的时候,也试了试。

关机并不能阻止铃声响起,手机会极为诡异地自行开机,到铃声结束的刹那,又回到关机状态。

“想不到贞子还会发电和开机……”顾渊到没有过于意外。

鬼怪嘛,恐怖片中出现的,哪个不是玩弄各种家具家电的好手?

贞子摆弄手机而已,肯定不比它从电视中钻出来困难。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