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截身躯软若无骨地垂下,头发如潮水一般退却,变为一就的“正常地长度”。客厅被浓烈的血腥味填满。让人闻之欲呕。黑红手臂好像并不能满足,将两截身躯被挤压在掌心,捏成一团黑红白的不国内知名之物。顾渊面无表情地望着手掌揉虐残躯。地上基本上都流到他脚下的血水,客厅被浓重的血腥味填满。。...

两截身躯软若无骨地垂下,头发如潮水一般退去,变成一开始的“正常长度”。

客厅被浓重的血腥味填满。

让人闻之欲呕。

黑红手臂似乎并不满足,将两截身躯挤压在掌心,捏成一团黑红白的不知名之物。

顾渊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掌蹂躏残躯。

地上几乎都流到他脚下的血水,也在慢慢消失。

一同消失的,还有手掌中的残躯。

失去了手中的“玩具”,那两条手臂猛地一折,硕大的手掌抓向顾渊。

顾渊手掌猛地一握。

黑色的锁链出现,锋利尖锐的锥形前端分别刺穿手掌,勒紧手臂。

伴随着摩擦之声,顾渊伸手一拉,手臂被扯回到牢笼之中。

牢门随即紧闭,消失。

空气弥漫的血腥味,在血水残躯消失的时候就无法再闻到。

地面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顾渊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奇异。

“这个世界,大有问题。”

接着,他又笑了起来:“还好,我也大有问题。”

顾渊的原身之死,恐怕和这午夜凶铃,和贞子有关。

几天前,原身从一狐朋狗友手中,拿到了一张据说非常刺激的光盘。

顾渊家里有影碟机,夜深人静寂寞之时,想起了那张刺激的光盘。

刺激的确是够刺激,只是刺激的方向不太对劲。

原身接了一个电话后身亡。

接着顾渊“复活”。

贞子一看,居然没死?这还得了,赶紧加大力度,亲自上阵。

最后撞倒了铁板上。

那个巨大的牢笼,里面应该关押着类似于贞子一样存在的鬼怪。

如果顾渊没有弄错,刚才出现的手臂主人,就是牢笼中关押的鬼怪之一——天狗!

标准的师夷之长以制夷。

顾渊用岛国的鬼对付岛国的鬼,效果颇为显著。

贞子这个新生代鬼在天狗这位前辈面前,没有太多反抗之力。

关于天狗“是正是邪”,有着不同的传说故事。

不过牢房内的这只,显然不是什么好天狗。

在失去了贞子这一目标后,立刻调转矛头,妄图对顾渊做些什么。

好在顾渊有本事把它放出一部分,也有本事将其关回去。

这巨大的牢笼,给顾渊的感觉,不是什么远在天边之物,被顾渊“梦见”,进入。

给他的感觉,更多的,好似在自己体内。

顾渊不像过客,更像归人!

原身混乱的记忆中,没有和牢笼相关的线索。

它不知从何而来看,又不知为何在顾渊体内“扎根”,与之产生特殊的联系。

这未知的牢笼会带来什么?

光明的未来,恐怖的灾祸,亦或者,兼而有之?

“算了,先睡一觉吧。”

顾渊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客厅,直接走到卧室,先睡一觉再说。

这不到五分钟的经历,让他深感疲惫。

一觉睡到天亮,顾渊在卫生间盯着镜子中的人。

一张苍白,略显消瘦的脸庞,模样俊美帅气,足以靠脸吃饭吃到饱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和以前有七成相似,只不过线条没有以前硬朗。

现在配合上那偶尔闪过狠厉之色的眼神,倒是和曾经的顾渊有八成相似。

洗漱吃饭,来到客厅。

茶几的残骸证明昨晚发生的事情不是梦境。

“都TM怪贞子!”顾渊骂了一句开始打扫。

打扫完毕后,他坐在沙发上,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张午夜凶铃的光盘还呆在影碟机里。

这个世界文娱方面颇为贫乏,也没有普及的网络。

时间上要比顾渊原本的世界晚,但在生活民用享受一些方面,其实是倒退的。

通过影碟机看片算是家中不错的单人娱乐消遣了。

打开影碟机退出光盘。

顾渊细细打量着,标准的盗版光碟,正面什么都没有,不知道给谁用黄色的水彩笔画了一点痕迹。

似乎想要暗示其不正经光盘的身份。

然后就有原身遭秧。

把光盘放回到光盘盒子里,顾渊打了个电话。

他要找到那位始作俑者,也就是给原身光盘的狐朋狗友,弄清楚情况。

顾渊的脖子上,还残留着乌青色的手掌印,恐怕要好几天才会退去。

午夜凶铃,或许没有就此结束。

手机听筒内传来一阵忙音。

证明处在无法接通的状态,关机或者不在信号区内都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这里没有语音会告诉你是“无法接通”还是“关机”。

因为很多情况根本就无法判断。

“是遭重了,还是说‘我’前几天遇到的那个,根本就已经不是人了?”顾渊想了想,决定去那位狐朋狗友的家里看看。

至于报警,根据记忆,以大部分治安员的能力,是对付不了鬼怪的。

更别说是贞子这种知名的鬼怪。

所有鬼怪的相关事件,都会转接到另一批人手中。

而在原身的思维中,这群人未必算得上是保护者。

怎么说呢?

