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两害相较取其轻

月亮、凉凉、夏夏、夏总、月儿……两世为人为人,夏月凉听过各种各样的称呼,但叫她“魔鬼椒”的人,惟有言景深。而如今再度听到这三个字,她感觉像是一把匕首深深地地扎进了胸口,痛得喘不过劲来。十多年来为了平抚伤痛而付出过的所有努力,在这一刻基本上都化成了泡影。如今再次听见这三个字,她感觉像是一把匕首深深地扎进了胸口,痛得喘不过气来。。...

莫言凉

推荐指数:10分

《莫言凉》在线阅读

月亮、凉凉、夏夏、夏总、月儿……

两世为人,夏月凉听过各种各样的称呼,但叫她“魔鬼椒”的人,唯有言景深。

如今再次听见这三个字,她感觉像是一把匕首深深地扎进了胸口,痛得喘不过气来。

十多年来为了抚平伤痛而付出的所有努力,在这一刻几乎都化作了泡影。

见她突然脆弱得像是一碰就会碎掉的瓷娃娃,言景深吃了一惊。

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两人第一次吵架时的情形。

那时的她愤怒、痛苦、失望……唯独没有脆弱。

之后的许多年,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冷淡,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行事果决手段狠辣的夏总,名利双收事业如日中天,和“脆弱”更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究竟是遭遇了什么变故,以至于性情大变,居然在他面前都不加掩饰……

言景深清楚夏月凉根本不稀罕他的关心,他也不指望这辈子与她再续什么旧情。

但如同之前不受控制地寻到这密道里一般,他鬼使神差地往前走了几步。

随着他的靠近,夏月凉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原来言景深不仅和她一样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也同样保留了上一世的容貌。

只不过他年纪还小显得有些稚嫩,发型和装束又与前世完全不同,不仔细打量还真是认不出来。

难怪自己方才在一群黑衣少年中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察觉到夏月凉似乎并不排斥他,言景深问道:“凉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的眼中满满都是关切,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的柔和。

只可惜夏月凉的目光早已经从他的脸上移开,况且他们之间的矛盾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化解的?

她嘴角勾起一丝讥笑。

言景深分明是想问她上辈子是怎么死的,毕竟一个人不死的话又怎么可能穿越。

但自己凭什么要告诉他?!

她用比之前更加冷淡的语气道:“遇到什么事情都与你无关,还有,别叫得这么肉麻,我和你不熟!”

言景深一噎,这女人的臭脾气真是一点都没变。

上辈子有家不能回的是他,客死他乡的还是他,她凭什么如此……

他还在默默吐槽,夏月凉已经回归了现实,用怀疑的眼神又打量了他一番。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怀疑我和姓梅的女人是一伙的?”言景深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夏月凉的无端猜忌固然让他不爽,但让他更生气的是两人之间这份该死的默契。

一个眼神,一句毫无关联的话,都能准确猜出对方的意图。

夏月凉也怒了。

这男人就是她命里的灾星,只要有他在场就从来没有好事。

上辈子就不提了,倒霉的事情拍成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都绰绰有余。

这辈子在遇见他之前,她做什么事情都是顺风顺水。

结果他一出现,自己游个湖都会做噩梦,好端端的大门也能被人给砸了!

“赶紧走,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言景深气得直发笑。

果真是犯贱啊!

那姓梅的女人来势汹汹,山庄里人手明显不足,所以他才忍不住过来瞧瞧。

说白了就是担心夏月凉会吃亏。

结果人家非但不领情,还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臭脸!

他嗤笑道:“你不是问我怎么找到这里的吗,又不想知道了?”

夏月凉懒得与他纠缠,转身就走。

“魔鬼椒,你那泡椒凤爪看起来相当不错,还有半池……”

言景深的声音顺着密道清晰地传进耳朵里,夏月凉只觉一阵心烦,越发加快了脚步。

泡椒凤爪、半池山庄……终究还是大意了!

奉国的风俗文化与前世的唐宋时期差不多,物产却更加丰富。

好些明清时期才传入华夏的蔬菜水果以及调料,在奉国都能找到。

譬如说辣椒,早已经是这里的百姓餐桌上的常见之物。

但人们制作辣菜的水平有限,远不及上一世那样丰富多彩。

不久前她一时兴起做了泡椒凤爪,结果大家都喜欢吃,尤其是小辞和小意,整天缠着她再做一次。

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破鸡爪子,被言景深抓住了把柄。

至于半池山庄,纯粹是因为想念她的爸爸……

夏月凉很快就回到了密道入口处。

她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撇到一边,把手伸向机关。

刚打算用力,就听见墙那边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难道是梅四娘追过来了?

她凝神细听。

那边的人非常配合,不但立刻就开始说话,嗓门儿还特别的大。

“月亮妹妹快出来吧,那姓梅的臭女人被小爷打跑了!”

夏月凉的脸都黑了。

今天到底是个什么鬼日子?

灾星来了,最讨厌的女人来了,最烦人的家伙居然也来凑热闹!

墙那边的家伙显然并不觉得自己烦人,在夏月凉的屋子里窜出窜进,嗓门比之前更大。

“墨小王爷,您怎么能乱闯姑娘家的闺房!”

春酌带着几个丫鬟紧追在他后面,急得汗流浃背。

这小王爷的脸皮真是厚得没法儿形容。

幸好这里不是京城,否则自家姑娘的名声被毁,恐怕真的只能如他所愿做小王妃了。

墨小王爷名叫墨千黎,是夜国乐康公主和荣城侯的独子。

八岁那年他到奉国京城求学,认识了初次进京的夏月凉。

从那以后他便时常前来纠缠,让她烦不胜烦。

换作平时,她一定会庆幸自己躲在密道中,不用去应付这小魔星。

可今天……

别忘了密道里还有个灾星!

两害相较取其轻,和灾星相比,魔星又算得了什么?

刚做好抉择,春酌又说话了。

“小王爷,夜太子方才交待过,让您去正厅等他!”

她担心密道被墨千黎发现,只能把夜太子搬了出来。

这一招果然有用,墨千黎立刻就老实了。

他不甘心地抿抿嘴:“好吧,我先过去瞧瞧。”

夏月凉拔腿就跑。

夜君迴?!

同魔星灾星相比,这就是个核弹。

核弹爆炸的结果,没人能够承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莫言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