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澜不惊的日子过得极为的快,天气也跟着明显回升,经过一冬的洗礼,山上万物茁长生长,林纾瑜明白了,准备好好也也可以下山采草药了。虽然林纾瑜有空间,一向不缺药材,虽然都不下山怕是日子久了,林纾瑜自己都不记得我我一些药材没被晒干后的样子了……林纾瑜是很有天赋,可那也分不开虽然林纾瑜有空间,一向不缺药材,虽然都不下山怕是日子久了,林纾瑜自己都不记得我一些药材没被晒干之后的样子了……。...

平静的日子过得异常的快,天气也跟着回暖,经过一冬的洗礼,山上万物生长,林纾瑜知道,准备可以上山采药了。

尽管林纾瑜有空间,向来不缺药材,但是都不上山恐怕日子久了,林纾瑜自己都不记得一些药材没被晒干之前的样子了……

林纾瑜是很有天赋,可那也离不开自己的努力跟勤奋。

林纾瑜觉得,有时候承认自己普通并没有那么难的。

穿越了自命不凡的人大有人在,可林纾瑜觉得能重活一世已经是上天眷顾,更何况还有空间。

这让林纾瑜觉得是老天爷不让自己的知识和一身医术消失掉。

从自己每次看病就能获得积分来看,老天爷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自己想会把自己的之前做过的手术还有病例整理成手札,变成医书能够流传下来。

“过两天我们上山一趟吧?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药材,可能得进的山深一些,你得帮我带路。”

林纾瑜跟顾峥海商量着,自己实际也就上过一次山,路真的不熟……

“好,如此也能看看你的内力练到什么地步。”顾峥海点了点头。

林纾瑜认同顾峥海的说法,自己练成内力以来还是第一次上山,不知道自己用内力上山会不会省力很多。

“算算日子距离太子从京城出发,也有月余,不日便能抵达富阳镇。”

顾峥海提醒着林纾瑜,他们一家将要打一场硬仗,只能赢那种。

“放心吧,只要人到了,我就能治。”林纾瑜毫不夸张的说着。

自己做手术的手还是很稳的,自己在半月前就拿到了太子案历的拓本,看完下来,可以很确定这是先天性的心脏病。

接下来就是需要确诊一下是简单的畸形还是比较复杂的洛四联症……

如果是简单的畸形,比如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等,只要手术,都能得到很好的改善。

这么说来,空间水可以说是帮了林纾瑜大忙了。

在没有确认太子的病情之前就能把他的情况稳定下来,这还是宫里的太医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的情况下,对于皇后来说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手段!

这也怪不得皇后着急,不论是单纯的为人母,还是一国之母,皇后都是做的没有错的。

不想平阳朝乱,太子必须活着!

三皇子野心勃勃,朝野内外恐怕是个人都看得清楚,只是都不想被卷进去,大都不敢摆到明面上说罢了。

“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太子积弱许久,身体本也是强弓末弩,你的药对太子有作用,已经是很好的了。”

顾峥海尽管知道自己已经把林纾瑜拉下了水,但还是不免心疼她,这个女人好像有用不完的精神力,每天都是元气满满的。

不知不觉间顾峥海已经被她的乐观积极给感染。

顾峥海自己也时不时不由自主的在想,倘若此举失败,自己会一力承担下所有责任,只要把林纾瑜护住。

“你放心,我从来不说大话,嘻嘻~”林纾瑜自然是知道顾峥海的压力所在。

尽管顾峥海已经极力隐藏自己的担忧,但对情绪极其敏感的林纾瑜有时候还是能感知到他那不安又坚定的情绪。

“你有把握是最好的,没有也没关系,一切有我。”打死自己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林纾瑜看着这个又在不自觉皱起眉头的男人,伸手抹了抹他的眉间。

“你不要皱着眉头了,像个老头子一样!”林纾瑜打趣的说着。

顾峥海:“……”

“叩叩叩”房间门被叩响,林纾瑜和顾峥海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中。

“请进!”林纾瑜冲着门外喊道。

门开了,来的是冬河。

冬河:“瑜姐,门外来了一群人,说是来求医的……人我让晴月带到了药房看诊室了。”

林纾瑜:“好,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顾峥海:“走吧,一起过去,人多也许我能帮上忙。”

林纾瑜:“嗯,好。”

林纾瑜和顾峥海一到看诊室,只见看诊室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门神,气势不输顾峥海。

“你们是谁?”门神一问道。

林纾瑜:“你们在我家还问我是谁,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了?”

林纾瑜不客气的怼道,在她面前正常情况下病人家属都是客客气气的,哪有他们这么没礼貌的!?

“咳咳咳,不得无理,退下。”只闻自己的看诊室里面传来一个让人听了如同清风拂柳的声音。

顾峥海认出来这两个人是太子身边的近身侍卫,但也不客气的看着两人。

对自己媳妇不客气的,就是不对的!

两个侍卫闻言,握着刀柄的手顿时收起,恭敬的退开,让出了进门的位置。

林纾瑜和顾峥海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

林纾瑜:不用怕,我没事。

顾峥海:不用怕,有我在。

然后一起走了进去。

顾峥海一见座上的锦衣公子,便单膝跪下,行了个军礼。

顾峥海:“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林纾瑜看到顾峥海单膝跪下,自己免不得入乡随俗,但也不想跪,便矮身福了一福。

林纾瑜:“民妇见过太子殿下。”

夏明晔:“两位不必多礼,咳咳……此番前来,已是叨扰,我的身体幸得将军夫人的药才能维持至今。”

林纾瑜一听,便知太子这恐怕伴有并发症肺炎和心力衰竭……

“太子可否让民妇把个脉?”林纾瑜也不啰嗦,即是来看病,那便尽快进入主题才是。

“那便有劳了林大夫了。”夏明晔伸出手腕放在了桌上的脉枕上。

林纾瑜轻车熟路地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开始给太子把脉。

林纾瑜把脉很快也很准,可以确定的是,太子的情况还是很常见的室间隔缺损。

林纾瑜收了手,拿起毛笔,打算做个治疗方案计划给太子确认一下。

顾峥海自顾站了起来,对着太子问道。

顾峥海:“太子此行可有化名?”

夏明晔点了点头:“自是有的,在外可唤我柳明晔。”

林纾瑜:“柳公子的心疾也不是不可治,就是需要你的配合。”

动手术做间隔封闭是有必要的,因为这属于中度的室间隔缺损。

加上空间水,手术成功率还是有至少八九成。

顾峥海:???我很老么?

作者:你现在是二十四岁了,换别人在你这年纪,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顾峥海:你闭嘴!

作者:可怜咱纾瑜才十七八岁呐!

顾峥海:我四十米大刀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