他们走的是战斗民族的风格——人质已经被我们击毙,赶快出来投降,我们送你们去见上帝。

原身对那些人敬而远之,甚至还有说不清的恐惧厌恶情绪。

原身是怎么想的,顾渊懒得去管。

他不在意这个。

之所以不报警,是因为现在的顾渊不是在寻求帮助。

而是为了弄清原委,还有,报复!

下楼,打车,顾渊来到那位朋友的家门外。

这里是一排五层,类似于学生宿舍一样的建筑。

走道上每个房门内都是一个小房间,不大,勉强可以住一到两个人。

算是一个容身之所。

顾渊这个狐朋狗友叫做九条良。

按照此人的吹嘘,在鬼怪浪潮灾变前,其家族还是很厉害的,典型的祖上阔过。

现在嘛,从九条良目前的职业——劣质二手光盘无证贩子外加掮客就可以看出来:

九条家已经是日薄西山,彻底不行的那种。

当然,也有可能是九条良往自己脸上贴金。

如今世界大变样,各个域不是曾经的国家那样,有着完善的户籍制度。

以前的那些户籍资料,大部分都已经消失。

九条良就算自称九百条良、杰克·理查德也无所谓。

樱岛域东京城中,以前属于“外国人”身份之人不在少数。

究其原因,在鬼怪灾变爆发的初期。

樱岛意外的是一片净土,丝毫没有鬼怪出没的痕迹。

当时很多外国人涌入樱岛。

顾渊原身的祖辈倒不是其中一员,他干的是接送的活,负责把人送到樱岛,当然,是不合法的。

后面樱岛同样爆发鬼怪灾变,祖辈不得不滞留,也就在此定居了。

“人呢,不在吗?”顾渊敲着门,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来开门。

不再耽搁,退后一步,顾渊一脚踹出。

声音震天响,门却纹丝不动。

顾渊这一脚没能踹开门,倒是惊动了旁边的邻居,打开一道门缝向外张望。

顾渊看过去问道:“请问你知道这里的住户去哪了吗?”

邻居想了想说道:“应该在家吧……”

他这几天没有“听到”九条良出门。

这公寓楼的门其实比较老旧,开合的时候都会发出颇为响亮的动静。

之所以一脚没有踹开,是因为这门是向外开的。

顾渊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帅哥,身子并不如何强壮,可没有办法一脚踹开向外的门。

“这个,进不去啊。”顾渊有点烦。

总不能为了开一扇门就把天狗再放出来一部分吧。

那玩意可不好控制,顾渊暂时没有办法让它开门就乖乖去开门。

“那个,你要进去吗?我可以给你开锁。”邻居伸出五根手指,“只要五十。”

“你会开锁?”顾渊问道。

邻居点点头,表示自己的职业就是开锁匠。

“你不怕我是坏人?”顾渊说道。

“你是这家伙朋友吧。前段时间天我见过你们一块来的。”开锁匠说道。

这话不尽不实,他前几天的确见过顾渊和九条良一块出现。

可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开锁匠并不清楚。

九条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这里带过。

但能赚钱就行,谁管对方的身份啊。

而且开锁匠还担心顾渊找不到九条良闹事迁怒,影响到他呢。

还不如直接帮他把门开了,还赚点钱,一举两得。

开锁匠收了钱后,拿出小工具,在顾渊完全看不懂的情况下,捣鼓两下。

干脆利落地开了门。

不过他没有拉门进去,而是一溜烟回到自己的房间,顺便把门关得死死的,表示自己不掺和接下来的事情。

顾渊没有理会那开锁匠,拉开房门走进去。

类似于曾经学生宿舍的房间不大,里面的情况一览无遗。

床,桌子,椅子。

房间内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不少箱子。

两扇门面对面,对面门外是一个小阳台,其中一部分改成了一个卫生间。

除了没有厨房外,算是“五脏俱全”了。

至于空调这种奢侈品自然是没有的。

好在现在的气候普遍比较冷,哪怕是夏天最炎热的时候,也极少超过三十度。

有个电扇就可以顶住。

倒是冬天比以前要冷很多,缩在屋子被窝里瑟瑟发抖都是常态。

顾渊走进房间,顺手把门关上锁死。

房间中,桌子上的电视机影碟机打开着,屏幕却一片漆黑。

床上,一团被子疑似包裹着某个蜷缩躺着的人形。

尸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